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球供应链的调整--《经济学人》2019/07/13特别报告
发布时间:2019-07-31     

《经济学人》在这期周刊中发表了一个特别报告(Special Report),用7篇文章的篇幅阐述了当下全球供应链存在的一个趋势:供应链正在缩短,并且说明了原因。文章认为这个趋势会持续下去,但是终点尚未知晓。下面是笔者对这份报告的整理和见解。




一、全球供应链2.0


相较于大航海时代和大英帝国建立的全球贸易秩序而言,现在的全球贸易体系是2.0版本。参与的各国能够自行决定是否接受倾销和是否供应原材料,虽然霸权国家依然存在,小国的决策身不由己。但是用市场和原材料换取保护或者其他利益,本身也是一种政策选择。


全球贸易的起点是全球供应链,而提到现在的全球供应链就注定绕不开中国。问题是,为什么是中国?


The combination of the information-technology revolution, which made communications affordable and reliable...China...provided bountiful cheap labour.... The blend of Western industrial know-how and Asian manufacturing muscle fuelled...supply chains. From 1990 to 2010, trade boomed...cheaper communications and lower-cost transport.
The Economist--2019/07/13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通信技术进步,笔者认为还有两个原因:

  1. 很低的人力成本,很大的人口规模,相对齐全的基础工业体系;

  2. 独特的财税政策。


1990年中国人均国民总收入(GNI)310美元,同年美国22,080美元、日本25,300美元、肯尼亚360美元、印度370美元。然而,1990年中国已经建立了相对完整独立的工业体系并且制造业占全球的比重为2.7%,居世界第九位。


1993年中央推进分税制改革,建立中央税收和地方税收体系,把不同税种在中央和地方之间进行了划分,有的税种是中央税,有的税种是地方税。营业税和土地增值税被划归到地方。于是地方政府开始支持鼓励缴纳营业税的建筑类企业,这是最初的土地财政。后来地方政府发现可以先贷款建设开发区将周边地块的价值炒上去以后再拍卖,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这个过程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飞快发展。


这个过程很巧合地与世界经济的需求同步了。二十世纪的最后十年,西方发达国家正处在经济政治文化的全盛时期(美国学者曾认为这时已是历史的终结了),有大量的消费需求,需要庞大的生产力来支撑。用工成本低、基础设施完备的中国是最佳的选择。如果没有承接西方的工业转移,中国地方政府因开发房地产而背负的债务可能会导致经济的断崖式下跌;如果西方没有找到中国这样的生产承接地,消费经济可能很晚才能到来,全球经济的规模也会被极大地抑制。


在全球供应链2.0中,中国的位置在不同行业中表现不一样,但是短时间内被完全取代几乎不可能。报告选取了服装制造业、汽车制造业和电子产品三个行业来考察现在的供应链布局情况。发现除了电子产品,其他两个行业都有供应链外迁的现象。但是文章也认为,中国富有经验的技术工人和极好的基础设施,使得这里仍然是制造业发展的最佳地。而且目前中国其他行业的领先优势也很明显,再加上中产阶级的崛起,让很多企业不得不重新调整其在华的业务。

Thanks to its skilled labour force and excellent infrastructure, China remains an outstanding place to make things, hence its continued strength in numerous sectors (see chart). Also,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middle class has led many firms to redirect production to serve the local market.
The Economist--2019/07/13






二、工业3.0


工业3.0的技术核心是数字化、物联网、人工智能、3D打印,这些新技术的应用也极大地方便了物流,甚至彻底改变了供应链的组织方式。


因为Amazon和阿里巴巴这样的电商平台存在,物流行业的发展日新月异。仓储货架数字化、分拣系统智能化、终端配送无人化(Amazon已经在美国大量投放无人机进行终端配送),这些还只是技术上的进步。理念上,大公司根据大数据和分析模型能够准确预测一个地区对于消费品的需求品类和频次,然后提前在靠近消费人群的仓储点备货。


By employing predictive models, the firm works out where orders are likely to come from. It then uses its intimate knowledge of consumers to manage capacity, place products closer to them and determine delivery routes.

The Economist--2019/07/13


技术的进步实在太快,取得的成果实在太显著,难怪Amazon会预测未来五年内网络购物的物流等待时间会被缩短到15分钟。


Ask Mr Madan to look five years ahead and he predicts that product selection will grow and delivery will get even faster. How fast? “Thirty minutes,” he says confidently. Then, after reflection, he adds with a mischievous smile, “Maybe 15".
The Economist--2019/07/13


理念上的转变也让供应链的起点从被动接受市场反馈转变为主动收集,甚至主动引导市场需求,然后做到提前采购最少物料、生产最小库存。数据的积累需要很长的时间,然而一旦积累到了足够的数据,分析却是实时的。终端需求时刻反馈给上游厂商,生产是否能够跟上市场节奏将成为日后物流再次提速的瓶颈。市场需求愈发多元化,小批量高频次的生产需求将日渐增多,这要求供应链的布局要更加贴近市场,供应链的分工要更加细致专业。所幸,工业3.0的到来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可预见的未来,物流的速度将越来越快、生产的效率将越来越高、供应链内的链接将越来越紧密。同时,发生风险时所造成的损失也必然越来越大。




三、风险一直都在


美国、中国、欧盟是世界贸易的三极,中美关系是左右世界经济走向的关系。然而,美国的对华政策可不会像两国经济那样生死相依。华为事件,不仅凸显了这种风险的存在,而且还告诉世界这个风险可能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华为由于准备充分,使得这一场原本在特朗普眼中应该是中兴事件的翻版剧情,结果变成了一场可能的技术冷战。华为事件提醒我们,目前的政治条件下,经济绝不会回归单纯,政治有能力介入并逼迫参与者选边站队。一场围绕5G革命展开的技术冷战,可能会演变成全球技术的大分流。不仅仅是商业机构,甚至政府组织可能也要被迫做出抉择。


Paul Triolo of Eurasia Group thinks it will “force countries and companies to choose sides between America and China in the tech cold war”
The Economist--2019/07/13




现在,美国某些参议员希望通过立法来阻碍解禁华为,说明美国精英层认为削弱中美之间经济联系并不是一件不可为之事,只要不顾及吃相还可以做得更绝。文章认为中美之间的供应链联系正在解体并且会加速。


There is bound to be an acceleration in the slow unravelling that is already under way of the complex supply chains that linked China to America.
The Economist--2019/07/13


这种不顾后果的拆解行为会引起严重的后果,前文提到的完备工业体系在他国无法找到,那么在不同国家寻找不同供应商将导致成本飙升,这些本不必要的溢价最终还是需要消费者、企业和股东来买单。另外,之前数十年所做的供应链布局和与之匹配的物流体系也会被迫放弃。


The cost of ripping apart efficient supply chains and replacing them with more expensive substitutes would inevitably be paid by consumers, through higher prices and lost innovation, but also by firms and shareholders, through lower profits and reduced capacity to invest in future.
The Economist--2019/07/13


在这样一种风险的威胁下,跨国企业们需要将业务的存续性放在供应链布局的第一位,而成本中心的思维模式则要靠边站了。构建一个可控的、长度适中的供应链是未来的出路。


So companies have mapped potential supply risks, run disaster scenarios and invested in “business continuity” solutions that generally involve duplicating capacity.
The Economist--2019/07/13




四、缩短的供应链


由于风险一直存在,加上近来个别国家抽风式的政策摇摆,跨国企业必须考虑如何尽量消除风险对自身业务的影响。缩短供应链就是一个可行的应对方案,其原因有两个:1. 基于成本考量而建立的全球供应链风险越来越大;2. 国际贸易中的服务贸易部分占比越来越大。


There are two main reasons to expect that, some supply chains will get shorter. First, it is now clear that stretching supply chains thin to make goods ever cheaper carries risks. And second, global trade now includes not just things you can drop on your foot, but a large amount of services.
The Economist--2019/07/13


全球化供应链的风险有两个案例可以参考:

  1. 2011年日本海啸地震发生之后,有一家全球半导体巨头,想系统地评估一下公司在灾情中的供应链风险,于是他们想看看,三级和四级供应商到底都有谁。结果就为了这份名录,他们派了一个100人的团队花了一整年时间才搞清楚。

  2. 2017年德国的一场罢工,让IBM的大型计算机在冰天雪地的法兰克福机场停机坪上整整滞留了一个月。直到最后货品运到目的地,IBM才知道计算机已经因为被四英寸(约10厘米)厚的雪水浸泡而报废了。


较长的供应链不仅增加了物流出现纰漏的可能性,而且让企业很难做到对三级、四级供应商的有效管控。继续扩展供应链实际上是在增加风险。缩短供应链,让供应链上的每个环节可控越来越重要。


服务贸易包括通信服务、物流服务、交通服务等等。目前服务贸易的增长速度已经比实物贸易快了60%,在通信服务领域这个速度幅度更大,达到了二到三倍。2017年全球贸易总额是17.3万亿美元,其中的有5.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来自交通和通信服务。如果按照增值计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服务贸易的占比会更大。


In 2017 global trade in goods amounted to $17.3trn and trade in services, such as transport and communications, had risen to $5.1trn. The IMF believes that, when measured in value-added terms, the share of services exports in global exports is nearly twice as large as what official numbers suggest.

The Economist--2019/07/13


由于服务贸易附加值高、增长速度快,对于服务提供方而言,尽量贴近服务消费地,提高服务体验是最佳选择。这时,人工费用不再是唯一考量的因素了。


有动机有需求有条件,缩短供应链布局可能会成为趋势。从风险的角度说,不论中国的人力成本如何变动,只要风险存在这种转移就必然会发生。当下的意外只是加速了这种转移。然而,不论供应链如何转移,消费市场依旧是重点。跨国企业们关注服务贸易,就需要更加贴近中国市场。那么,这场供应链的转移风潮可能才刚刚开始,目前劳动力密集型企业逐步转出,去追求更低的人力成本;随后将是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企业迁入。这种变化也符合跨国企业控制供应链、灵活进出的期望。扯远一点说,国家的金融对外开放改革之所以在近两年突然提速也应该有相应的考量。


当然,供应链缩短并不是供应链简化,而是要更贴近市场、更迅速地调整战略、更快地创新节奏。比如要求一级二级供应商完全掌握其上游产业链,否则不具备合作资格;比如针对一个消费市场的产业布局尽量限定在一个政治同盟范围内;比如将成本优势不那么明显的工序转移出中国,以便在更多麻烦到来之时能够有更多回旋余地;比如将中国区业务从亚太区域中剥离出来单独运营,等等。


总之,供应链布局已经不再完全以成本为中心了。快速、高效、智能、可控成为了新的核心,其中可控将是最需要慎重决策的环节。在下一次转型准备好之前,可控、谨慎将是今后全球供应链布局的主题。




五、总结


美国著名的战略学家尼古拉斯·斯皮克曼(Nicholas John Spykman)在他的著作《世界政治中的美国战略:美国与权力平衡》(1942年出版)中写道:“一个现代化的,拥有四亿五千万人口,充满活力并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中国,不仅对日本,而且对西方在西太平洋的地位也会构成严重威胁。


本书出版时的中国还是蒋介石统治下的中华民国,与美国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冲突。在斯皮克曼看来,对中国这种边缘地带的压制和提前介入应该上升为美国的国家战略。事实上,白宫也确实将这一的战略思想作为美国二战后处理国际事务的主流思想。所以当文章说中国人震惊于特朗普的一意孤行时,笔者以为是情理之中。


To their shock, Mr Trump’s economic nationalism and attacks on China have won over America’s corporate elite.
The Economist--2019/07/13


文章预测未来中美之间的分化可能会缓慢变大,除非全球治理的倡议能够被各国接受,否则这种趋势几乎无法扭转。未来维持全球贸易的方案有两种思路:

1. 找到新的产业承接地,能够完全承接中国在各行业的产能,目前有这个潜力的是印度和墨西哥;

2. 找到新的合作模式,在更大的框架内实现全球治理。


笔者认为第二种思路是终局性的,否则历史终究会陷入循环。但不论如何,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世界都很难回到中美贸易战之前的状态。现实中对跨国企业而言最佳的应对方案是缩短供应链,以期环节可控,当风险来临时能够做到尽早止损。


作为大陆国家的中国,很难在负担一支庞大陆军的情况下再培养一支无敌舰队,因此很难成为海洋大国,也就无法形成投放全球的军事力量。所以,如果中国经济脱实向虚,而又没有能够威慑全球的军事力量作为保障,倘若第一种思路果真成为现实,那么中国就需要提前思考如何布局了。



广告投放

欢迎大家做广告投放

最新资讯

天融汇受邀参加成都市供应链金融迎春联谊会

1月16日,成都供应链金融迎春联谊会在成都家园国际酒店召开,本次供应链金融迎春联谊会由成都供应链金融协会主办,相关领导、嘉宾和41家会员单位参加了本次迎春联谊会。(公司尚总签到)(公司郑总签到)中国银联股份四川分公司、中国建设银行四川省分行、中国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招商银行成都分行、上海银行成都分行、成都银行总行、四川大学商学院、电子科技大学经管学院、四川川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成都交子商业保理有限

韩家平主任出席海南国际仲裁院保理仲裁中心揭牌仪式暨保理法律实务研讨会

2020年1月10日,海南国际仲裁院保理仲裁中心揭牌仪式暨保理法律实务研讨会在海口办召开。来自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保理专家、律师界、法律界、金融界、协会等专业人士以及海南国际仲裁院(委)各部门负责人,共计40余人参加会议,共同见证海南国际仲裁院保理仲裁中心揭牌,并就保理法律实务进行研讨。第三届海南仲裁委员会主任施文出席会议,海南国际仲裁院(委)秘书长林宁波出席会议并主持揭牌仪式。海南国际仲裁院(

中小银行发展供应链金融与主动授信

2020.01.16文:断魂枪中国自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变得活跃。各种金融科技概念、系统、平台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各家银行纷纷上马线上供应链金融系统,商业汇票交易早已实现了电子化,2019年12月9日人民银行清算中心宣布电子信用证信息交换系统上线,区块链技术被看好应用在供应链融资、福费庭业务上,这所有的技术、系统、平台都指向了一个终极目标——应收账款货币化。在应收账

随机资讯

花旗银行以数字化创新发展

【金融创新论坛】花旗银行以数字化创新发展花旗银行是最早规模化地使用ATM并实现行业标准化的银行,并一直在全世界寻找新思想和新技术,以此迎接Bank3.0及其带来的挑战。从在硅谷的开拓性业务,到遍布全球的数字化实验室,再到使这些创新具有安全性、稳健性和规模效益,这都是全球化银行体系所必须做的。花旗的目标是通过向客户提供最优服务以满足其金融需求、帮助个人管理资金和积累财富、帮助政府向全世界数十亿人提供

江南愤青:从概率和赔率角度看金融科技的悖论,顺便送你50个破产的故事

作者:江南愤青@公众号:风吹江南在演讲中这位创始人说他们利用大数据成功的实现了两个非常有效的预测,第一个是成功的预测了冰岛进入欧冠赛八强,他们通过比对了大量的历史数据,例如球场草的高度、赛场的温度、观众人数等等吧,几百上千的变量最后得出结论是冰岛可能进入八强。另外,他们也利用了一系列的历史变量成功的预测了特朗普当选。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其实就很有意思了。我大概有三个方面的想法:第一个方面最简单,就是他

深圳房价创四年最高跌幅首部互联网金融标准将出台热评

关注每日财经5分钟,每天帮您解读新鲜资讯!深圳房价创四年最高跌幅深圳规土委成交数据显示,7月深圳新房成交均价56720元/平方米,环比下跌8.2%,创下2012年以来环比最高跌幅的纪录。深圳中原监测数据显示,7月深圳仅有4个住宅项目取得预售许可证,总批售量为2164套,即22.95万平方米,面积较上月下滑12%,套数有9%的增长。7月深圳新房推售量有1559套,环比上月减少14%。随着市场进入7、

资讯评价
经典 | 垃圾
资讯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