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了解供应链金融和信托模式的痛点
了解供应链金融和信托模式的痛点
发布来源: 王小胖聊Trust 发布时间:2020-11-16



供应链金融我们可以看作“供应链”+“金融”,从这两个方面来理解:


一.供应链部分:


一般大家使用的商品,会经过一系列的生产过程和销售过程,经过许多不同的厂家和商家。这种厂家和商家,以及这个商品从原料到成品的过程,我们可以简化成一个“链条”,这个链条就叫供应链

简化的供应链示意图


简化来看,比如我们穿的衣服,纯棉,用棉花为主要原料生产的。那么在这个供应链中,棉花提供商,就是供应商A,衣服设计生产商就是图中的制造商B,衣服生产好之后批发给某个分销商C,分销商再将这些批发给街边店面的零售商D,最终,消费者付钱,就获得了这件衣服


这就是这件衣服的“物流”,也就是真实物体的流向,同时伴随的,是资金流。简单理解就是制造商B付钱给供应商A,才能拿到棉花进行生产,分销商C把钱给到制造商B,制造商才会从仓库里把做好的衣服给到C。以此类推,按上图,资金流的方向就是“客户——D——C——B——A”


如果这个过程都像客户从D手里买东西一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么整个链条就是通畅且谁都不会缺钱的状态


但实际中不是这样,往往有的企业在链条中处于弱势地位,也有时候是为了销售更多商品,会为交易对手提供“信用政策”,这就造成了供应链中的某一个环节“缺钱”


简单举个例子:如果分销商C是个非常大的分销商,很有名气,只要卖给它的产品根本不愁卖不出去,B非常依赖C的销售,那么现实中C往往就会提出要求,希望先拿货,6个月后卖的差不多再把钱给B。


那么B承受这100件衣服的成本,暂时还拿不到钱,如果此时B接受了其他公司订单,需要继续生产别的衣服,就没有足够的钱去A那里去买棉花,这时候,B就需要“供应链金融”的帮助


二.金融


金融最简单理解就是为资金融通提供通道,也就是将有剩余资金等待投资的“投资人”的钱,通过金融机构的通道,将钱借给缺钱的“借款人”


上例中,B此时缺钱,而金融机构有钱,B就可以找金融机构借钱买棉花来完成订单


这样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就构成了“供应链金融”


问题是,如果这样叫做供应链金融,是不是所有跟生产有关的企业融资都能做这种供应链金融?


上面也讲到了,金融机构的钱也是投资人的,它需要保障借出去的钱能够按时连本带利收回来。怎么确定这件事情,就是“供应链”存在的必要了。


接上例,因为C是一家很有名的经销商,业绩也很好,B和C也有合同,金融机构就不太担心B的钱收不回来,所以愿意借钱给B


这里,就体现了“供应链金融”的特别之处:


例如一般房贷车贷,金融机构借钱给你都是看你本人的信用如何,是否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而借钱给B,却主要是看C是否足够优秀,是否能够按照约定把货款给到B


这就是“供应链”作用,B本身可能不够资质来得到金融机构的贷款,但只要在B的供应链上下游有足够信誉的C企业,B就能够通过和C的业务往来获得这笔贷款


(当然,这只是一个极其简化的例子方便大家理解供应链金融,实际中比这个要复杂的多)

三.供应链金融风控难题

供应链金融围绕具有真实贸易背景的特定产品供应链上的上下游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其中需要真实的贸易信息、合同、物流信息、资金流转等,如此对应的是需要把控的风控环节。

质押品风险事件亦引起了监管关注。

2020年9月14日,北京银保监局发文规范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押品管理,明确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综合运用实地调查、核验合同发票、监控回款账户等多种方式,验证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不得出现仅对付款通知书回执、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等进行形式审核的情形。

目前供应链金融发展前景良好,是服务小微等实体经济的重要方式,也是信托公司当前转型的突破口之一。以常见的应收账款为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达15.59万亿元,同比增长14.0%。

一位资深信托研究人士认为,信托公司尚未建立起针对供应链金融的特定风险管理体系,而且对于资金流、信息流、物流的掌控力度也不足,相比银行、电商平台等机构,风险管控能力处于相对劣势。

目前信托公司布局供应链金融业务主要依托于股东的行业背景,股东通过信托公司发行应收账款产品,为其上下游供应链企业融资,既能做强整个产业链,又能腾挪资金。信托公司也能够较好地把控信息流、资金流,实现资金的闭环管理,强化业务风险控制。

以中粮信托为例,其2019年年报透露,全年实现上下游供应链项目放款规模7.47亿元,覆盖中粮集团内外粮油、米面、红酒、饲料等几十个经销商。同时,中粮信托还扩展与中粮集团其他业务单元的供应链业务合作模式。并且,通过与腾讯合作,加入了随借随还、大数据风控模型、线上平台系统等,优化了现有放款流程。

上述资深信托研究人士指出,信托公司需要进一步提高供应链金融业务的风险管控能力。一是需要针对不同行业特点,制定行业客户准入要求,确定企业客户风险评判标准,明确投后管理要求,推出更加精准的风险管控举措;二是需要建立专业的审批条线,区别于房地产、政信业务,建立更加专业的风控体系;三是促进供应链金融业务线上化、流程化、规范化,加强业务流程和风险管控信息化水平,更加及时地监测企业之间的资金流、信息流,提升风险控制水平。

此外,还要加强金融科技应用水平,利用区块链技术记录供应链信息,防止伪造交易。

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大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少企业已开始运用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平台,目前规模较大的是宝武集团使用的“通宝”,主要是钢铁产业的供应链金融平台。“应用区块链的核心目的,除了减少作假带来的风险,更多的是形成可拆分、流转的应付账款,直接从核心企业流转至上游的多级供应商,以服务中小供应商,为他们提供金融服务。”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