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浅谈金融科技之大数据行业的法律问题
发布来源: 还有头发还能学 发布时间:2019-10-22

9月份因看到拉卡拉收购了千米公司的公告,有感而发写了篇关于金融科技的文章,本着凡事都需有始有终的态度,再结合近期看到的51信用卡的新闻,笔者今天就来简单地谈谈金融科技之大数据行业的法律问题。

 

最近几个月,对于大数据行业,可真是秋风萧瑟,寒意逼来。部分地区经侦突查金融行业第三方数据服务商,数据隐私保护等话题升温。随着整肃的深入,部分中小银行暂停了大数据风控合作业务,近日甚至传出《个人金融信息保护试行办法》正在征集各方意见,一时间全行业陷入人心惶惶、草木皆兵的境地。

 

大数据行业绕不开的“原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以此次整肃风暴中首当其冲的爬虫技术为例,据业内资深律师解读,这些从事爬虫业务的大数据公司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等罪名。更遑论这些公司还有将数据违规他用、不当获利、协助贷款平台暴力催收等恶劣行为。

 

那什么情况下会被警方“带走”?怎么就算犯罪了呢?

 

一.罪行法定原则

如果你读过《人类简史》、《未来简史》,那想象中的未来就会是充满了数据流动的时代。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日益成熟,在未来,人类将面临着三大问题:生物本身就是算法,生命是不断处理数据的过程;意识与智能的分离;拥有大数据积累的外部环境将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社会各机构都会根据数据流来实现宏观和微观的供求调控;个人信息也许不再会是隐私,而是被采集、脱敏后成为可利用的有效信息。这就是大数据时代。

 

文学想象是美好和感性的;然而法律却是理性,是设定好社会规则的,是稳定且具有滞后性的。

 

根据罪行法定原则,我国《刑法》对于公民个人信息的规制有一个明确的罪名:《刑法》第253条之侵犯公民信息罪,即“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二、入罪标准

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但这里的入罪标准却明明白白规定好了。2017年5月8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将我国刑法对于本罪的“入罪门槛”阐述得清清楚楚:

 

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53条之一的“情节严重”:

(一)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被他人用于犯罪的。

(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他人利用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犯罪,向其出售或者提供的;

(三)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五十条以上的;

(四)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公民个人信息五百条以上的;

(五)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第三项、第四项规定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五千条以上的;

(六)数量未达到第三项至第五项规定标准,但是按相应比例合计达到有关数量标准的;

(七)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

(八)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数量或者数额达到第三项至第七项规定标准一半以上的;

(九)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二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

(十)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三、如何规避

原则上讲,大数据行业只要数据采集的渠道合法,脱敏到位,合同条款严谨,应该可以完全杜绝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问题。某大数据相关负责人表示:“事实上,在合理的数据应用范围内,解决用户隐私保护问题的技术手段有很多,比如说数据脱敏、权限管控、加密存储等。”

 

然而,现实中,可能性不大。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是“劣币驱逐良币”,某些人会选择更经济、更有效率的方法。如果全行业都在攫取便宜数据的时候,为何要苦哈哈地挨个征得被采集人的书面同意呢;当一个“概括授权”就能把数据顺利转移给第三方合作机构,又何必重复取得授权呢?

 

马克思早已告诉我们“资本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资本论》第871页)。每个企业和企业家们都有自己的法律偏好,有的比较激进,有的比较保守,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选择和承担后果。

 

法律合规永远都是企业生存的第一要义。即使有行政机关的首肯,也不能替代刑法的定罪量刑。因此,核心要点是把握刑法的规定。据传,《个人信息保护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可能会于明年落地。那么,笔者认为,大数据行业的寒冬会一直持续,直到明年。

 

四、谈谈爬虫

谈到大数据行业,就不能不提到爬虫。如今大数据从业者噤若寒蝉。当下业内已风声鹤唳,尤其以惯用网络爬虫技术爬取并违规使用数据的公司最为恐慌。

 

爬虫技术本身是中性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正是一些大数据服务商获取了未经授权的数据或授权后擅自留存的数据,才滋生出游走于灰色地带的数据生意。业内人士表示“如果通过爬虫抓取网络公开信息或授权信息,并不违规;但如果抓取的是未公开、未授权的个人敏感信息,且违规留存、使用、买卖这些隐私数据,就属于违规行为。”

 

这里笔者恶补了一下万维网的通识(共识)。根据网络资料显示,“网络参与者(编程人员)、经营者为了共同维护互联网的信息流通等,会达成一个robot协议,这个协议是1994年6月30日通过长期磋商和妥协,互联网搜索引擎与网页持有者之间达成的“行业规范”(可理解为行规、习惯),在该协议中即告知社会自己网站的“访问政策”“访问权限”,如果设置了robot协议,缩小了访问权限,行为人突破访问权限,违背被害公司的意志,那么,其主观恶性明显。”

 

鉴于专业水平不够,今天的文章就写到这里。下周继续。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相关推送

浅谈大数据产业链

上一期的中,我们提到了部分大数据的最终应用场景,通过大数据+电商、大数据+交通、大数据+物流等方式,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对很多新概念的理解,还仅仅停留在生活中的应用场景当中。比如,提到AI,脑子里第一反应可能还是之前AI机器人打败柯洁的新闻。比如,提到物联网,就蹦出来家里的路由器以及最近新兴的智能家居设备。比如,大数据,脑袋里第一反应就是购物平台最近推送的商品都是自己的菜。所以,既然提到了大数

金融科技行业数据合规相关法律问题

张豪律师微信号zhlegal专注于数字化商务、金融科技、区块链领域,系京衡律师事务所总部互联网法律部副主任、合伙人律师、IFC1000互联网金融千人会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网贷之家、未央网法律专栏作者,参与撰写《全球区块链法律研究报告》,担任数十家互联网公司法律顾问,为多个区金融办提供专项检查法律服务、企业入园评估服务。张豪律师擅长互联网、金融科技领域的企业商业顶层设计、商业模式/业务产品合规性论证

浅谈国际保理业务的法律风险

浅谈国际保理业务的法律风险作者:严柏松国际保理关系由于国家或者地区法律、经济、政治条件的差异,可能存在的风险较多,笔者分析如下:一、受让的应收账款的合法性风险在国际保理业务中,应收账款的合法性是一个相对复杂的问题,因为可能存在法律冲突。通常来讲,合同的合法性从以下几个方面考察:(1)合同当事人是否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合同当事人包括自然人和法人,但从保理业务的实践来看,买卖双方的当事人以法人为主

 

浅谈保理融资案件的几点法律问题

浅谈保理融资案件的几点法律问题本文作者: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韩雪律师保理融资作为一种新型融资方式,在银行各类业务中占据一席之地。但保理融资业务作为新兴业务在法律适用及诉讼时也产生了诸多问题,作为律师,在代理这类型案件时应注意哪些方面的法律问题,笔者以一个案件作为范例,总结了如下几点问题:一.案情介绍2012年9月3日,原告原告与被告北京某公司签订了《有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以下简称保理合同)。保

浅谈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作为一个多年服务中小企业的工作者,我们经常会听到会看到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国家出台多项措施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等话题。而说来说去,无非也就那点事,也没能够实际上解决问题。那么中小企业融次难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会难,难在什么地方,我觉得也没有一个明确说法,总说会有调研,会有措施扶持,当然了我们也做过也说过,但核心我个人更觉得是需要真正了解,现在喊融资难的企业究竟是什么样的企业。结合我的工作谈这么多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存在的问题与对策之浅谈

来源:岳阳市审计局作者:经开区审计分局汤银华摘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是以地方政府信用为基础,通过土地以及其他国有资源等途径融资和吸引社会资本,并承担城市主要基础设施建设。近年来,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快速发展,但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不少的问题,笔者将就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及对策进行分析探讨。关键字: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问题;对策近几年,在城市化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