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APP买卖的这些事儿你确定不了解一下?
关于APP买卖的这些事儿你确定不了解一下?
发布来源: 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9-08-08

基本案情

2017年,原告华利公司、被告深圳合意公司签订《软件购买及培训服务合同》,约定由华利公司向合意公司提供商业保理业务培训、业务指导、保理数据平台系统等相关服务,合意公司分三期支付45万元。其后,合意公司支付了5万元给华利公司,华利公司的副总经理张某及项目经理罗某先后前往合意公司指定的培训地点提供了保理业务工作流程及疑问解答和保理风控管理的培训。

2017年4月,合同中约定由华利公司提供的保理数据平台APP上架并交付给合意公司。合意公司以该合同未经公司领导批准擅自盖章签署为由,不愿支付第二期及第三期合同价款。华利公司多次催要未果,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合意公司向其支付40万元及利息。

诉讼中,合意公司认为华利公司并未完成任何一项合同义务,且超出期限未履行合同义务是严重违约,提出反诉,请求判令华利公司归还预付款50000元并支付违约金10000元,同时判令双方解除该买卖合同关系。


裁判要旨

本案包含两个方面

具有一定知识产权类软件的买卖合同,由于买卖的标的是无形物,是较为特殊的买卖合同;

培训服务合同,即原告交付软件后应当对被告相关人员进行业务指导及培训。

原被告约定开发的APP是否已交付被告

对无形物的交付,法律并没有非常明确规定,但根据软件尤其是APP类供下载运行的软件交付惯例来看,能够正常上线运行,且提供了后台管理系统及交付源代码等,应当依法视为已交付。

本案诉讼中,原告举证包括该软件在IOS系统app store、安卓系统360手机助手等软件应用商店已经上架可供下载的截图,2017年4月18日到5月2日期间保理数据平台管理员后台系统的截图,均可证实约定的软件已可正常通过软件应用商店下载,并开通了后台管理员系统(网站客户端)。原告提交的软件开发商深圳市达意软件公司出具的《项目交付证明》,经广东安证计算机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告针对软件使用过程中的交流电子邮件,深圳市达意软件公司测试反馈、测试问题、交流汇总表等证据,均可证明软件已开发成功并上线运行。

另外,在本案中,除了源代码因被告在诉讼过程中拒收未能交付之外,其他的可视行为应视为已交付“保理APP”。被告拒收装载源代码的U盘行为不影响最终的交付,被告有权随时要求原告或软件开发商以U盘或电子邮件等方式交付源代码,这并不影响本案的处理。被告在诉讼中提出,虽然认可“保理APP”已上线运行,但这不能证明已经达到了交付标准、也不能证明原告已经履行了交付义务并通过了被告的验收。而被告在对自己的辩解意见依法举证时,未提出“保理APP”与合同约定标准的差距和软件存在的缺陷等举证,因此法院认可原告已交付约定的软件产品。

原告是否履行了培训服务的义务

对于培训服务部分

按照合同约定,培训包括商业保理业务培训、辅导,前期业务的现场操作指导;为被告提供商业保理规章制度、各类业务规范合同范本标准版;为被告提供数据系统及相应的技术文档(包括数据系统源代码和安装程序、管理员使用手册、用户使用手册等);对被告相关人员进行数据系统的管理、操作、使用和技术培训。

通过原告举证来看

有被告方的三名员工出具的书面证言,五名在职员工的出庭作证,均可反映在合同签订前后原告对被告进行了前期业务的现场操作指导及商业保理业务培训、辅导;经广东安证计算机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后确定的2017年3月27日到5月11日期间的原告副总张某与被告员工方某之间的邮件往来,可以证明原告已按合同约定交付了各类业务合同标准版本等业务文件资料;深圳市达易软件有限公司出具的《项目交付证明》及经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书等资料,可以说明软件开发单位提供了管理员使用手册、用户使用手册等。上述证据所反映的事实可以证明原告已按照合同约定进行了培训服务。

至于源代码问题,如前所述,因被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拒收装载源代码的U盘,并非原告拒不交付,被告对此有权随时要求原告提供源代码,但这不能认定原告在此情况下属违约行为。因此,法院认可原告已依约按照合同约定对被告进行了培训服务。

综上,法院作出如下判决:

1、原告已依约交付软件及进行了约定的培训内容,被告应向原告支付费用余款40万元及从原告交付源代码之日起计的利息,利息标准按同期同类银行贷款利率;

2、被告要求解除合同,原告归还预付款5万元、违约金1万元的反诉请求,由于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反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全部予以驳回。


法官说法

本案涉及无形产品(APP软件)是否交付、交付的产品是否符合约定的问题,争议焦点包括“是否交付”“产品是否合格”“售后服务”等。

有关“是否交付”的问题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标的物为无需以有形载体交付的电子信息产品,当事人对交付方式约定不明确,且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收到约定的电子信息产品或者权利凭证即为交付。”合同法对于无形物的交付没有明确规定,有形物的交付有需要现实交付物体或者交付权利凭证,由此看出,交付就是转移对“物”支配的权利,使物由一方转移到另一方控制之下。通过这一立法原意,再结合本案的买卖标的物,其没有物理属性,没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载体,但是其载体可以看做是代码,其物的表现形式就是在APP商城上线运行的软件,其控制权的取得方式就是运用账户和密码登陆同时排除他人使用的方式也是取得设置账户密码的权利。法官在裁判时,根据APP 软件这一无形物的特殊物理属性,通过解读“交付制度”的立法原意确立了APP买卖的交付条件和标准,即“能够正常上线运行,且提供了后台管理系统及交付源代码”视为交付。

有关“产品是否合格”的问题

本案原被告签订的合同中并未明确约定产品的质量标准但被告又主张原告提供的产品不合格,对于这一争议焦点,法官裁判时适用了证据规则,认为被告应对其所抗辩的“产品虽交付但不能证明已经达到了交付标准、也不能证明原告已经履行了交付义务并通过了被告的验收”的意见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被告并未提出“保理APP”与合同约定标准差距在何处,也没有提出按照软件交付惯例其缺陷在何处,故法院对被告辩解不予支持。

有关“售后服务”问题

本案适用合同规则,合同明确约定了培训服务的内容及卖方需要提供的培训资料,本案原告就这两个问题进行了多方面举证,最终法院认定原告履行了服务义务。

本案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被告亦主动履行了判决内容,判决效果良好。互联网时代,这类案例已不鲜见,但是我国法律对于无形物的买卖尤其是APP软件的开发、交易、服务等交易标准存在很多立法空白,本案的典型意义就在于法官裁判时通过立法原意确立了APP软件交付的三个要素“上线运行”“后台管理权限”“源代码”,虽然对于确立无形物产品交付标准不是一个全面、系统的概念,但是对于实践中解决这类案件,是一个裁判创新,也具有一定的研究、推广意义。

*注:文中公司名称均为化名


END.


撰稿 | 吕豫军 

编辑 | 沈晶莹 刘畅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