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磅!银保监会首发商业保理监管文件
重磅!银保监会首发商业保理监管文件
发布来源: 保理法律研究 发布时间:2020-01-07


作者:林思明 郑宪铭

2019年10月22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印发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自2018年5月商业保理公司正式划入银保监会监管以来,各地金融办陆续发布相关管理办法及系统上报要求等规范性文件,但银保监会自行印发关于商业保理企业的监管文件的,尚属首次。从此通知中,可以把握银保监会对商业保理企业监管的大致方向及脉络,对商业保理企业的合规经营具有重大意义。本文作者结合这些年服务商业保理企业的经验及政策,对通知进行如下简单解读。


一、合规经营


1、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助力中小企业融资


应收账款融资系商业保理的重要职能之一,且在我国目前的保理业务来看,供应商从事商业保理业务的,主要还是将商业保理作为融资工具。近年来,脱实向虚成为我国金融体系中的最大痛点,相当一部分资金在虚拟经济中空转,融资难、融资贵成为困扰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顽瘴痼疾。自2018年来,为解决金融成为“空中楼阁”,偏离其本质作用的问题,银保监会等监管机构连续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等规范性文件,对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作出监管要求。同样,商业保理作为重要的融资工具,此次通知中,银保监会强调商业保理应当回归本源,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中小企业由于自身资信较差、缺乏可抵押的固定资产,在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嫌贫爱富”的背景下,一直面临“融资难”的问题,这也是我国经济发展道路上的一大顽疾。近些年一直在推动普惠金融,帮助中小企业融资,商业保理本身的定位也是普惠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且众多中小企业的大量资产为应收账款,正契合商业保理的业务逻辑。早在2017年,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已撤销)就联合发布了《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工作方案(2017-2019年)》(银发[2017]104号),方案中将参与应收账款融资的商业保理公司的数量快速增加作为主要目标之一,并要求商业保理公司要专注于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服务。此次通知中,再次强调商业保理应当积极转变业务模式,提高正向保理业务比重,惠及更多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

另外,通知强调商业保理公司应当重点支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方向、主业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有市场竞争力的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企业,这也是与我国近些年供给侧改革、产业升级等重要政策遥相呼应的。

本文作者认为,上述监管意见系对商业保理企业监管的原则,在把握上述原则的前提下,开展保理业务。在前些年监管较弱的情况下部分保理公司所做的基于受让小贷公司借款形成的应收账款等类似业务,大概率会被监管机构认定为偏离商业保理的本源。后续商业保理企业的业务方向应当围绕实体经济,选择有前景、有竞争力的行业,深度嵌入产业链上下游,这样既能够让自身熟悉行业把控风险,也可切实做到服务实体经济、助力中小企业融资。


2、服务范围及内部制度建设


同以往的监管办法相同,商业保理企业的服务范围为保理融资、销售分户(分类)账管理、应收账款催收及非商业性坏账担保。同时可以经营资信调查评估、与商业保理相关的咨询服务。值得注意的,商业保理公司在提供保理融资、销售分户账管理、催收及坏账担保的,必须是以受让真实的应收账款为前提。


通知同时提到,商业保理公司应当完善自身公司治理、健全内部控制制度和风险管理体系,建议各商业保理公司根据自身内部职责、部门划分,尽快建立公司内部管理制度,从业务管理、业务评审、资金投放、保后管理、档案管理等各个角度完善自身制度化建设,把控公司风险,也是合规经营之要求。

3、违规经营行为


本次通知以列举的方式对商业保理公司经营红线进行了规定,包括:


(1)  吸收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2)  发放贷款或受托发放贷款。值得注意的是,通知第三条规定,商业保理公司提供保理融资服务的前提系基于受让真实交易的应收账款,因此商业保理公司应当注意业务合规性,不可脱离应收账款从事融资行为。
(3)  专门从事或受托开展与商业保理无关的催收业务、讨债业务。商业保理公司可以在受让应收账款的前提下从事应收账款催收业务,但其不得脱离保理业务,专门从事催收、讨债业务。
(4)  通过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资产管理机构及私募投资基金等机构融入资金。


之前上海金融办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本市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等三类机构规范健康发展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的若干意见》中规定商业保理公司不得通过未经国家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或颁发相关经营许可)的机构直接或间接向社会公众融资。包括但不限于不得通过P2P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及各类地方交易场所、非持牌资产管理机构、私募投资基金等机构,以债权(或收益权)转让、资产管理计划等方式向社会公众融资。


此次通知关于此部分的规定相对于上海地方管理办法更加严格,此次通知明确保理公司不得通过P2P、地方交易所、资产管理机构、私募基金以任何方式融入资金,且无论是否面向社会公众,均不可进行融资。


(5)  与其他商业保理企业拆借或变相拆借资金
虽然最高院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将企业之间因实际经营需要偶尔相互的拆借行为予以认可,但通知禁止商业保理公司之间进行资金拆借。但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商业保理公司之间进行资金拆借不等于禁止保理公司之间进行再保理业务。资金拆借系保理公司之间单纯的借贷行为,而商业保理公司之间的再保理业务系双方以应收账款转让为前提,由再保理公司为保理公司提供再保理服务。


(6) 基于不合法基础交易合同、寄售合同、权属不清的应收账款、因票据或其他有价证券而产生的付款请求权等开展保理融资业务


通知明确对于基于“不合法基础交易合同”、“寄售合同”以及“权属不清”的应收账款,不得开展保理融资业务。“不合法基础交易合同”系指违反我国法律规定的合同,如私自买卖文物等合同;“寄售合同”系指委托人委托代理人对第三方进行销售的合同;“权属不清”的应收账款,我方认为当应收账款上存在权利负担,或应收账款已转让至第三方的情形下,均属于“权属不清”。保理公司在碰到上述类型的应收账款的,应当谨慎开展业务。


另外,同之前天津市金融办印发的《天津市商业保理试点管理办法》规定的,保理公司所受让的应收账款,不包括因票据等有价证券产生的付款请求权。


4、融资渠道


通知规定了商业保理公司可以通过银行、非银金融机构、股东借款、债券、再保理等渠道进行融资。在融资方面,我方认为保理公司应当注意以下“红线”:(1)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集资诈骗;(3)非法发行证券;(4)基金、(5)P2P、(6)各类地方交易所、(7)通过各类资产管理公司吸收公众资金等其他违法违规融资方式。


二、监督管理


1、监管要求


通知要求商业保理企业应当符合如下要求:
(1)  受让同一债务人的应收账款,不得超过风险资产总额的50%;
(2)受让以关联企业为债务人的应收账款,不得超过风险资产总额的40%;(3)将逾期90天未收回或未实现的保理融资纳入不良资产管理;
(4)  计提的风险准备金,不得低于融资保理业务期末余额的1%;
(5) 风险资产不得超过净资产的10倍。


在目前的频繁发生逾期、爆雷的市场环境下,部分集团公司设立的保理公司仅围绕集团内部叙作保理业务,也有部分保理公司基于线上平台,仅就某一核心企业的应付账款叙作业务。因此上述第1、2款对此类保理公司将产生巨大影响。


本文作者认为,面临上述合规问题的保理公司,长远来说,应当是走向市场,面对更多的核心债务人叙作保理业务。但当务之急,为满足合规要求,可选择与行业内其他优秀保理公司合作,借助对方的对其他行业的风控优势,互相合作,相互推荐优质资产,或通过再保理的方式,降低同一债务人或关联企业应收账款的比例,以达到合规要求。


另外,风险资产仍然是以前的10倍杠杆要求。

2、金融局监督管理


通知要求各地金融局对商业保理公司的财务、业务进行重点分析,评价公司内部治理、控制、风险管理措施,要求商业保理企业定期报送会计、统计报表以及经营管理的材料。同时推进现场检查,加大检查力度。


建议各保理公司管理好内部档案,并健全制度,以应对金融局的现场检查。

3、报告义务


通知规定,商业保理公司在发生下列事项后10个工作日应当向金融局报告:
(1)  单笔金额超过净资产5%的重大关联交易;
(2)  单笔金额超过净资产10%的重大债务;
(3)  单笔金额超过净资产20%的或有负债;
(4)  超过净资产10%的重大损失或赔偿责任;
(5)  重大待决诉讼、仲裁。


特别是对于依托集团公司产业上下游的保理公司,应当注意上述第一项的报送义务。


三、分类处置


通知将保理公司分为正常经营、非正常经营和违法违规经营三类。


其中非正常经营系指经排查后“失联”、“空壳”等异常经验企业。建议“失联”、“空壳”商业保理公司与当地金融局联系,并按照金融局的指导进行整改,推进内部组织架构搭建、人员引进、制度建设,并推动实际业务。若非正常经营企业拒绝整改或者验收不合格的,将面临被纳入异常经营名录,并由金融局劝导申请变更企业名称、业务范围、自愿注销或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


违法经营系指违反法律法规和此次通知的企业,建议大量业务在合规边缘的商业保理公司加紧整改,调整业务方向。若违法违规情节较轻的,将被纳入监管名单。若验收不合格或违法违规严重的,将面临处罚或取缔。


四、市场准入


此次通知明确在市场准入办法出台前,各地金融局需要协调市场监管部门严控保理公司登记注册。并从全国布局,严格控制商业保理企业变更注册地址,禁止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变更注册地址。


而且对于想要通过变更股权收购保理公司的,此次通知明确需要对新股东背景实力、入股动机、入股资金来源加强审查,并且要求新股东以自有资金收购保理公司,严禁新股东以债务资金或委托资金等非自由资金入股保理公司。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在保理行业市场准入规定未明确前,想要新设立保理公司、收购保理公司,将面临较高的背景、资金及合规要求。


五、监管力度加大


特别地,通知规定各地金融局应当建立专职监管员制度,在银保监会颁布的规则之下,将监管落实到实处。


且通知要求各地金融局推动商业保理行业清理规范工作领导小组,此通知再次明确了对行业的洗牌及清理,并要求在2020年6月末前完成清理规范工作。


六、优化营商环境


本次通知不仅对商业保理公司自身合规要求及行业清理作出规定,在优化营商环境的大背景之下,通知同时提到了优化保理公司营商环境的利好规定。包括金融局需要推动风险补偿、奖励、贴息政策,鼓励银行保险机构与监管名单内保理公司进行合作,助力保理公司开展国际业务等。


七、结语


自商业保理在我国起步到如今,商业保理行业经历了萌芽、起步、快速生长、遭到巨大市场风险等阶段,商业保理行业的监管及引导日渐加强,通知以行业整顿,消除乱象,回归本源并支持合规保理公司,优化合规经营保理公司的营商环境为精神,对具体事项作出了相关规定。作者相信商业保理行业能够在经本轮整顿后,更好的发展,更贴近其本质,更好的为我国经济建设贡献自身的力量。


附全文:


盈科保理律师团队

专注于分享保理法律研究成果

       【团队二维码】                【林思明二维码】

                        

盈科保理律师团队,由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林思明律师领衔,是国内最早也是目前唯一专注于保理法律服务的律师团队。目前担任全国范围内100余家大型商业保理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多个银行的保理法律顾问,担任国内所有保理行业协会的顾问。团队专注于保理行业,主要服务范围为:保理风控体系建制、保理风险管理培训、常年法律顾问、保理资产证券化、保理争议解决等。


团队在国内首创“1+N+X”的服务模式,即:“1”为上海总部团队,作为全国的科研中心及后台服务中心,全国客户90%以上的服务工作由上海总部团队完成,确保全国所有客户均可享受到最专业的法律服务;“N”为北京、深圳、重庆、厦门四个直属团队,分别负责华北、华南、西南、东南四大片区,“N”负责当地客户现场服务以及市场拓展;“X”指直属团队未覆盖的盈科各地分所设立的“盈科保理业务中心”,充分发挥盈科数千名律师的客户资源,为盈科保理客户输送优质保理资产,并且为盈科保理客户在当地的业务发展提供专业支持。



联系我们

上海总部:林思明律师(全球合伙人)

手机:

邮箱:

华北团队(北京):项鑫律师

手机:

邮箱: ;

华南团队(深圳):张谨星律师(高级合伙人)

手机:

邮箱: ;

西南团队(重庆):汪伟律师(高级合伙人)

手机:

邮箱:

东南团队(厦门):蔡瑜婷律师

手机:

邮箱:

西北团队(西安):郝佩佩律师(高级合伙人)

手机:

邮箱:h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