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什么黄奇帆是产业链招商高手?
为什么黄奇帆是产业链招商高手?
发布来源: 地产气象站 发布时间:2020-12-08

1

黄奇帆:如何做好产业链招商?


(一)产业链招商。
按上中下游产业链,利用已有的上游企业招引中游、下游企业,利用中游、下游企业招引上游企业,或利用中游企业招引上游、下游企业,形成上中下游产业链的优化配置。企业有利可图,愿意集聚在一起,招商就能事半而功倍。比如,按照“垂直整合一体化”方式,将品牌商、代工企业、零部件配套厂一体推进的结果。总之,一个能上下游互相配套的、有较大市场规模的产业链体系,往往具有较强的产业集聚能力,能实现资源优化配置、降低运行成本,而这正是吸引世界级巨头来重庆发展的撒手锏。

比如我在重庆,前几年重庆这个地方一台电脑都不生产,为什么能把重庆的电脑现在搞到中国之最?全球一年笔记本电脑的销售和生产量是1.8亿台,一半在上海、苏州、福建和广东等中国沿海城市制造,内陆西部是没有的。沿海做这个是加工贸易,从外边把零部件原材料运到沿海很方便,加工完了大进大出,我在上海待过,很清楚这些情况,到重庆以后就发现要想沿海的加工贸易或者世界的这种产业集群到内陆来,必须解决物流问题,必须让他的产业链垂直整合就在一个地方一下子解决掉。

建立健全产业“微笑曲线”。
一个产业领域中,有研发、生产、销售、结算等多个环节,单个企业不可能“大而全”、“小而全”的干,过去几十年由于交通工具便捷化推动世界变成平的,产生了水平分工的发展模式,也就是龙头企业、品牌企业抓住品牌、研发和销售结算体系,把各种零部件制造和整机组装以水平分工分包给各类企业。这种分工对一个龙头品牌企业来说,是合理的,能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形成良性的竞争力。

但对地方政府而言,世界并不是平的,如果产业发展没有形成全产业链,重点招引的组装等制造环节可能处于“微笑曲线”低端,除了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没有太高的附加值,同时加工基地很不稳定,随时可以拎包走人,企业很容易转移到其他地方。

所以,一个地方要形成国际化主打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就要在全产业链上下功夫,以垂直整合的方式,把研发、材料与零部件制造、物流、仓储、结算、销售等高端环节与整机组装制造集于一地,占据“微笑曲线”全产业链,就能形成集群化竞争能力,这样做对品牌企业还是水平分工的加工贸易模式,但对地区制造业则是垂直整合的产业集群。这样,整个产业的“大厦”就能拔地而起,我们就能掌控整个“微笑曲线”,真正“微笑起来”。

2

为什么黄奇帆是产业链招商高手?


最近,黄奇帆针对“疫后”全球经济发展趋势,提出了全球产业链重构、产业链集群建设的重要观点,引起中外学界广泛讨论。他在论述中,甚至对那个影响全球制造业20年发展、推动全球产业链分工的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世界平行论”提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性质疑或否定。

黄奇帆认为:地球是圆的、世界也是圆的,而并非“始终是平的”。但必须注意:否定不是大搞民粹主义、国家主义的自我独立和自我封闭,那种180度逆全球化的全盘推翻和倒行逆施是愚蠢的行为,而真正的否定一定是“扬弃”的过程,黄奇帆对全球产业“水平分工”的否定,实际正是基于“扬弃”的否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说说黄奇帆思考问题的方式。
都说他是金融市长,但这恐怕有些管中窥豹。正如世人所见,黄奇帆经常在金融方向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最著名的段子就是:2015年,当互联网金融如火如荼的时候,黄奇帆在重庆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所有把金融搞得很复杂的人都是骗子。

但是,通过多年阅读黄奇帆的文章给我最大的体会是:黄奇帆已经把一切经济事务融会贯通了。比如疫情期间,黄奇帆的言论涉及公共卫生、内需建设、政府管理、金融运行等几乎所有社会和经济的现实热点。

为什么黄奇帆可以在如此多领域发声?
认真琢磨就会发现:黄奇帆思考问题绝无本本主义,而是从经济逻辑的基础出发,依据现实条件推演未来,并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比如,黄奇帆为什么说“所有把金融搞得很复杂的人都是骗子”?

因为在他心中,对金融存在的意义有着坚定不移的三大基本信条:
第一,为有钱人理财,为缺钱人融资;
第二,信用、杠杆、风险——三者必须平衡匹配,否则失控,风险无度;
第三,金融不是自拉自唱的卡拉OK,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否则没有灵魂,是毫无意义的泡沫。
正是这三大基本信条,让黄奇帆面对重大金融问题心中有底、行为有据、进退有度、施政有序。

实际上,面对全球经济格局的大演变,黄奇帆之所以能够提出“产业链集群”的概念,恰恰就是基于他对经济“基本逻辑”的深厚理解和忠实奉行。黄奇帆认为,疫情证明了传统的、无视物理距离的全球产业“水平分工链”存在重大风险,而这个风险所带来的经济破坏力,很有可能是毁灭性的,至少是对全球经济的严重摧残。

怎么办?
重构产业链,在低成本、高效率——传统全球化产业分工基本利益诉求中,更多加入风险概念,尤其要更多加入“物理距离”的风险评估。正是这样的考量,黄奇帆提出“产业链集群”概念,认为未来产业链构建应当遵从“某一产业在物理半径不超过200公里区域内,垂直集合上、中、下游70%以上的产业部件”。而且黄奇帆认为,这不只是世界各国、同时也是中国的一个重大机会,抓住它将抓住全球经济的未来。

说实话,疫情过程中,全球产业链所表达出的脆弱性令人忧心忡忡。尤其是西方一些国家不顾现实大搞民粹主义,甚至提出“政府贴钱帮企业回归本土”,这都是前所未有的新情况,都是对中国乃至整个全球经济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一时间,怎么看?怎么办?成为各界讨论的热点。
而黄奇帆的表现似乎十分坦然,在他的认知中,追求经济成本最小化、经营效率最大的利益诉求,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亘古不变的铁律,也是基本经济规律。至于疫情让人们看到了“不曾预料的风险”,这必然会导致改变,必然形成“扬弃”的解决方案,但绝不会依据某些政客的主观意愿而退回自给自足的“小农时代”。

就这么简单?是的。但真的简单吗?
当然不简单。许多解决问题的方案就像“让鸡蛋立在平滑的桌面上”,看似简单,但很少有人能够突破“蛋皮”的束缚。

为什么黄奇帆能够想到“摔破蛋皮”?
因为他是中国产业集群建设的先行者。当年,重庆电子产业从无到有、最终形成产业集群效应的过程,实际就是黄奇帆基于产业链特性的深刻理解而进行的成功实践。办法很简单,黄奇帆问全球电子跨国集团龙头,如果重庆可以在当地构成对你产品70%以上的零部件配套,你愿不愿意来投资?当然愿意。黄奇帆反过来问全中国的电子配套厂商,如果你们在重庆可以为全球电子巨头就近配套生产,你们愿不愿意来重庆投资建厂?当然愿意。运输怎么办?黄奇帆找到铁道部,告诉他们,如果我把渝新欧铁路运量提高N倍,你能否减低运价?当然愿意。

就是这三句问话,N多方向的共同推动,重庆电子产业迅速起飞,短短几年产值超过千亿,变成中国配套最全的电子产业集群。在这个集群中,孙产业链、子产业链数不胜数,实际就是个“大链套小链”的产业链集群。

汽车产业也基本如此。汽车产业链集群的打造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生产效率,使得重庆汽车成为中国高性价比汽车的代名词。有了这样的产业集群,势必拉动围绕产业集群展开的所有服务供应链,水路、陆路、航路三大交通基础设施快速铺就,生活设施和相关服务品质快速提升,等等。总之,孙产业链集群构成子产业链集群,子产业链集群构成母产业链集群,而最终形成三大产业链总体构成的经济集群。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