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精益管理】供应链数智化转型的重要意义
【精益管理】供应链数智化转型的重要意义
发布来源: 中商精益道 发布时间:2020-12-26



从供需两个方面把握以“内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




我国经济正处于“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中。“双循环”的核心还是“循环”,不能把把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简单地与扩大内划上等号。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需要从供需两个方面把握新发展格局,使得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在这个基础上形成更高水平的动态的平衡。在需求端要确保国内消费持续扩大和升级,在供给端要实现科技的自立自强。

当前国内市场仍存在各种显性和隐性的障碍。其中,在涉及供应链的流通体系中,物流成本是居高的,不同运输部门,或者不同物流部门的最后一公里没有完全打通。如果供应链、产业链和技术水平不高,终端产品就很难有竞争力。

要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必须进一步扩大开放。中国进入到全球化的分工体系当中去,离不开国际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协同配合,产业的技术进步更离不开国际合作和竞争,封闭起来脱离世界主流只会拉大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





中国企业供应链转型存隐忧




效率和规模不再是衡量供应链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能否为企业带来投资回报成为关注焦点。但就目前而言,中国企业在重建供应链的过程中仍面临重重挑战,并随着疫情的常态化而愈发严峻。

  1. 单一不灵活:在面对新业态、新变化,特别是遭遇大规模破坏性事件、全球供应链受到冲击时,供应链单一性的弱点尤其突出,缺乏应对方案。

  2. 响应不及时:无法满足客户日益提升的服务要求和时效要求。

  3. 信息孤立不可视:流程未打通,组织分散、系统孤立,数据无集成、不共享、不互通。

  4. 过度依赖自有网络:缺乏合作伙伴,无法建立有效生态系统,资产负重大,供应链弹性欠佳。

  5. 交付成本高:未满足客户需求,未考虑成本优化,未合理安排。





供应链数智化的转型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的支撑




供应链数智化转型对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大意义。数智化所带来的高效的供应链体系能够在更大范围内把生产和消费联系起来,扩大交易的范围,推动分工的深化,提高生产效率,促进财富创造。因此,应该把供应链数智化的转型作为一个重要的战略任务来抓。在这一过程中,需要统筹供应链的硬件和软件的建设,发展新的技术、新的业态、新的模式,同时完善相关的制度规范和标准,来培育更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供应链企业,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的支撑。




以客户为中心的供应链体系





面对挑战,企业供应链战略应从考虑效率化、规模化,转为以客户为中心,推动业务增长,提升客户体验。

创新 - 数据驱动洞察,比客户更加了解客户

  1. 通过数据产生洞察,企业能开发出新的产品和服务与客户交互;
  2. 企业能够跨产品生命周期,扩展传统的利润来源;
  3. 企业也可以将它们的业务转化成“产品即服务”的模型。


配置 - 为独特的客户群体制定对应的供应链服务策略

  1. 为了满足客户的期望,企业需要提供个性化产品和服务;
  2. 需要构建轻资产模式的生态系统;
  3. 从通用性供应链向目标导向型供应链转变,以满足独特的用户期望。

联接 - 与外部的合作伙伴协同增加供应链速度、灵活性以及透明性

  1. 相比于传统的协同生产、协同包装、第三方物流以及最后一公里配送的服务商,企业需要寻找能够为其带来更多增值服务的合作伙伴;
  2. 服务并不是在产品交付完成后就结束,而应该包含自动补货服务、可配置产品或现场安装或配置服务;
  3. 寻找正确的合作伙伴,能够整合需求、设计更灵活、成本效率更高的流程,并最终提升整套供应链的可视性。

运营 - 采用模块化、自适应的运营模型

  1. 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链需要我们重新思考“通用性”的供应链模式,按照供应链分级重新构建;
  2. 按每个供应链分级对应的跨职能团队的运营模式,优化端到端的客户体验,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为客户提供正确的产品和服务。

优化 - 通过分析与监控,在日常运营中持续改进

  1. 使用AI、分析法进行数据挖掘,供应链能够连接离散的数据源、自动化分析,模拟高阶的场景,转化成新的洞察,最终驱动创新;
  2. 将这些洞察融入一个动态的、不断优化的周期,供应链能够优化流程,找到新的方法,最终获得竞争优势和增长。




推动供应链数智化转型的建议




一是促进线下与线上全渠道融合。当前,电商获客的成本在逐步提高,实体零售又急需数字化转型。要通过科技手段来促进二者融合发展,关键是打通渠道,实现无缝的对接。

二是培育数字化应用场景。当前,零售业已经从生产驱动、渠道为王的时代进入了消费者主权时代。场景设计也要从经营商品到经营顾客的实现转化,这是未来智慧供应链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方向。因此,要强化供应链的流程与应用场景、创意设计和生产要素的组合,促进新技术的推广应用和新业态的衍生发展,加快新模式的融合创新。

三是完善包容审慎的监管机制。监管机构要明确面向数字平台企业的监管原则和标准,进一步完善现行的监管规则体系,不仅应该关注平台的行为,更需要关注竞争机制是否失灵,竞争秩序是否被破坏,市场竞争是否被排除限制。

四是要进一步优化数字化创新生态。数字化转型阶段,技术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大。推动数字化转型需要构建以竞争中性为原则的政策环境,减少选择性政策的“挤出”效应。不要简单以企业规模、盈利状况、专利数量等设置政策门槛,应该提高新的“游戏参与者”的可进入性,形成强大、活跃的适合产业发展的创新生态。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