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犯罪典型判例:信用卡诈骗罪
发布时间:2018-08-01     

【案例导读】

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信用卡逐渐普及开来,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工具。中国人民银行2015年的最新计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的银行等发卡机构总共发出49.36亿张信用卡。这其中包括4.55亿张具有透支功能的信用卡,较上年末增长16.45%。随之来的信用卡诈骗犯罪,也日益猖獗,破坏了信用卡管理制度,侵犯了公私财产所有权。据中国银行业协会的有关统计显示,2005年以来银行卡诈骗犯罪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以2009年为例,全年公安机关立案的信用卡诈骗案达一万余件,同比增长88%,涉案金额五亿元,是2008年的两倍。目前信用诈骗罪的受案数已占我国金融犯罪案件近四成,从2006年至2010年增幅近8倍。而2010年仅深圳市就破获信用卡诈骗案件520宗,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整个社会要求打击信用卡诈骗罪的呼声不断出现,如何认识该罪、如何有效地防范和惩治该罪,成为人们越来越关心的问题。

【刑法规定】

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使用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

(二)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

(三)冒用他人信用卡的;

(四)恶意透支的。

前款所称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

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立案追诉标准】

2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五十四条规定:

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使用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作废的信用卡,或者冒用他人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

(二)恶意透支,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

本条规定的“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不归还的。

恶意透支,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在公安机关立案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

【案情摘要】

张某原系某地A保险公司职员,彭某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某省分行(以下简称农行某分行)营业部金穗贷记卡独立审批人。二人在2010年相识后,共同预谋办理信用卡套现透支,采取以卡养卡的方式非法占用银行资金。后二人内外勾结,由张某先后骗取数名亲友的身份证明材料提供给彭某,由彭某利用这些资料违反信用卡办理程序,共同骗领农行某分行金穗贷记卡39张,并将信用卡的额度进行提额后交给张某持有、使用。为了便于利用信用卡套取银行现金,张某从原来工作的保险公司辞职后,注册成立B有限公司、C有限公司,并均申请开设有POS。张某将上述持有的信用卡中的29张农行信用卡在其设立的公司开办的POS上进行套现透支、以卡养卡。在套取现金过程中,彭某利用其金穗贷记卡独立审批人的职务便利与张某里应外合,多次逃避农行某分行的风险检查。

2014年2月,农行某分行发现张某有超过规定限额透支、冒用他人名义使用信用卡、以卡养卡、非法套现等行为,遂对张某进行核查,同时采取降低授信额度、关闭信用卡继续透支功能等方式控风险,使张某无法继续非法套现以填补透支资金的缺口,所透支的信用卡陆续形成逾期。之后,农行某分行自2014年3月起多次向张某进行催收,张某均未按还款承诺实际归还所欠透支金额。最后由银行工作人员扭送归案,并未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其伙同彭某共同犯罪的事实。

截至2014年12月5日,该29张信用卡套取的银行资金由二人共同使用。其中,彭某将约300万元用于个人购买车辆、车库、门面、装修房屋及消费等,其余资金由张某用于支付利息、二人共同投资及消费。经司法会计鉴定,二人利用上述信用卡进行透支,经多次催收后至案发前,仍有本金人民币 .9元不能归还,并给发卡银行造成利息 .9元、滞纳金478339.69元、其他费用95566.45元,计 .04元的巨大经济损失。

2011年下半年,彭某让被告人张某购买20张无身份证的电话卡,利用工作便利条件,使用虚假身份信息非法办理20张信用额度均为50万元的农行信用卡,后让张某在领卡清单上冒名签领,并将20张信用卡交予张某保管,以备套现资金缺口大时以卡养卡用。张某激活其中一张,发现信用卡可用后便一直持有,但未实际使用。2012年4月,因张某从彭某处得知农行将进行检查,为规避风险,张某随即将20张信用卡进行电话注销。

法院判决认为,张某、彭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恶意透支等手段共同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造成发卡行共计本金人民币 .9元不能归还,其行为均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张某、彭某使用虚假身份证明骗领20张额度均为50万元的信用卡,其行为还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对张某、彭某依法应数罪并罚。在信用卡诈骗共同犯罪中,张某、彭某地位作用相当,均为主犯。在妨害信用卡管理共同犯罪中,彭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张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中,对张某以自首论。张某归案后,主动将涉案财物交公安机关处置,以退赔被害单位,认罪态度好,确有悔罪表现。彭某对其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认罪,愿意将其财物交由公安机关处置。根据张某、彭某各自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归案后的表现,对张某、彭某犯信用卡诈骗罪予以从轻处罚,对张某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予以减轻处罚,并单独适用附加刑。判决彭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判决张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1万元。

【焦点问题】

1.信用卡诈骗罪的客观行为有哪些?

2.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是否构成自首?

3.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与信用卡诈骗罪之间的关系

1.信用卡诈骗罪的客观行为有哪些?

信用卡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骗取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按照刑法规定,本罪在客观行为上有四个方面:

(1)使用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此处的伪造应理解为凡是不是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或者虽为上述机构发行,但未经发行单位允许而被改变信用卡相关信息的,均为伪造的信用卡。如冯某、季某某、朱某某于2014年10月23日至27日,伙同王某某等人,使用伪造的美国运通信用卡,通过设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招待所的POS刷卡套现,共计骗取美国运通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人民币7267万余元。法院判决,冯辉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朱某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季某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2)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作废的信用卡是指已过有效期或者被挂失的信用卡。使用者既包括他人也包括原信用卡持有人。如2011年9月,常德市个体经商户杨某某(系吴某某丈夫)在中国农业银行常德市分行办理了一张授信额度为人民币10万元的金穗白金贷记信用卡,2011年10月8日,杨某某开始使用该卡,2013年2月5日杨某某因病死亡。之后吴某某继续使用该信用卡消费至2013年6月2日,交易19笔。至2014年4月21日止,吴某某尚欠本息共计人民币42771.07元。2013年8月2日至2013年10月9日,银行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催收及多次电话催收,均未归还。2014年4月22日,吴某某被抓获后,其亲属将该信用卡透支欠款本息全部还清。法院判决认为,被告人吴某某明知其丈夫杨某某系合法持卡人,在其死亡后,故意使用该信用卡进行消费结算,且数额较大,应认定为“使用作废的信用卡”,其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3)冒用他人信用卡的。一般是指行为人充持卡人的名义使用他人的信用卡。如,2005年7月至2006年4月,纪某某提供他人名下的境外信用卡,张某某等人分别结伙,经共谋并约定分赃比例后,利用张某某等13人控制或使用下的POS机,冒用信用卡真实持卡人的名义,先后多次刷卡套取现金或消费共计人民币731万余元(以下币种均同),其中130余万元因银行发现涉嫌欺诈交易而未予实际支付。法院以信用卡诈骗罪判处纪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4)恶意透支的。“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不归还的如2003年至2010年,蔡某使用本人及其母亲某某的身份证明,先后在六家银行办理了多张信用卡,并进行取现和消费使用。截至案发,蔡某利用上述信用卡透支本金共计人民币 余元,经发卡银行多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均未归还。法院判决蔡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1万元。

2.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是否构成自首?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自首必须同时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两个条件,即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其一,就自动投案而言,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的规定,以下12种情形可以认定为“自动投案”:(1)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2)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3)罪行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4)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5)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6)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7)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8)犯罪后主动报案,虽未表明自己是作案人,但没有逃离现场,在司法机关询问时交代自己罪行的;(9)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10)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11)因特定违法行为被采取劳动教、行政拘留、司法拘留、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司法强制措施期间,主动向执行机关交代尚未被掌握的犯罪行为的;(12)其他符合立法本意,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此外,对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报告的,也应当认定为“自动投案”。

同时,《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本案中,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情况说明证实,张某系接到银行通知后,在银行约谈过程中被银行工作人员扭送至公安机关。由于公安机关并未掌握张某的罪行,另外张某接到银行通知后主动配合银行的约谈,也说明张某对投案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综上,可以认定张某系“自动投案”。

其二,就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而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第(二)项的规定:“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认定为自首。”本案中,张某归案后,其按照与彭某事先的约定,一人顶罪,并未如实供述同案犯彭某参与信用卡诈骗的事实,而是在公安机关掌握相关事实、证据后,才交待同案犯的共同犯罪行为。该案法院观点认为,张某供述了张某等人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的罪行,在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中符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条件。

综上,在妨碍信用卡管理罪中,张某具有自首情节。

3.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与信用卡诈骗罪之间的关系

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是违反国家信用卡管理法规,在信用卡的发行、使用等过程中,妨害国家对信用卡的管理活动,破坏信用卡管理秩序的行为。信用卡诈骗罪则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信用卡管理法规,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骗取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客观方面表现在四种情形:(1)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而持有、运输的,或者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数量较大的;(2)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较大的;(3)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的;(4)出售、购买、为他人提供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的。按照法律规定,行为人只要实施上述行为之一的就构成本罪。

信用卡诈骗罪客观方面也表现在四种情形:(1)使用伪造、变造的信用证或者附随的单据、文件的;(2)使用作废信用证;(3)冒用他人信用卡的;(4)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罪要求行为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本罪在主观上只能由故意构成,并且必须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的主观方面可以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也可以是其他的目的。

因此,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的目的是保护金融秩序的健康发展,该罪惩处的是危害金融秩序的犯罪行为,且该罪属于行为犯,即只要被告人实施了该行为即构成犯罪且为既遂,如果使用该批信用卡,则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在本案中,张某、彭某已经使用虚假身份信息骗领了20张信用额度均为50万元的信用卡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妨害信用管理罪,但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专家提示】

信用卡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信用卡管理法规,利用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骗取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其中,“利用信用卡”一般是指使用伪造的、作废的信用卡或者冒用他人的信用卡、恶意透支的方法进行诈骗活动。信用卡诈骗罪是诈骗犯罪的一种,该罪和诈骗罪之间是特别法和一般法的关系,信用卡在该罪中是犯罪工具,而不是犯罪对象。行为人以信用卡作为犯罪工具进行诈骗活动的,按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以本罪定罪处罚。因此,信用卡诈骗罪,简言之就是利用信用卡体现的信用所实施的诈骗犯罪活动。

信用卡是当今发展最快的一项金融业务之一,同时具有支付和信贷两种功能,持卡人可用其购买商品或享受服务,还可通过使用信用卡从发卡机构获得一定的贷款,它在一定范围内替代传统现金流通。随着人们对信用卡的使用越来越广泛,涉及信用卡的犯罪也越来越多。基层法院审理的涉及信用卡的案件主要是信用卡诈骗罪,其中大部分是持卡人恶意透支,到期未能还款而产生案件。部分持卡人由于轻视,过期未能还款经银行催告,仍不以为然,认为使用信用卡贷款、消费和普通银行贷款一样,最多是承担民事责任,不会构成犯罪。这些案件的裁判提醒社会公众深化对信用卡的认识,办卡时注意合同约定事项,从而减少这类刑事案件的发生。而本案中的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主要是对妨害国家对信用卡的管理,目前尚比较少见。但通过判决,要提醒国家金融机构在办理信用卡过程中加强对相关材料的审查,以防止造成更大的损失。

 

原文载《金融犯罪典型判例》,韩哲主编,中国金融出版社,P35-41。

整理:苏州市公安局信访处“不念,不往”、“诗心竹梦”。


广告投放

QQ:3260268725

邮箱:rhd361@qq.com

相关资讯

随机资讯

最新资讯

经济犯罪有效辩护经验总结之五——对贷款诈骗罪进行有效辩护的经验总结

经济犯罪有效辩护经验总结之五——对贷款诈骗罪进行有效辩护的经验总结贾慧平律师按语:本篇内容是关于如何对贷款诈骗罪进行有效辩护的文章,系本人撰写的经济犯罪有效辩护经验总结系列的第五篇。贷款诈骗罪属于高发类的经济犯罪案件,常会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造成巨大的无可挽回的经济损失。一、贷款诈骗罪的概念对于贷款诈骗罪与骗取贷款罪两罪,在犯罪构成的认定上容易混淆,一般的司法人员也经常混淆两者的区别。贷款诈骗罪与

融资租赁合同中的承租人能否成为保险诈骗罪的犯罪主体?

裁判要旨融资租赁合同中的承租人系租赁标的物保险费用的实际缴纳人的,应认定为实质上的投保人;承租人在理赔前通过权益转让取得保险金请求权的,应认定为实际取得了被保险人地位。承租人在前述情况下实施了保险诈骗行为,应按照保险诈骗罪定罪量刑。一据以研究的案例2010年2月5日,被告人刘某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由买方沃尔沃汽车金融(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尔沃公司)向供货人长沙佳沃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

金融诈骗罪7大罪名!律师:1个无罪案例解读贷款诈骗罪的认定要素

本文主要讨论金融诈骗罪中的高发罪名之一——贷款诈骗罪的司法认定问题,通过一个无罪案例的解读,来看看哪些要素构成/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一、关于金融诈骗罪之前关于金融犯罪,我们谈到了广义上金融犯罪在我国刑法中包括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和金融诈骗罪两大类别。上期文章我们主要谈了谈关于破环金融管理秩序罪这一大类别中,包含的24个罪名。其中比较高发的,比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洗钱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

随机资讯

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典型案例

2016年5月19日至6月10日,在相关单位积极支持参与下,公安部禁毒局、网络安全保卫局组织各地公安禁毒、网安部门发起2016年第一次互联网涉毒专案集群收网行动,成功侦破23起部级目标案件,抓获网络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员8819名,缴获毒品719.84千克,捣毁制毒窝点14处,依法查处管理混乱、发布涉毒信息问题突出的网站128个,掀起了一个打击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活动的高潮。本报今天选登的是其中的5个

最新集资诈骗罪、贷款诈骗罪、票据诈骗罪法律法规大全(2019年版)

肖文彬:诈骗犯罪案件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暨诈骗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专注于诈骗类犯罪辩护十余年)周淑敏:广强律师事务所诈骗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研究员——力求在诈骗犯罪案件辩护领域做到极致专业前言金融诈骗罪是《刑法》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第五节中的一个犯罪类别。侵害的客体是复杂客体,即国家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和公私财产所有权。具体是指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事实

金融犯罪刑事审判编录——集资诈骗罪

(文:刘甜甜,北京孙中伟律师事务所主任助理,法学硕士,原检察院检察官)小编最近一直在整理和学习金融犯罪相关的案例和理论知识,在这个过程中小编希望通过整理一些典型案例能够对实践中的司法审判提供一定的参考,也给一些从事金融方面业务的人士提供一些法律方面的指导和帮助。在此,小编整理了两个关于集资诈骗罪的两个判例,并对其进行一定的法律解析,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学习金融犯罪的知识。【要旨摘要】1、集资诈骗罪是

资讯评价
经典 | 垃圾
资讯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