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信报专栏]孙明春:不要与联储作对?
发布来源: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 发布时间:2020-06-24

3月下旬以来,美股在暴跌之后出现了V-型反弹,道琼斯与标准普尔500指数几乎收复全部失地,而纳斯达克指数则创出历史新高。这背后既反映了投资者对美国经济重启与复苏的期望,更反映了美联储“无限量宽”政策给投资者的激励。俗话说,“不要与联储作对(Don’t fight against the Fed)”!许多投资者都是被这句话所鼓舞,在联储推出“无限量宽”政策之后,迅速忘却了数月前美股屡次熔断所造成的心理创伤,再度投入到如火如荼的“防踏空之旅”中。

的确,金融市场的投资者与联储作对是不明智的选择。尤其是在十多年前“量化宽松”政策出台之后,联储可直接入市购买因流动性缺失而价格承压的金融资产,无论有多少遭到抛售,联储都可以通过(无限)扩张其资产负债表来接货,因此投资者与联储作对必输无疑。而这一次,联储更是直接明了,明确此轮“量化宽松”是无限的(unlimited),并立即用实际行动向市场证实了这一点:在短短3个多月里,联储将其资产负债表从4.2万亿扩大到7.2万亿美元,增幅达3万亿美元,超过世界第五大经济体英国2019年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2.8万亿美元)。

联储的行动坚定了投资者对资产价格上涨的信心,甚至令很多人担心会“踏空”。在“无限量宽”政策下,无论联储最初购买的是国债、股票、还是信用债,最终这些流动性都会造成更广泛的资产价格(或消费物价)上涨。与其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去追,精明、前瞻的投资者当然会选择现在动手。由于这一预期强大,鲜有投资者敢“与联储作对”。

虽然投资者与联储作对胜算不大,但联储此次推出“无限量宽”政策时却面临一个更庞大、更可怕的对手:实体经济。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时,联储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来迎战一场因金融机构破产倒闭带来的流动性危机和金融条件紧缩,成功地避免了将实体经济拖入旷日持久的“资产负债表衰退”。而今天,联储所面临的则是新冠疫情冲击所导致的金融市场暴跌、流动性危机、及实体经济因防疫隔离而出现的骤然停滞。目前看,联储的“无限量宽”政策已成功化解了金融市场暴跌与流动性危机(或至少赢了“第一个回合”),但就改善实体经济的表现而言,其胜算似乎不大。

众所周知,这场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是全球性的。今年一季度,全球前十大经济体中已有九个陷入衰退,其中美国经济下滑4.8%(环比折年率)。过去三个月里,美国初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累计已超过4000万人。虽然联储已将资产负债表扩大了3万亿美元,美国政府也推出了约3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措施,但根据亚特兰大联储的最新预测,二季度美国的实际GDP还将下滑45.5%(环比折年率)。

虽然投资者都在憧憬美国经济重启和之后的复苏,但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成功地研发出疫苗或有效的治疗手段之前,美国(乃至全球)经济的复苏会相当坎坷。一方面,一旦经济重启,疫情大概率会卷土重来,很有可能迫使美国经济再次陷入停顿;另一方面,在经历了大规模的失业和收入冲击之后,即使疫情得到控制,企业与家庭破产、银行坏账上升、金融体系遭受创伤都是难免的。再加上近期美国国内治安混乱,社会动荡,总统大选在即,中美关系扑朔迷离,很难想象企业家或跨国公司会在当前形势下扩大投资、增加雇员。因此,期待美国经济在今年底甚至明年中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是很不现实的。

放眼全球,新冠疫情的扩散并未减缓,而是在加速。截至到6月19日,全球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840万人,累计死亡人数超过45万人。虽然疫情在欧洲发达国家已暂时得到控制,但在巴西、俄罗斯、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却有失控的迹象。美国是个“大国经济”,其经济受任何其他单一经济体的影响较小,但鉴于新冠疫情冲击了几乎全球每一个国家,其总合的经济影响仍不容忽视。尤其是一批新兴市场经济体如因经济衰退而出现汇率贬值、偿债困难、金融危机的话,作为债权人或投资者的美国金融机构和跨国公司也必然被殃及,这对本已脆弱的美国经济与金融体系来说都将是雪上加霜。

在这种情况下,金融市场的投资者若选择不与联储作对,就意味着他们要与实体经济作对。如果联储在与实体经济的战役中败下阵来,投资者的胜算又有多大呢?如果联储在与实体经济的这场战役中不择手段、变本加厉,很可能加剧世人对美元价值和地位的担忧。果真如此,联储的“无限量宽”政策很可能得不偿失。金融市场的投资者向来是机会主义者,届时他们真的不会与联储作对吗?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推广

相关资讯

随机资讯

相关推送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信报专栏林涌中资投行ESG与可持续金融领域大有可为

最近几年,ESG(即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责任投资及可持续金融(sustainablefinance)在全球愈益深入人心,已成为国际主流金融机构不可或缺的投资理念和经营原则。欧美金融机构在这些领域起步较早,亚洲相对落后,但近两年也奋起直追,进步迅速。中资金融机构虽已涉足,但主要局限于买方的资产管理机构,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欧美客户(资产委托方)对ESG责任投资的需求和压力。目前,中资投行在ESG与可持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信报专栏開通「深港通」中港全面互聯互通

「滬港通」開通,標誌着內地與香港資本市場開始進入互聯互通時代。去年11月17日,「滬港通」正式運行,每天235億元人民幣的額度,其中上海130億元,香港105億元,全年總額度5500億元,投資者限制50萬元保證金門檻,可買賣股票836隻,其中上海568隻,香港268隻。從此兩地資本市場通過「滬港通」的管道連通起來,雖然存量依然,但流量每日都在更新,猶如水池連體,聯動必然。「滬港通」開通不久,內地宣

香港中国金融协會信报专栏马骏一带一路绿色投资缘起与机遇

一帶一路的綠色投資最近開始成為金融界、投資界的熱門話題。最近,生態環保部發起成立了綠色一帶一路國際聯盟,32家國際大型機構簽署了由中英兩國共同發起了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光大集團宣布成立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基金,許多中外金融機構和企業開始研討如何加大對一帶一路國家綠色投資的戰略,一批第三方咨詢機構開始為參與帶路投資的金融機構和企業提供環境風險評估等服務。本文就一帶一路綠色投資的緣起、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信报专栏人民幣將「入籃」國際化里程碑

如無意外,人民幣將在11月30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董會討論後,將會成為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第五種貨幣。IMF總裁拉加德本月13日表示,技術評估認為人民幣滿足了「可廣泛使用」貨幣的要求,自己支持工作人員的建議,將其納入SDR。這一聲明使得人民幣月底「入籃」基本已成定局(註:新籃子從2016年10月開始有效)。SDR這個因為人民幣而被全球市場廣泛關注的概念,之前在經濟學界也是知者甚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信报专栏巴曙松独特的大湾区制度环境创造出跨境融合与互联互通的新格局

一、当前粤港澳大湾区正处于向创新工业、开放经济升级转型的关键阶段从产业结构看,中国香港与澳门服务业占GDP比重已超过90%,珠三角九市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由2005年的46.3%持续提升至2018年的57.2%,第二产业中高技术制造业增速明显快于第二产业整体增长,形成了较为先进、完整的制造业产业链。从研发投入看,珠三角九市研发支出占GDP比重的均值由2010年的1.7%提升至2017年2.6%,其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与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联合举办“香港资本市场展望”研讨会

6月9日下午,由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与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联合主办、建银国际协办的香港资本市场展望研讨会在香港中环建设银行大厦举行。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主席、建银国际董事长兼总裁胡章宏出席并致欢迎辞,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会长、交银国际首席执行官谭岳衡致辞。会议由香港中国金融协会副主席、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永远名誉会长、国泰君安国际主席兼行政总裁阎峰主持。会议围绕近期香港资本市场部分外资投行退出,中资金融机构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