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债权转让专题(二)——《民法典》新增之保理合同
债权转让专题(二)——《民法典》新增之保理合同
发布来源: 骞翊无忧 发布时间:2020-11-12

据国际保理商联合会(FCI)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的保理业务量惊人的达到了25,980亿美元,其中中国的保理业务量为4055亿欧元,市场总额高达到3万亿人民币,2018年数据统计显示我国保理业务总量已稳居世界首位,占比达到20.3%。

《民法典》新增了保理合同内容,对保理合同的定义、内容、形式进行了明确,确定了保理合同的定义,明确了保理合同的内容,还对虚构应收账款的效力、转让通知的主体和方式、基础合同变更的效力、有无追索权的保理人的不同权利、应收账款转让登记的效力等问题都进行了规定,从法律层面构建了保理合同的基本框架,为司法审判提供了规范依据。



关于保理合同
01
法条概念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一条,保理合同是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保理人提供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

02
保理合同的标的

保理合同的标的是应收账款,一般产生于买卖合同中,是出卖人和买受人之间产生的债权债务,应收账款的债权人为出卖人;对应的买受人为应收账款的债务人。保理人受让的是应收账款债权人所有的债权。

03
保理人的通知义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四条规定,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发出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的,应当表明保理人身份并附有必要凭证。一般债权转让中的通知义务由债权人承担,而在保理合同中,则是由保理人承担了对债务人的通知义务

04
保理合同涉及的法律关系

保理合同涉及三层法律关系,以无追索权的保理合同为例,简要分析:

第一层法律关系出卖人与买受人之间签署买卖合同,出卖人交付货物而买受人未支付货款,形成了出卖人的应收账款。

第二层法律关系出卖人即应收账款债权人与保理人之间签署保理合同,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人,同时保理人支付对价,并可以附条件约定采取有追索权保理或无追索权保理的方式。

第三层法律关系保理人取得应收账款债权人基于买卖合同获得的合同债权,通知买受人债权转让的事实,向买受人主张货款。

05
保理合同中的兜底条款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九条系保理合同的兜底条款,对于保理合同无规定的,适用债权转让的有关规定。



保理合同与一般债权转让的区别
01
有追索权的保理合同与一般债权转让


(1)保理人的选择权

①一般债权转让中,债权受让人取得转让的债权后,没有选择权,只能向债务人主张债权。

②有追索权的保理合同中应收账款到期后,保理人有两种选择主张自己的权利:一选择债权人,向应收账款债权人主张返还保理融资本息或者回购应收账款债权;二选择应收账款债务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约定有追索权的保理人,可以在债务到期后视实际情况选择合同履行的相对人,以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保理人的返还义务

①一般债权转让中,债权受让人取得转让债权的对价与受让所取得的债权并不挂钩,即便是无对价转让,也不影响债权受让人对债务人的全部利益归属自己。

②有追索权的保理合同中,依据《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七条,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在扣除保理融资本息和相关费用后有剩余的,剩余部分应当返还给应收账款债权人。

02
无追索权的保理合同与一般债权转让

依据《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七条,当事人约定无追索权保理的,保理人应当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保理人取得超过保理融资本息和相关费用的部分,无需向应收账款债权人返还。本条规定与一般债权转让的相关规定相同,并无特别之处。



保理案例再现

2016年,某甲银行与某乙快印公司签订了《国内保理业务合同》,约定某甲银行向某乙快印公司提供有追索权的明保理服务,向某乙快印公司提供人民币3亿元的融资额度。之后,某甲银行向债务人某丙青岛公司进行通知,并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权属统一登记平台上对上述应收账款的转让事实进行了登记。但在付款期限届满后,债务人某丙青岛公司未按时付款,故某甲银行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某乙快印公司偿还到期的保理融资本金及利息,判令某丙青岛公司偿还已到期的应付账款及利息,某乙快印公司与某丙青岛公司合计偿还的总额以本金以及相应的利息、罚息、复利为限;同时基于保证合同和相应的应收账款质押合同,向相应主体提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以及要求对相应应收账款(与保理合同所涉的应收账款并非同一应收账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该案属于典型的保理合同纠纷案件,但因为当时保理合同不属于典型合同,人民法院在确定的案由只能是金融借款合同、保证合同、质押合同纠纷案。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不仅是案由的确定,还涉及到管辖法院如何确定、有追索权的保理是否可以同时向债权人和债务人追索、以及应收账款转让登记的效力等诸多问题,基本涵盖了当时同类型案件可能遇到的全部核心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2020年,保理合同纠纷呈明显上涨趋势,意味着实践中保理业务市场占比愈来愈大,如今保理合同写入《民法典》,为法院处理保理合同纠纷提供了切实的法律依据,填补了司法实务的空白,解了司法审判和仲裁裁决的燃眉之急,在推进司法现代化的进程中有重要作用。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