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公国际:融资租赁行业监测监管新规有助提升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大公国际:融资租赁行业监测监管新规有助提升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发布来源: 大公国际 发布时间:2020-10-09



监管政策:银保监会制定了《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点评】融资租赁公司新规的出台进一步拉近融资租赁公司与金融租赁公司的监管要求,有助于消除融资租赁行业长期分割监管的不利影响,完善经营规则,推动行业回归本源,对行业长远的平稳健康发展具有正面信用影响。


监管政策:银保监会发布《金融租赁公司监管评级办法(试行)》。


【点评】监管评级办法为强化分类监管提供了制度支撑,有利于提升金融租赁公司监管效能,促进金融租赁公司迈向高质量发展,持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新发债券:本期新发163只债券,共募集资金1,296亿元;发债只数及发债企业家数均有所上升,但新债发行规模有所下降;融资利差整体明显收窄,短期融资成本分化程度进一步扩大,部分信用质量较好的融资租赁企业融资成本出现负利差。


债市波动:本期有73只融资租赁企业的债券价格波动大于5%,部分融资租赁企业出现负面信用状况,相关债券价格波动较大。


债务到期:本期30家融资租赁企业合共97只债券到期,到期本金合计946.5亿元,其中无大公国际评级的融资租赁企业债券到期。


行业数据:受突发疫情的冲击以及银行业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所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末,我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环比下降2.8%,业务总量继续下降。


评级调整:本期有5家融资租赁企业的公开级别变化,企业下调级别或负面展望的占比较多,信用质量进一步分化。


一、监管政策


(一)银保监会制定了《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为进一步加强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规范经营行为,防范化解风险,促进行业有序发展,银保监会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定的职责分工于2020年5月26日制定了《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融资租赁公司新规”)。


融资租赁公司新规的出台进一步拉近融资租赁公司与金融租赁公司的监管要求,有助于消除融资租赁行业长期分割监管的不利影响,完善经营规则,推动行业回归本源,对行业长远的平稳健康发展具有正面信用影响。


在商务部于2018年发布通知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银保监会之前,融资租赁行业主要依据两大监管办法,分别为商务部于2013年9月制定出台《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和原银监会于2014年3月发布的《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两大监管办法长期存在监管分割、行业监管套利等问题(参见表1)。



本次制定的融资租赁公司新规共六章五十五条,主要包括总则、经营规则、监管指标、监督管理、法律责任及附则等,进一步拉近融资租赁公司与金融租赁公司的监管要求,其中包括新设置了与《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相对应的监管指标内容,例如:固定收益类证券投资业务比例、杠杆倍数、业务集中度、客户关联度等约束指标,相关内容有助于消除融资租赁行业长期分割监管的不利影响,弥补短板,完善融资租赁行业的经营规则。另一方面,融资租赁公司新规针对行业现存的“空壳”、“失联”企业较多等问题,提出了清理规范要求,且在行业监管方面进一步明确中国银保监会和地方政府的职责分工,并对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日常监管提出了具体要求,完善监管协作机制、非现场监管、现场检查、监管谈话等内容。此外,融资租赁公司新规将过渡期由原来征求意见稿的不晚于2021年末更改为原则上不超过三年,同时允许省级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根据特定行业的实际情况适当延长过渡期安排。


制定融资租赁公司新规是贯彻落实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完善我国融资租赁行业监管制度的重要举措,融资租赁公司新规的出台将有利于统一行业监管规则,补齐监管制度短板,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并进一步推动融资租赁行业回归本源,对行业长远的平稳健康发展具有正面信用影响。


(二)银保监会发布《金融租赁公司监管评级办法(试行)》


为健全和完善金融租赁公司监管制度体系,强化分类监管,推动金融租赁公司持续健康发展,银保监会于2020年6月30日发布《金融租赁公司监管评级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监管评级办法”)


监管评级办法为强化分类监管提供了制度支撑,有利于提升金融租赁公司监管效能,促进金融租赁公司迈向高质量发展,持续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监管评级办法共五章二十四条,主要包括总则、评级要素和评级方法、评级操作规程、分类监管、附则等五部分,从总体上对金融租赁公司监管评级工作作出安排(参见表2)。



监管评级办法对金融租赁公司监管评级要素主要包括资本管理、管理质量、风险管理、战略管理与专业能力四个方面,同时针对金融租赁公司发生重大涉刑案件等特殊情形设置了相应评级调降条款。金融租赁公司监管评级分为银保监会派出机构初评、银保监会复核、反馈监管评级结果、档案归集等环节,年度评级工作原则上应于每年5月底前完成。监管评级结果分为1级、2级(A、B)、3级(A、B)、4级和5级共5个级别7个档次,监管评级结果级数越大表明级别越差,越需要监管关注。金融租赁公司的监管评级结果是监管机构衡量公司经营状况、风险程度和风险管理能力,制定监管规划、配置监管资源、采取监管措施和行动的重要依据。监管评级办法的发布和实施进一步完善了金融租赁公司监管规制,为强化分类监管提供了制度支撑,有利于提升金融租赁公司监管效能,促进金融租赁公司迈向高质量发展,持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二、本期行业债券市场情况


(一)新发债券统计


本监测周期内新发163只债券,共募集资金1,296亿元;融资租赁企业发债只数及发债企业家数均有所上升,但受行业租赁业务总量继续下降所影响,新债发行规模有所下降。


本监测周期内,融资租赁企业新发163只债券,其中2020年第二季度发行86只债券,环比增加2只,同比增加7只;本期发行总额1,296亿元,其中2020年第二季度发行619.8亿元,环比下降12.46%,同比下降10.58%。大公国际认为,融资租赁企业发债只数及发债企业家数均有所上升,但发行规模有所下降,主要是受行业租赁合同总量继续下降所影响。本期发行债券类别涉及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定向工具、公司债和金融债,从发行总金额和从发行数量计均以短期融资券为主。本期发债企业共计47家,其中28家发行人级别为AAA。本期发债企业名单见附件。


2020年以来整体融资环境持续改善,融资租赁企业的融资利差明显收窄,但短期融资成本分化程度进一步扩大,部分信用质量较好的融资租赁企业融资成本出现负利差。


从融资成本来看,2020年第二季度主体级别为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3年期债券的平均利差为111.14bps,较2020年第一季度增加1.87bps;主体级别为非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3年期债券的平均利差为205.84bps,较2020年第一季度收窄23.56bps。


2020年第三季度(截至8月末)主体级别为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3年期债券的平均利差为86.23bps,较2020年第二季度收窄24.91bps;主体级别为非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3年期债券的平均利差为123.23bps,较2020年第二季度大幅收窄82.61bps(参见图1)。


大公国际认为,2020年以来持续改善的融资环境,带动了融资租赁企业的融资利差明显收窄。从数据上来看,AAA与非AAA的融资租赁企业的平均利差差距由2020年第二季度的94.7bps拉近至2020年第三季度(截至8月末)的37bps,主要是由于非AAA融资租赁企业的债券发行数量有所减小,且近期成功发行债券的非AAA融资租赁企业质量相对较好,因此拉近了两者发行时的平均利差差距。



从270天票据票面利率来看,2020年第二季度主体级别为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270天票据的平均利差为33.42bps,较2020年第一季度收窄26.48bps;主体级别为非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270天票据的平均利差为225.97bps。

2020年第三季度(截至8月末)主体级别为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270天票据的平均利差为-16.76bps,即平均发行利率低于同期中债国开债到期收益率;主体级别为非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270天票据的平均利差为176.13bps,较2020年第二季度收窄49.84bps(参见图2)。其中,发行利率低于同期中债国开债到期收益率的融资租赁企业,主要为行业龙头企业以及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为中央国有企业的融资租赁企业。



(二)债市波动


部分融资租赁企业出现负面信用状况,相关债券价格波动较大。


本监测周期内有73只融资租赁企业的债券价格波动大于5%,以公司债居多,期内最高价与最低价差介于5.05%~25.13%之间,其中63只债券价格出现较大波动主要因为在本监测周期内进行了付息。


部分融资租赁企业债券价格波动较大的情况如下:本监测周期内,“19西藏租赁债01”于7月30日估价净价波动大于14%,波动日前后西藏金租主体评级变更、被列入评级观察名单、中债隐含评级下调等。“18渤金04”分别于5月18日及7月1日价格波动大于9%,“15渤租01”于7月6日价格波动大于9%,波动日前后渤海租赁分别发布业绩公告、招开股东大会、推迟评级、预告业绩亏损等。


(三)债务到期情况


本监测周期内有30家融资租赁企业合共97只债券到期,到期本金合计946.5亿元(参见表3)。其中,57只超短融到期本金合计377.2亿元,13只金融债到期本金合计292亿元,12只定向工具到期本金合计115亿元,7只公司债到期本金合计102.9亿元,3只中期票据到期本金合计12.4亿元。本期无大公国际评级的融资租赁企业债券到期。



三、本期行业情况


(一)行业数据


受突发疫情的冲击以及银行业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所影响,我国融资租赁企业业务总量继续下降。


2020年第一及第二季度,我国融资租赁企业数量增长大幅放缓,租赁业务总量整体继续下降。大公国际认为,企业数量增长放缓主要是受融资租赁公司新规针对行业现存的“空壳”、“失联”企业较多等问题提出清理规范要求所影响,而租赁业务总量继续下降主要受突发疫情的冲击以及银行业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所影响。


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末,我国融资租赁企业(不含单一项目公司、分公司、SPV公司、港澳台当地租赁企业和收购海外的企业)总数约为12,151家,较上年末增加21家。其中,我国金融租赁公司总数为71家,较上年末增加1家;内资租赁公司总数为409家,较上年末增加6家;外资租赁公司总数约为11,671家,较上年末增加14家(参见图3)。



在业务规模方面,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我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64,680亿元,较上年末下降2.80%(参见图4)。



(二)评级调整


本期融资租赁企业下调级别或负面展望的占比较多,信用质量进一步分化。


本监测周期内有5家融资租赁企业的公开级别或展望发生变化,分别为:山东晨鸣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鸣租赁”)展望调整为负面、西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金租”)下调级别至A+及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中信富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富通租赁”)下调级别至AA-及展望调整为负面、中建投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投租赁”)上调级别至AAA和大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租赁”)上调级别至AAA。



根据《山东晨鸣融资租赁有限公司2020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认为晨鸣租赁面临外部融资环境或有变差趋势,且因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鸣纸业集团”)计划聚焦造纸业主业、对晨鸣租赁进行剥离,晨鸣纸业集团对晨鸣租赁的支持力度未来或有所下降;同时,晨鸣租赁逾期资产增加,客户集中度较高,资产质量有所下降,资产规模持续收缩,盈利水平大幅下滑,融资渠道较为单一,主要依赖关联方借款,故将晨鸣租赁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根据《关于对西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主体及其公开发行的相关债券跟踪评级结果的公告》,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认为西藏金租面临大股东违约、资金被占用、同业业务出现逾期、流动性管理压力上升、盈利水平大幅下滑等问题,其偿还债务能力已明显弱化,违约风险显著上升,故将西藏金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将其主体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根据《中信富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主体及“18信通01”2020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认为中信富通租赁风险资产处置压力较大,跟踪期内营业收入无法覆盖融资成本,信用减值损失大幅增加导致其盈利持续恶化,出现大幅亏损,且净资产受大幅亏损影响被侵蚀,存在很大的资本补充压力,故将中信富通租赁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将其主体移出评级观察名单并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根据《中诚信国际关于下调中信富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的公告》,中诚信认为在中信富通租赁业绩出现大幅下滑的背景下,虽然中信富通租赁的股东拟启动对其增资流程,但增资金额及增资到位时间尚未确定,故将中信富通租赁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将其主体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并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根据《中建投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信用评级调升的公告》,中诚信认为中建投租赁具有强大的股东背景、较好的盈利水平、不断增强的资本实力以及持续优化的融资结构,故将中建投租赁主体信用评级调升至AAA。


根据《新世纪评级关于上调大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信用等级的公告》,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世纪”)认为大唐租赁股东在资金、资本补充等方面支持力度加大,有助于大唐租赁进一步提高流动性管理能力、降低负债成本及杠杆水平,也体现了大唐集团对旗下租赁板块重视程度和支持意愿的提高,故将大唐租赁主体信用等级调升至AAA。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