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质权人脱离对库存货物“占有”后是否仍享有质权
质权人脱离对库存货物“占有”后是否仍享有质权
发布来源: 金融与法 发布时间:2021-02-26












供应链金融|质权人脱离对库存货物“占有”后是否仍享有质权

本文转自公众号芮律说法 作者 芮刚 夏慧敏



图片


关键字

动产质押买卖合同、丧失占有、质权消灭



案例

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乡分行与新乡市振华物资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刘雪龙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2015)豫法民一终字第55号



争议焦点

库存动产浮动质押中,质权人因出质物被出售而脱离“占有”,质权人是否还享有质权?




案件事实

2012年3月15日,振华公司与广发行新乡分行签订一份《授信额度合同》,约定广发银行新乡分行为振华公司提供授信额度1000万元,双方同时签订了《最高额动产质押合同》,用振华公司库存钢材作质押。同日,广发行新乡分行、振华公司、中国外运河南公司三方签订了动产质押监管协议,约定在监管期间,质物的最低价值始终不低于人民币1334万元。同日,振华公司、中国外运河南公司向广发行新乡分行签发《质物清单》,确认货物已移交中国外运河南公司占有、监管;并出具了两份《库存质押清单》。9月4日,振华公司、中国外运河南公司又出具了《库存质押清单》;9月12日,振华公司、中国外运河南公司出具了《日盘点报表》记载当日库存货物。后,广发行新乡分行胜利路支行向振华公司出借800万元,该笔借款到期后,振华公司未能如期偿还借款本息。


2013年9月13日,振华公司与鑫海公司签订买卖合同一份,该合同约定振华公司将其厂房、吊车、冷板开平流水线及货物等卖给鑫海公司,双方于2013年9月14日办理了交接手续,鑫海公司交接清单与广发行新乡分行质押清单存在重叠部分。



裁判观点




 一审判决:鑫海公司与振华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交接清单》,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应为有效合同。《买卖合同》明确约定振华公司将厂房、吊车、冷板开平流水线、货物等物品交付给鑫海公司,而且振华公司与鑫海公司于2013年9月14日办理了交接,双方签订了交接清单,根据《合同法》第133条的规定,《交接清单》中除质押物以外的其余物品的所有权归鑫海公司所有。


二审判决:按照《动产质押监管协议》约定,在质物的实际价值超出广发行新乡分行要求的最低价值1334万元时,振华公司可以直接申请提货或换货,但处于中国外运河南公司占有、监管下的质物价值始终不能低于广发行新乡分行要求的最低价值。2013年9月4日《库存质押清单》及9月12日《日盘点报表》,可以证明直至《买卖合同》、《交接清单》签订日之前,广发行新乡分行仍对钢材享有质权。关于鑫海公司主张这些钢材存在丢失的问题以及广发行新乡分行质权消灭的问题,本院认为,质物被人拉走、质权人丧失对质物的占有,在并非基于质权人的意志的情况下,质权并不必然消灭,质权人仍可以向相关责任方主张权利。故本案中广发行新乡分行的质权并不因其对质物全部或部分丧失占有而消灭。至于广发行新乡分行应否因此赔付振华公司质物损失的问题,是另外的法律关系,不在本案审理范围。




芮律说法


融资企业与金融机构签订的动产质押合同,并与第三方监管机构签订了动产质押监管协议,约定质物的实际价值不得低于1334万元,该等交易实质上仍是库存货物进行担保,与仓单质押本质相同。


通常而言,基于《民法典》第四百二十九条之规定,质权自质押财产“交付”时设立。在本案交易模式下,质押财产应当于三方签署监管协议之日起视为“交付”,金融机构对质押财产系间接占有。第三方与融资企业就质押财产签署了买卖合同,并进行了交接,此时金融机构(质权人)即丧失了对质物的占有。但实践中法院认为在非基于质权人意志的情况下丧失对质物的占有,质权并不必然消灭,质权人仍可以向出质人主张优先受偿权在仓单质押融资模式中,金融机构一般均是间接占有质物,其对质物的掌控实际较弱,因而本案二审法院之认定可避免融资企业与第三方恶意串通并损害质权人之利益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