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金主”离场,新基金进场,360金融骑上“新牛”
发布来源: 阿尔法工场 发布时间:2019-12-17

导语:随着老股东抛压化解、股东结构优化,以及管理层调整完成,360金融有望迎来股价拐点。 
 
360金融(NASDAQ:QFIN)最近在中概股市场颇受投资者关注。
 
三季度财报后,公司股价上涨了20%;12月11日,360金融又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周鸿祎及管理层,联合近期加入董事会的战略投资人方源资本,将在未来12个月内共同增持公司不超过6000万美元的股票。
 
方源资本是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之一,管理基金规模约四十五亿美元,善于通过战略入股与管理层一起打造优质公司。其投资者包括加拿大国家退休基金、安大略教师退休基金以及新加坡淡马锡控股。
 
重要股东增持,无非是基于信息不对称来获取超额收益,或者是认为股价被低估。
 
这一次,360金融的管理层和方源资本,看到了什么“超额收益”?
 
 
01 股价承压

 
上市以来,360金融的股价最高曾冲到24.45美元,但是从今年六月解禁以来,股价就进入了下行通道。
 

 (点击可看大图)
 
解禁后股东一路套现,显然不是因为360金融业务做的不好。
 
截至2019年9月30日,360金融累计注册用户1.26亿,授信用户2283万,借款用户1473万,同比增长90%、137%、129%。
 

 (点击可看大图)
 
2019年前三季度累计促成放款1455亿元,相比2018年全年960亿元累计促成放款量也有所增长。
 
另外,前三季度,360金融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35%、128%、98%。
 
横向对比,360金融的每股收益率在Q1-Q3都是行业中最高的。
 

 (点击可看大图)
 
但是,这样的业绩与股价并不相称。
 
360金融市盈率仅为 3.83倍, 而同为上市公司的乐信,为5.87倍,玖富为12.7倍。三季报之后,花旗给到360金融的目标价位为18.7美元,目前股价低估严重。
 
如果公司的基本面和估值没有问题,问题或许就出在了抛售的股东上。
 
这个故事,还要从4年前360(NYSE:QIHU)私有化回A股讲起。
 
 
02 抛售的股东

 
2015年,360从纽交所私有化,退市估值为93亿美元。
 
对于一家几亿美元的公司来讲,私有化基本上不用借钱。但是,要想将100亿美元规模的360买下,自然需要大量资金。
 
于是,360不得不四处寻找“金主”,大家一起出钱将公司从美股市场买下来。37名私有化财团成员组成了360的“买方团”。
 
但360金融不符合A股上市的规定,便从本次退市项目中单独拆分了出来。先是2015年5月成立360金服,后于2016年7月孵化出360金融集团,并于2018年9月拆分独立运营。
 
同时,为了感谢360买方团,360金融近40%的股份以近乎零成本送给了买方团。
 
360买方团的构成相对多元化。其中的36位大股东分别来自4家大型银行,5家保险企业,3家实业民营企业和24个持股平台。
 

 (点击可看大图)
 
买方团中,有很多使用了银行借款,不但要还本金,还需偿还利息。2016年,招商银行曾向买方团发放了总额为34亿美元(超过22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融资。其中,包括价值30亿美元的7年期贷款和价值4亿美元的过桥贷款。
 
由于需要定期偿还贷款,成本也近乎于0,解禁后买方团股东随即开启“卖卖卖”模式。这令360金融的股价承受了巨大抛压。
 
这个状态,很像小米和趣店的境遇。
 
小米在2019年年1月半年解禁期后,股价就进入了下行通道,解禁的限售股包括其7家基石投资者、超过50家机构投资者和4位个人股东持有的股份,总数高达63.1亿股,占总股本的26.85%。
 

 (点击可看大图)
 
趣店的股价更是在2018年3月解禁后腰斩至最低4美元。曾持股19.7%为趣店的第二大股东昆仑万维彻底清仓退出,获利约12亿元人民币。
 

 (点击可看大图)
 
 
03 市值新起点

 
为解决老股东抛售问题,360金融在资本市场上完成了两笔交易。
 
一笔是6月完成1100万股的老股配售,帮助老股东套现离场;另一笔是11月方源资本购入1152万股老股。两笔共占流通股的53%。
 
通过这两次交易,买方团股东在二级市场的抛压已接近完全化解。
 
抛压化解后,360金融的股东结构大幅改善,多为长期稳定的机构投资者。这吸引了外部基金的长期看好。
 
除方源资本外,富达、TT International等国际知名基金多次增持360金融,后二者分别在Q2增持42万股和124万股。富达作为360金融的第一大持股机构,共计持股557万股。
 
同时,360金融的管理层也出现新变化。2019年8月23日,360金融的联合创始人吴海生被任命为新的CEO。
 
吴海生团队的目标,是把360金融打造成一家数据驱动、AI赋能的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
 
目前,360金融已开始披露“轻资本”模式的业务量占比:从Q2的8%,提升到Q3的20%。
 
所谓的“轻资本”模式,就是纯粹赚取获客渠道和风控技术的服务费,不像原来的助贷业务一样承担资金风险。这虽然牺牲了一定利润,但由于不担风险,业务稳健性会更强,更符合360金融科技公司的定位。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相关资讯

随机资讯

相关推送

疯狂杀入市场!融资租赁公司成航运业“新金主”

以融资租赁公司为主的金融船东大步入市,已经成为世界航运业内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2017年中国租赁公司放款额超过120亿美元,预计今年也将维持100亿美元以上的规模,这意味着其每年订下了数百艘船的订单。银行系租赁公司疯狂进入市场,我认为未来的投资会非常悲剧。在近期举办的一场行业会议上,上海某大型券商交运物流资深高级分析师直截了当地表态。近两年来,航运市场复苏,一大批融资租赁公司杀入船舶租赁,不少租赁

供应链金融“骑着驴找驴”经济理论

供应链金融骑着驴找驴经济理论(LookingforthedonkeywhilesittingonitSCFtheory)骑着驴找驴这个词儿,今天上午一下子从我脑子里蹦了出来,时间是:2019年7月12日,坐标是:亚洲-中国-济南-高新区-我的办公室。小时候,母亲给我讲的故事大概是这样:有个人去赶集,回家找不到他的驴了,很着急,又回集市上去找,摊贩告诉他,你的驴不是被你骑着嘛。这个故事形容愚昧顽固的

上海金融法院:基金参与“场外配资”、投资“伞形信托”,合同无效

上海金融法院在某判决中认定涉及伞形信托投资理财的相关协议无效,笔者针对二审法院的【本院认为】部分和一审法院的判决部分作相关剖析,同时对该案的全貌作简要梳理。上海金融法院认为:…………第三,2015年4月2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中国证监会通报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开展情况》(笔者注:见文末),该文明确证券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

 

“京东金融”与“厦门国金”——“ABS云”服务新蓝海的倚天屠龙

金秋九月,分别由厦门国金和京东金融推出的两场重磅ABS云发布会标志着国内资产证券化发展开启了新方向。荣幸的是,引领这场变革的两家先行机构主要负责人曹彤先生和孙鑫先生均是交大高金固定收益俱乐部的成员。ABS云平台是国内资产证券化服务领域的新方向。该类平台旨在搭建ABS生态圈,同时囊括发起人、SPV、投资人、资产服务机构、律师事务所、资金托管机构、信用评级、增信机构等所有参与主体;并借助该类平台,输出

解密:苏宁金融为何成为苏宁足球背后的“金主”?

2016中超开幕战上,苏宁金融成为江苏苏宁队球衣背后广告主要赞助商,成为球队背后的金主,通过集团大战略与足球产业结合,一步一步打造自己的互联网金融帝国。足球皇帝贝肯鲍尔曾说过的一句话:在绿茵场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黄金。随着淘宝、苏宁的涌入,电商资本逐渐取代房地产商成为中超的主要力量。中超IP炙手可热足球成为下一个能赚钱的产业当前,中国经济整体下行,反经济周期创业兴起。类似于口红效应,经济下行,娱

产业发展“企业+农户”新模式老农家打造“绿色餐饮”产业链

口播: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但接二连三爆出的食品安全问题,却让大家对如何吃的放心越来越感到困惑,也让曾经火爆的餐饮行列面临困境。湖南老农家生态餐饮管理公司紧紧围绕绿色餐饮理念,发展企业+农户的新型餐饮模式,打造我市餐饮行业的新标杆。解说:这里是禾青镇炉竹跑山鸡场,负责人段光裕从事养鸡行列已经很多年了。他告诉记者,过去自己的鸡场一直是小规模散养,每年活没少干,挣得钱也不多。同期:炉竹跑山鸡场老板段光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