首页 >>商业保理系列文章(四):债务人向保理商确认应收账款金额,是否表示其放弃了对保理商的抗辩权
商业保理系列文章(四):债务人向保理商确认应收账款金额,是否表示其放弃了对保理商的抗辩权
发布来源: 评案释法 发布时间:2020-10-20


债务人向保理商确认应收账款金额

是否意味着其放弃了对保理商的抗辩权


文/白函鹭



 阅读提示 

债务人对保理商和债权人发出的《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进行确认,并同意向保理商履行应收账款支付义务的,能否因此认定债务人放弃了对保理商的履行抗辩权?

本文通过案例分享相关的裁判规则。


 裁判规则

在保理商开展尽职调查时,债务人向保理商提出抗辩权或抵消权存在的合理事由,保理商仍与债权人签订保理合同并通知债务人债权转让的事实,债务人确认该债权转让并同意按照债权转让通知履行的,如债务人没有预先放弃抗辩权或抵消权,也不存在欺诈等严重过错,债务人不因确认债权转让并同意按照债权转让通知履行付款义务,而丧失抗辩权或抵消权。


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一、2012年12月和2013年12月,平安银行与龙翔商贸公司分别签署了有追保理合同,约定龙翔商贸公司将其在重铁物流公司自2013年7月4日起的所有应收账款及对应权利转让给平安银行。前述保理合同签署当日,平安银行和龙翔商贸公司均向重铁物流公司发出了《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要求重铁物流公司向平安银行履行应收账款支付义务,重铁物流公司均盖章确认。


二、2013年6月,龙翔商贸公司与重铁物流公司(买方)签署《煤炭采购合同》,结算方式为滚动付款。后重铁物流公司(卖方)与东升旅贸公司签署《煤炭买卖合同》,并三方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在东升旅贸公司向重铁物流公司付款前,重铁物流公司有权拒绝向龙翔商贸公司付款。平安银行派员到重铁物流公司做尽调时,重铁物流公司向平安银行人员出示了前述《补充协议》。平安银行人员在《补充协议》上签字确认。


三、2013年12月,龙翔商贸公司与重铁物流公司(买方)签署《煤炭购销合同》。随后重铁物流公司(卖方)与杉杉贸易公司签署《煤炭买卖合同》,并三方签署补充协议明确,在杉杉贸易公司向重铁物流公司付款前,重铁物流公司有权拒绝向龙翔商贸公司付款。


四、就案涉应收账款,平安银行先后向重铁物流公司发出6份《应收账款转让征询函》,并附有应收账款转让清单,重铁物流公司均盖章确认。平安银行在收到重铁物流公司的询证确认后,陆续向龙翔商贸公司提供了融资合计2298.3万元。


五、重铁物流公司在向保理专户陆续支付回款800余万元后,以2013年6月的《煤炭采购合同》不具备支付条件、2013年12月的《煤炭采购合同》构成欺诈,另案被法院判决撤销为由,拒绝履行付款义务。


六、平安银行遂提起诉讼,主张重铁物流公司支付应收账款,龙翔商贸公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支持了平安银行的诉讼请求。


七、重铁物流公司不服上诉至最高院,其上诉理由之一是:平安银行未尽合同审查义务,在重铁物流公司对应收账款债权有抗辩权而平安银行因此可能无法收回应收账款的重大风险下,仍然坚持给予龙翔商贸公司敞口授信并发放贷款,其自身具有严重的过错,应自行承担责任。最高院支持了重铁物流公司的该项主张。平安银行申请再审,最高院驳回了其再审申请。


案件来源: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与重庆重铁物流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再审民事裁定书【(2018)最高法民申6238号】


法律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是,在重铁物流公司对平安银行出具的《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及《应收账款转让询证函》中载明的应收账款金额进行确认的情况下,能否认定重铁物流公司放弃了《补充协议》所约定的抗辩权,进而应向平安银行履行相应的付款义务?

1.重铁物流公司曾向平安银行提示其具有抗辩权

平安银行工作人员周某、江某在知道重铁物流公司享有履行抗辩权后,没有向平安银行汇报,但这属于平安银行内部管理的范畴,平安银行不得因此对抗重铁物流公司,不得因此主张对重铁物流公司的抗辩权不知情。


2.重铁物流公司向保理专户支付回款,是履行付款义务的适当行为,不能因此认定其放弃了履行抗辩权

按照重铁物流公司、龙翔商贸公司、东升旅贸公司的三方协议的约定,如东升旅贸公司履行了对重铁物流公司的付款义务,则重铁物流公司即有义务向龙祥商贸公司付款;如果东升旅贸公司未履行对重铁物流公司的付款义务,则重铁物流公司有权拒绝向龙祥商贸公司付款。因此重铁物流公司向保理专户支付回款,是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的适当行为,不代表重铁物流公司放弃了履行抗辩权。

从重铁物流公司的角度,在其已经明确向平安银行告知了抗辩权存在的情况下,除非其明确表示放弃抗辩权,否则不应因其对应收账款金额进行确认,而推定其做出了放弃抗辩权的意思表示。


3.重铁物流公司对平安银行的询证函进行确认,不代表其放弃了履行抗辩权

2013年6月,《煤炭购销合同》及补充协议的签订,龙翔商贸公司履行供货义务后,应收账款产生。平安银行派员对应收账款进行调查核实,重铁物流公司提出其享有抗辩权,而后又对平安银行发出的《应收账款转让询证函》进行确认重铁物流公司对《应收账款转让询证函》进行确认,仅仅是确认应收账款金额,但并代表放弃抗辩权

最高院二审认为:债务人重铁物流公司在平安银行向其做尽职调查时,向平安银行的工作人员出示了其与龙翔商贸公司、东升旅贸公司三者签订的《补充协议》,该行为表明重铁物流公司不预先向保理银行放弃抗辩权或者抵销权,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重铁物流公司存在欺诈的情形。本案中,重铁物流公司签署《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确认书》后,依据与龙翔商贸公司、东升旅贸公司三者之间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在收到相关货款后依约向保理汇款专户打款,属于履行《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和《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确认书》的适当行为。保理融资纠纷案件中,债务人在保理银行开展尽职调查时,向保理银行提出抗辩权或者抵销权存在的合理事由,保理银行仍然与债权人签订保理合同并通知债务人债权转让的事实,债务人确认该债权转让并同意按照债权转让通知履行的,如债务人无预先放弃抗辩权或者抵销权以及存在欺诈等严重过错的情形,债务人仍不失抗辩权或者抵销权。上诉人重铁物流公司依据《补充协议》约定,抗辩在其未收到贸易下游向其支付货款的情况下,其有权拒绝平安银行要求履行的抗辩理由成立。


4. 针对第二份补充协议中的抗辩权,因平安银行未尽审慎审查义务,不构成善意第三人,不能对抗债务人的抗辩权

平安银行以其对2013年12月的煤炭购销合同即补充协议中的抗辩权不知情为由申请再审。最高院再审认为:平安银行在开展案涉保理融资业务尽职调查时,重铁物流公司已经告知其第一份《补充协议》的内容,重铁物流公司就案涉应收账款债权享有履行条件的抗辩权。对于第二份《补充协议》,平安银行难以被认定为善意第三人,尽到审慎审查义务。因为平安银行知晓第一份《补充协议》,了解龙翔商贸公司与重铁物流公司的煤炭交易在贸易下游不付款时,贸易上游不得要求重铁物流公司支付,其他交易极可能仍然存在此交易模式的可能。然而,平安银行在第二笔交易中对是否存在《补充协议》未做任何审查,仍然坚持做保理业务。本案中,重铁物流公司在保理银行开展尽职调查时,向平安银行提出抗辩权或者抵销权存在的合理事由,在重铁物流公司并无预先放弃抗辩权或者抵销权的情形下,平安银行仍签订保理合同,重铁物流公司不丧失抗辩权或者抵销权。


实务经验总结

根据笔者多年办理类似案件的执业经验,提出如下建议或观点供参考:

一、从保理商的角度

保理商在进行保理融资业务前,对应收账款的真实性进行审慎的审查或调查,是其必须履行的义务,也是认定保理商构成“善意”的依据。

在就拟做保理融资业务的应收账款真实性履行了形式审查义务后,还要进一步审核与应收账款相关的各方的义务履行情况,包括债权人是否已经完全履行了供货或提供服务的义务,债务人是否享有基于基础交易合同的抗辩权,债务人的付款能力和付款意愿等。

在债务人对应收账款的支付享有履行抗辩权且未明确放弃抗辩权的情况下,保理商应对债务人的“履行抗辩权”对应的履约义务人(或者是债权人,或者是第三方)的经营情况、资信情况、履约能力和履约意愿等进行重点审查和评估,并根据审查和评估情况,决定是否要求债权人提供进一步的担保措施,以确保在债务人主张履行抗辩权时,保理商能通过向债权人主张追索权或回购权,向担保人主张担保权,实现保理融资款及利息的回收。


二、从债务人的角度

合同法第82条规定,债务人接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债务人对让与人的抗辩,可以向受让人主张。可见,债务人对保理商的抗辩权,是基于其与债权人签署的基础交易合同的约定。而保理商在受让应收账款前,有对基础交易合同及应收账款进行审慎审查的义务。因此,笔者认为,就债务人在基础交易合同项下的抗辩权,债务人没有义务主动向保理商披露或提示,除非保理商就抗辩权主动向债务人进行询问了解。换句话说,在保理商未就抗辩权向债务人询问了解的情况下,债务人没有主动向保理商披露或提示其享有抗辩权,并不代表债务人放弃了抗辩权。当然,本着避免潜在争议和营造更好的商业环境的角度,建议债务人在接到保理商的应收账款转让通知时,主动向保理商提示或披露其抗辩权,既有利于保理商控制商业风险,同时也可以避免债务人卷入不必要的商业纠纷。


相关法律规定

《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 本办法所称的保理业务,是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坏账担保及融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债权人将其应收账款转让给商业银行,由商业银行向其提供下列服务中至少一项的,即为保理业务:

应收账款催收:商业银行根据应收账款账期、主动或应债权人要求,采取电话、函件、上门等方式或运用法律手段等对债务人进行催收。

应收账款管理:商业银行根据债权人的要求,定期或不定期向其提供关于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逾期账款情况,对账单等财务和统计报表,协助其进行应收账款管理。

坏账担保:商业银行根据债权人的要求,定期或不定期向提供关于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逾期账款情况、对账单等财务和统计报表,协助其进行应收账款管理。

保理融资:以应收账款合法、有效转让为前提的银行融资服务。

以应收账款为质押的贷款,不属于保理业务范围。


合同法第80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


合同法第81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


合同法第82条 债务人接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债务人对让与人的抗辩,可以向受让人主张。


《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一、(三)商业保理业务是供应商将其基于真实交易的应收账款转让给商业保理企业,由商业保理企业向其提供的以下服务:1.保理融资;2.销售分户(分类)账管理;3.应收账款催收;4.非商业性坏账担保。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