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法典下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的八点辨析
发布来源: 木工房里的砖家 发布时间:2020-09-20

编者按:即将生效的民法典第16章中关于保理合同的规定,为保理资产提供了更为明确的法律依据,有效避免了司法实务中就保理合同定性可能产生的争议,本文就民法典的相关修订对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的影响做一些粗浅的分析。



音频如下:

民法典下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的八点辨析.mp3 来自木工房里的砖家 11:25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将于2021年1月1日生效。民法典新增了第16章保理合同,令保理合同成为了有名合同,从而为商业领域中广泛存在的保理资产提供了更为明确的法律依据,有效避免了司法实务中就保理合同定性可能产生的争议。同时民法典就债权转让的相关规定也做了进一步的修订和完善,这也对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据此,本文就民法典的相关修订对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的影响,具体分析如下:


其一是民法典第761条


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保理商提供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该定义为保理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将未来应收账款入池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这也消弭了以往实务中就未来应收账款能否入池而产生的相关争议。


其二是民法典第763条


如应收账款债权人与债务人虚构应收账款作为转让标的,与保理商订立保理合同的,应收账款债务人不得以应收账款不存在为由对抗保理商,但是保理商明知虚构的除外。该条款针对了供应链实务中较常发生的以虚构应收账款债权申请保理融资的情形。保理商作为应收账款债权的受让人,如果其所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系虚构的,则保理商并未实际取得相应的应收账款债权。为此,该条款明确了应收账款债权人和债务人共同虚构或串联虚构应收账款且保理商并不知晓的情形下,应收账款债务人不能以该应收账款系虚构为由来对抗保理商。其相应的法理基础,即债务人对所虚构的应收账款债权存在主观恶意,损害了保理商的合法权益,债务人仍需对该虚构账款承担相应责任。


其三是民法典第764条


该条将债权转让通知的发放主体,明确为应收账款原债权人保理商,但同时也要求保理商在发放债权转让通知的时候,需要提供明确其身份的材料以及必要的凭证。笔者以为,这里的凭证应至少包括可证明债权发生转让的相应材料,从而让应收账款债务人得以判别该转让通知所述情形是否属实。


其四是民法典第765条


该条界定了在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商后,应收账款的债务人与债权人不可随意协商变更或终止基础交易合同。从法理上来讲,保理商向应收账款债权人受让应收账款债权后,其取得了与该应收账款债权所对应之基础交易合同项下的权利。但与该基础交易合同相关的义务仍由应收账款原债权人承担,且该债权人仍属于基础交易合同项下的当事人。所以,法律上并未将该应收账款的原债权人完全剔除出基础交易合同,应收账款原债权人与应收账款债务人,就基础交易合同仍可展开一定程度的修订。故民法典针对此类修订作出了较为明确的限制,即应收账款债权人与债务人需协商变更或终止交易合同的,应具备正当理由,且不得对保理商产生不利影响。反而言之,在有正当理由的情形下,应收账款原债权人与债务人仍可以协商变更或终止对保理商无不利影响的合同条款。


其五是民法典第766条


该条明确了有追保理的情形下,保理商基于保理合同所收取的款项,均以保理融资款本息为限。如应收账款的回款金额高于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的,保理商获取该超额部分的款项后,仍需返还给应收账款债权人。而民法典第767条,则规定了在无追索权保理情形下,保理商所收取的超过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的应收账款回款,无需返还该账款原债权人。前述两项规定也进一步明晰了有追保理和无追保理之间的一项差异点。从商业逻辑分析,无追保理中因为保理商承担了应收账款债权的信用风险,所以对应的应收账款债权回款,即便超过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的部分也应归属于保理商所有。


其六是民法典第768条


该条规定了同一应收账款多次开展保理业务后,保理商之间的受偿顺序。从以往的司法实务经验以及法理分析看,债权之间具有平等性。保理商向应收账款债权人所受让债权之间具有平等性。所以,当应收账款债权人将同一笔应收账款转让给不同保理商的时候,保理商之间通常就该应收账款所对应回收款项的清偿顺序和比例产生了争议。以往资产证券化实务中,我们通常会在交易文件中设定应收账款转让登记条款,但该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的体系内,债权转让的登记并无法律层面的对抗效力,债权转让对债务人是否生效仍以通知为准。所以,民法典768条实际上根据保理行业的通行惯例,赋予了债权转让登记相应的法律效力

根据该条规定,已登记的优于未登记的取得应收账款;均已登记的,按登记时间先后取得应收账款;均未登记的,按照通知时间先后取得应收账款;既未登记也未通知的,按保理融资款或服务报酬比例进行受偿。

由此,民法典施行后,在保理资产证券化业务中,保理商开展应收账款转让登记已成为必须。同时,在尽职调查过程中,也须核查中国人民银行动产融资统一登记系统关于项目所涉应收账款债权是否存在在先登记的情形,并尽可能获取应收账款债务人就未收到在先债权转让通知所出具的承诺文件。此外,在应收账款转让既未办理转让登记又未通知债务人的情形下,各保理商按比例进行受偿,符合债权平等性的原则。


其七是民法典第545条


民法典第769条规定:“本章没有规定的,适用本编第六章债权转让的有关规定”。民法典该篇第六章与债权转让相关的核心条款,主要是民法典第545条、第547条。首先是民法典第545条就合同法项下债权转让的相关规定进行了修订,除合同法项下原有的债权转让规定外,增补了当事人约定债权不得转让情形,是否影响受让方实际取得该债权的规定。该规定将此类情形下的债权区分为金钱债权非金钱债权两类。其中,对于非金钱债权,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的,受让方除非构成善意,否则即便转让了,非善意第三人也无法实际获取该债权的受偿款。而对于金钱债权,即便当事人在基础交易合同中约定了不得转让,也不得对抗第三人。

注意,此处对于金钱债权,并不要求第三人具备善意法律意义上的善意通常可以理解第三人不知道且不应知道该债权存在禁止转让的情形。从法理上分析,之所以立法者对金钱债权和非金钱债权采取两个不同的处理方式,主要是考虑如果因为当事人约定而明确禁止金钱债权转让的话,会影响到金钱债权的流通性,不利于市场经济的发展。而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中的应收账款债权,基本都是金钱债权。根据前述规定,如果基础交易合同项下规定了禁止债权转让的条款,且该合同项下债权系金钱债权的,该约定亦不得对抗作为第三人的保理商,保理商可以取得相应的应收账款债权。而应收账款债权人因违反与债务人之间的约定,将该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商,对债务人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其八是民法典第547条。


该条第2款增补明确了受让人取得从权利不因该从权未办理转移登记手续或者未转移占有而受到影响。以往的规定中,主要明确了主债权转让,而相应抵押权登记未办理变更登记,不影响该抵押权优先受偿的效力。而对于质押或其他从属权益则并无明文规定,其处理方式主要体现于司法判决中。所以,该规定将基本已成司法实务主流做法的处理方式,落实到法典中。同时,该规定也并未限制从权利的范围,这为促进权利流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服务商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相关资讯

随机资讯

相关推送

供应链金融与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操作培训班开课啦

关于举办供应链金融与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操作培训班的通知各会员单位、自律公约成员单位、各商业保理公司:近几年来我国保理资产证券化市场呈快速发展之势,越来越多商业保理公司借助资产证券化打通直接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为帮助更多的商业保理公司了解相关政策,学习资产证券化实务,拓宽融资渠道,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与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定于2019年3月22日在深圳举办2019第二期商业保理实

我会成功举办“供应链金融与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操作培训班”

2019年3月22日,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与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成功举办供应链金融与保理资产证券化实务操作培训班,来自商业保理公司、银行、律师事务所等机构100余人参加了本次培训。近几年我国保理资产证券化市场呈快速发展之势,越来越多商业保理公司借助资产证券化打通直接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本次培训班为帮助商业保理公司了解相关政策,学习资产证券化实务,拓展融资渠道而设立,并邀请到在供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商业保理资产证券化与再融资实务操作培训班成功召开

2015年8月1日2日,由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主办,商务部研究院信用评级与认证中心、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委会等单位支持的商业保理资产证券化与再融资实务操作培训班在广州成功举办。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会长张闽、常务副会长兼深圳分会会长尹江三、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宋彥民等协会领导出席培训活动;各会员企业的100多位学员参与了两天的系统课程学习,并在课程学习中与讲师积极互动,取得了丰富的培训效果。8月1

 

关于举办商业保理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ABS实务操作培训班的通知

关于举办商业保理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ABS)实务操作培训班的通知深商保协函〔2017〕30号各会员单位、自律公约成员单位、各商业保理公司:近两年我国保理资产证券化市场呈快速发展之势,部分商业保理公司借助资产证券化打通直接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近日,沪深交易所与报价系统出台企业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细则,供应链金融资产证券化市场将迎来提速扩容。为帮助更多的商业保理公司了解相关政策,

行业动态“商业保理资产证券化与再融资实务操作培训班”成功举办

2016年11月27日至28日,由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和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组织的商业保理资产证券化与再融资实务操作培训班在深圳市南山区中南海滨大酒店成功举办。本次培训以结合实际案例分析的授课形式开展,旨在通过了解和掌握资产证券化、金融资产交易所、私募基金等融资方式,为商业保理企业解决再融资难题,拓宽融资渠道。应邀出席本次培训会议的领导有:国际商会(ICC)全球董事会执行董事、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中国

民法典对商业保理业务的影响

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是我国民事立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历史时刻。本次民法典将保理合同作为有名合同纳入到合同编中,大大规范了保理业务的审判依据,进一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盈科所全球合伙人、盈科全国保理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林思明律师自2003年起研究保理法律问题,在商业保理法律风险管理领域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其所带领的盈科保理律师团队为全国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