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供应链企业20+」专访荣邦科技罗晓远:供应链金融行业的试错会加速
发布来源: 荣邦科技 发布时间:2019-12-27


[ 亿欧导读 ] 罗晓远表示,接下来,供应链金融行业的试错会加速,会有更多的金融机构介入,不管是银行还是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在响应国家普惠金融扶持实体经济的情况下,物流行业也处在高速发展阶段,所以也会有更多的资金进入到物流供应链金融领域。



在物流行业中,中小企业融资难一直是制约其发展的瓶颈,再加上货主方支付物流企业资金时间周期长,会进一步增加物流企业资金周转问题,甚至还会涉及到整个供应链条上下游的接连问题。近日,亿欧物流与荣邦科技执行总裁罗晓远进行了一次沟通,这些问题在他看来,是物流行业很普遍的事。


他说在物流行业普遍面临资金压力,货主支付运费的周期普遍滞后4-6个月,而物流企业需要支付运费、路费、油费等费用,业务做得越大,资金缺口越大。市场上为物流企业提供的供应链金融产品主要表现在三方面,首先,运输工具的融资租赁、分期贷款等;其次,与经营相关的的油、路费、保险垫资;最后,运费贷、代采购车皮、舱位等一些垫资服务。据中物联物流金融委数据显示,物流企业3万亿元贷款需求满足的不到10%,6000亿物流运费垫资金融需求,贷款比例不足5%。


罗晓远,荣邦科技执行总裁,曾任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产品营销总监,业务质量管理方案首席架构师,摩托罗拉高级产品经理,目前,在荣邦科技主管研发中心和运营服务等。


罗晓远向亿欧物流表示,面对以上这些现象,供应链金融在其中起到了很好的润滑剂作用,第一、供应链金融,在物流行业自身和物流行业所连接的各行各业供应链之间,可以起到填补资金的效果。且针对这些场景的供应链金融,能够缓解物流企业的经营资金压力。第二、供应链金融可以依托物流企业承运的货物价值,向货主提前支付货款,为货主补充资金,又称为物流金融,但仅有少数头部物流企业能为货主提供金融服务。他认为,大部分的物流企业不具备这样的资金实力,仅为金融机构提供抵押货品的保全和仓储服务。金融机构直接向货主也就是贸易商提供资金,又称为贸易金融。

物流行业金融需求旺盛,但资金流管理信息化程度低

供应链金融是银行围绕核心企业,管理上下游中小企业的资金流和物流,并把单个企业的不可控风险转变为供应链企业整体的可控风险,通过立体获取各类信息,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的金融服务。此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指出,商业银行要依托产业链核心企业信用、真实交易背景和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闭环,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无需抵押担保的订单融资、应收应付账款融资。


物流行业对供应链金融需求越发旺盛,但大部分物流企业都处在小规模阶段,经营报表、业务等没有进行信息化、数据化呈现,达不到金融为其提高服务准入条件。再者,物流企业资金管理信息化程度低,有些可能实现了移动收款、移动支付,但没有实现资金流管理的信息化,没有留下全面的入金、归集、分配、划拨、出金,特别是与业务信息对应的资金记录。罗晓远说这会使金融机构在对企业做评估时,很难信任、判断企业数据、资金周转的真实性。


同时,罗晓远还称,物流行业的管理者自身对供应链金融的认知普遍需要提高,只有通过规范化的管理、信息化的运营方式来把企业的经营数据价值化,才能形成金融机构可以信赖的征信基础,才容易从金融机构贷到款。而且,很多企业把金融的本质给“本末倒置”了。金融的本质是助力企业发展,基于企业的风险,需要收取担保金作为风险稀释的手段;可企业往往本末倒置,认为交担保金就能融资。


整个物流行业对资金流管理信息化层面认知不足,网点收款、资金归集,资金划拨,资金结算,都可以通过软件实现,信息化不仅限于原来的订单传递,通过软件、通过信息化的手段可以更有效的进行资金操作的管控。为了获取资金融通,物流行业自身要提高它的规范化管理和决策。


对于用户最担心的隐私保护问题,罗晓远透露称,还是拿荣邦科技为例,公司在信息保护上,遵循了两大体系的严格管控:银联体系信息安全,公司每三个月会做一次排查;已经取得三级等保安全规范等资质认证。在实操的技术方面,前置机设有密钥的管理,包括各种信息安全技术的应用。

供应链金融行业试错加速,会有更多资金进入

目前,中国的物流供应链金融还停留在物流企业补充自身的现金流当中,没有到对物流链接的制造企业和贸易企业服务的阶段。除此,在物流行业,小散乱的现象严重,征信数据不完善,风控难,行业正处在整合过程中,竞争尤为激烈,而且物流行业毛利低,市场对于资金的需求也在不断变化。罗晓远认为,运输工具的投资需求基本上被满足,油、路和保费的金融服务还会继续扩大,经营性的运费贷、运费保理这些产品处于萌芽阶段。


罗晓远表示,接下来,国内物流供应链金融行业的试错会加速,会有更多的金融机构介入,不管是银行还是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在响应国家普惠金融扶持实体经济的情况下,物流行业也处在高速发展阶段,所以也会有更多的资金进入到物流供应链金融领域来投资。


据了解,荣邦科技是中国银联子金融科技公司,平台以金融科技创新为核心,以物流为纽带,为产业链上下游的金融机构、制造企业、贸易企业、物流企业和流通领域的企业提供一体化的资金流管理服务,即综合支付结算服务、供应链分账、供应链协同服务。公司在职人员近200人,技术人员占约80人。在广州、北京、上海、成都、重庆、济南、曹妃甸、郑州等地设立有分公司和办事处。


聊到荣邦科技,罗晓远表示,荣邦科技的定位比较特别,是服务B端供应链,贯穿C2B2B或C2P2小B的平台,这种经营模式在市场上很难找到相似的企业。银行提供的服务是基于账户与资金方面,跟业务的关联性不强,企业在做资金管理时,需要耗费时间建立系统同银行直链;支付公司是服务C端用户,主要2C。这是荣邦科技与他们不同的地方。除此,会结合行业特点,企业所需商业模式、业务模式、资金流转过程来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


对于荣邦科技下一步发展规划,罗晓远向亿欧物流透露,对于荣邦科技而言,公司每年都在做战略规划盘点,行业也从物流、电商等延伸到三农领域,按照战略步骤,主要在四个部分发力:第一,帮助企业建立资金流信息管理,建立“信息流、物流、资金流”三流合一的业务支撑体系;第二,在之前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供应链上的生态圈;第三,线上化构建整个供应链上下游的经营体系;第四,依托资金流数据建立征信基础,为物流运输公司注入金融血液。



—END—



本文来自亿欧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相关推送

「行业」供应链金融的大落地应用场景

2019年已经到来,这一年将是供应链创新试点城市和试点企业全面开始实施的一年。而供应链金融作为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抓手,具体又有哪些应用场景呢?1、基于B2B电商平台的供应链金融国内电商门户网站如焦点科技、网盛生意宝、慧聪网、敦煌网等,B2B电商交易平台如上海钢联、找钢网等都在瞄准供应链金融,往金融化方向挺进。2、基于B2C电商平台的供应链金融B2C电商平台,如淘宝、天猫、京东、苏宁、唯品会、一号店

「行业」供应链融资运作方案与案例解析

供应链融资是指金融机构为某产业的供应链条中的一个或多个企业提供资金融通服务,将某个大型或优质的企业作为核心企业,在其上游供应商和下游经销商中选择资质良好的企业,通过做货物或债券质押,为其提供授信额度,降低整个供应链条的融资成本,提高机构资金的利用效率,同时解决一些企业融资困难的问题,从而实现金融机构、企业和商品供应链的可持续发展。一、IT行业供应链基本情况广州B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1年12

供应链的「新思路」

多年以前,当戴尔还是一个创业公司,即便以直销模式迅速成为PC新锐,它却还不能算是一个IT霸主。时间快进到21世纪,组织机构全球化、当地成本采购,再到IT系统整合升级,三步走策略改造后的戴尔供应链成为制造业标杆,也令戴尔真正享受到全球化和统一化制造的获益,成为现在全球IT业界的超大航母!当供应链教主遇到一中心一基地的制造业大省,又将碰撞出哪些火花?江苏省经信委、戴尔公司、江苏省经信研究院领导江苏省自

 

餐友供应链「成都」「重庆」新仓启动喜讯

餐友供应链西南区重庆·成都的仓储运营中心启动运营!重庆新仓位于重庆渝北三亚湾,距离市中心10多公里,邻沪渝高速,包茂高速,兰海高速及重庆绕城,内环。园内货场宽敞,物流配套设施齐全,大货车进出方便,不限行。成都新仓位于有着3000余年的建城史,故有锦官城之称的成都,成都市新都区物流大道西段778号成都七七国际商贸物流中心。餐友供应链「重庆」「成都」冷链标准食材园仓库全部采取高标准规划,具有独立装卸升

初识「供应链金融」

现在是2020年4月28日23时12分,老朋友Android失恋的第一天(昨晚通了俩小时电话)。(因为不知道如何开场白,所以就让大家都知道你失恋了,抱歉...haha)那我们就进入正题。一、供应链金融中国的供应链金融发展源自于90年代末期,可以将供应链金融五字拆分为两部分:供应链+金融。·供应链是指一个产品在生产过程经过原材料供应商、生产商、分销商、零售商以及最终消费者等节点的一个完整的流转过程链

专访加速创新开放对冲疫情对供应链影响

专访:加速创新开放对冲疫情对供应链影响——访牛津大学技术与管理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晓岚▼牛津大学技术与管理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晓岚日前接受采访时说,新冠肺炎疫情会给全球价值链带来一定影响,但客观上也为中国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带来某些机会。傅晓岚表示,受疫情影响,部分企业停产停工,以及一些国家和地区采取的对人员流动的限制措施,确实让部分跨国企业的全球运营受到影响,并可能通过全球价值链传导至制造业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