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理合同之基础合同真实性与合同效力认定(二)
发布时间:2020-02-14     


    各位读者大家好,供应链金融专题系列今日恢复更新,困难无法阻挡前进的脚步,法律人当自强不息。


    上一期我们讨论了应收账款的债务人以实际债权不存在作为抗辩理由的情形,若保理商构成善意,则不影响保理商债权的实现。本期我们将继续以虚假买卖合同的案例探讨保理的问题,兼讨论保理商应当如何作为以降低自身的法律风险。



案例

 


中铁物资集团新疆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乌鲁木齐钢城支行合同纠纷

(2018)最高法民申4320号

(2014)民二终字第271号

(2013)新民二初字第32号

争议聚焦

 


    中铁物资集团新疆有限公司(简称“中铁”)、广州诚通金属公司(简称“诚通”)签订买卖合同,由诚通公司向中铁供货。随后,诚通与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乌鲁木齐钢城支行(简称“工行”)签订保理协议,诚通将应收账款转让给工行,由工行提供融资信贷。


    不久之后,工行起诉请求中铁支付应收账款,中铁公司以买卖合同不存在为由质疑保理合同的效力。


审判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如果应收账款债权不真实存在,则银行保理融资合同应当认定为无效。因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共同过错导致银行保理融资合同被认定无效时,债权人与债务人应当共同向银行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各方所提证据,一审法院认定债权存在,且现有证据无法证明买卖合同不存在、或工行和诚通公司通谋制造虚假的买卖合同。

 

    一审关于“应收账款债权不存在,则保理合同无效”的思路被二审法院予以纠正:保理业务固然应当以真实、合法、有效的应收账款转让为前提,但应收账款债权得以产生的货物销售、服务提供等基础合同系存在于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保理银行并非基础合同的当事人,故基础合同无效并不当然导致保理业务合同无效。双方当事人通谋所为的虚伪意思表示,在当事人之间发生绝对无效的法律后果。但在虚伪表示的当事人与第三人之间,则应视该第三人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该虚伪意思表示而发生不同的法律后果具体来说,在债务人中铁公司以应收账款不真实为由向债权受让人工行提出抗辩时,保理业务合同是否有效取决于工行在签订保理业务合同时是否有理由相信应收账款债权真实、合法、有效,即其对债务人中铁新疆公司所主张的债权不真实瑕疵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

 

    再审法院就案情作了进一步明确:在办理涉案保理业务之前,工行以《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确认书》的形式向中铁和诚通确认了买卖合同的真实性,并审查了双方提交的买卖合同、出入库单据及增值税发票等的真实性,上述事实证明工行钢城支行足以产生合理信赖并有理由相信涉案应收账款债权真实、合法、有效。因此,即使中铁和诚通公司之间的涉案买卖合同确系虚伪意思表示,双方亦不得以此对抗作为善意第三人的工行。



芮律说法

 


    由于保理业务是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因此保理合同的核心是债权转让。继而,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事由可以延续并对抗债权受让人。


    法院对争议问题给出了较为直接的思路,即信赖利益应当得到保护,虚假的买卖合同无法对抗善意的第三人。这同时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如何认定保理商是善意还是恶意。本案再审法院认为,只要能够证明保理商在业务过程中足以产生合理信赖并有理由相信应收账款债权真实、合法、有效,则可以认定保理商为善意。在实践中,我们依然离不开对具体情况的分析和对证据的运用。


    本案还给了我们一个启发,保理商在从事保理业务的过程中,应当保持审慎的态度,以避免对方利用虚假的买卖关系逃避债务责任、损害保理商的利益。我们也将会在后续的文章中继续探讨保理商应当如何降低法律风险、维护自身债权利益。






作者简介




芮刚

    律师,仲裁员,调解员,原北京法院资深法官。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获民商法硕士学位,曾在北京法院任职多年,具有多年法院审判执行经验,审理各类案件上千件。专注于金融领域复杂争议解决,在金融、能源、不动产、公司股权等领域有丰富经验。曾应邀参加《法治进行时》、《法官说法》等节目录制,获评新浪司法频道2017年度十大法律优秀人等荣誉。





陈吟

    法学博士,专利工程师,获英国利兹大学知识产权法硕士学位,澳洲迪肯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公司法。擅长解决复杂法律问题,专业面广,具有理工科专业背景,对民商事与知识产权领域拥有独到见解。






化繁为简、以案说法,用行动捍卫公平正义
“芮 律 说 法”

关注






往期推荐




广告投放

QQ:3260268725

邮箱:rhd361@qq.com

相关资讯

随机资讯

最新资讯

保理合同纠纷中基础交易合同债务人拒绝付款的司法认定

【摘要】保理合同是以转让基础交易项下应收账款为基础,集保理融资、应收账款管理和催收、坏账担保等功能于一体的法律关系的集合。人民法院在认定案涉交易是否构成保理合同关系时,应当综合审查合同的主体要件、形式要件、基础交易真实性、应收账款转让情况等要素。根据交易的结构准确界定相关行为的法律性质。保理交易结构的核心特征在于基础交易项下应收账款的转让。放弃回购或者放弃反转让应收账款权利的无追索权保理与债权转让

保理合同纠纷:基础合同虚假,债务人是否需担责?

编者按现代商品交换中,赊销成为国际交易中进口商普遍要求的付款方式,保理作为一种基于买方信用的贸易融资方式得到迅速发展。我国保理业起步较晚,发展相对缓慢,现尚属于一种金融创新业务。但近年来,随着我国保理业的快速发展,相关的法律纠纷也在不断增加。然而,目前保理行业处于立法真空期,缺乏专门的法律规制,法院审理相关案件几乎无法可依。因此,及时总结相关审判经验,探讨如何依法合理解决保理合同纠纷案件,具有现实

民法典.合同编(草案)之保理合同章解读】之三:通知债务人,形成明保理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王兴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于2019年12月16日发布,在第三编合同第二分编典型合同第十六章对保理合同做了特别规定,本章共有九个条款。【法条规定】民法典(草案)第七百六十四条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发出转让通知的,应当表明保理人身份并附有必要凭证。第七百六十五条应收账款债务人接到应收账款转让通知后,应收账款债权人和债务人无正当理由协商变更或者终止基础交易合同,对保理人

随机资讯

刑民交叉之借款合同的效力认定

「高杉LEGAL」(微信号:gaoshanLEGAL)专注于高品质民商法实务文章的持续分享,投稿请寄:gaoshanLEGAL@163.com。刑民交叉情形下借款合同的效力认定——基于最高院相关案例的梳理作者:朱朋(上海市黄浦区检察院,微信号:zhupeng19891024)、张承儿(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硕士研究生,微信号:channelsweet)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张勇健在2013年全国高级法

商业银行与保理申请人签订的保理合同不因基础合同真实性存疑无效(最高法院出版物公布的参考性案例中确定的审判规则)

【审判规则】债权人在与债务人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后,与保理银行签订保理合同转让应收账款进行保理融资,保理银行审查后签订保理合同。因工业品买卖合同是基础交易合同,其与保理合同相对独立,保理合同转让的应收账款虽然来源于基础交易合同,但基础交易合同的效力并不当然影响保理合同的效力。所以保理银行能够证明应收账款存在的,且保理合同内容系双方自愿且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下,保理合同有效。此时,债务人应承担偿还责任

保理合同终成“有名合同”

文/陕西融德律师事务所杜城怀保理融资是一种新兴的融资方式。保理合同涉及原债权人与原债务人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保理商与原债权人之间的借款(融资)合同关系,保理商与原债务人之间继受的债权债务关系,以及上述法律关系中的各种担保,是一系列合同的组合体,在案由分类上尚属于无名合同。但是,最近在的民法典草案中,正式把保理合同纳入其中,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保理合同变为有名合同,对保理业务将会产生重大影响。一、

资讯评价
经典 | 垃圾
资讯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