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金融》7:DCEP的设计和发行逻辑有何创新?
《科技金融》7:DCEP的设计和发行逻辑有何创新?
发布来源: 梧桐的炼金术 发布时间:2020-04-10
KJJR7 DCEP的设计和发行的创新 来自梧桐的炼金术 09:19


上一讲我们说到了民银行想要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DCEP,那这一讲我们就来看看,DCEP是怎么样来进行运营的。
01
双层投放和双层运营
人民银行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研发工作,2016年,当时的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还接受过财新的专访,讨论过关于数字货币的话题。现在网上也能找得到,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找来看一看。
2018年的1月25号,央行的范一飞副行长也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现在在网上也能找到,从这篇文章你可以看出,那个时候,实际上就已经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框架。
这个研发框架主要就是说,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应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当时还叫作双层投放体系,现在改成了双层运营体系。
什么叫双层运营体系呢?就是上面一层是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下面一层是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对老百姓。

我们为什么要采用双层的运营体系来进行DCEP的研发和兑换呢?简单说,就是要充分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和发挥社会力量。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像中国这样大的国家,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资源禀赋和人口基数,差别都比较大,所以你在设计、发行和流通的整个环节,就要充分考虑所面临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如果我们采取单层投放、单层运营,相当于人民银行一个机构就要去面对全中国所有的消费者,环境复杂,考验非常严峻。另一方面,虽然央行也建立了很多自己的系统,比如现有的大额支付系统、零售支付系统、超级网银、银联、网联等,都是在央行的主导下进行开发运营的,央行也积累了相关经验。但是这些系统面对的用户原来都是银行机构、金融机构,没有直接面对过老百姓。
如果人民银行要搞这么大一个直面老百姓的系统,既要满足用户的体验,还要实现系统的高效,人民银行自己的预算、资源、人才,都会面临客观的约束。
而商业银行和其他一些商业机构,在IT基础设施应用和服务体系上,都已经比较成熟了,在金融科技方面也积累了很多经验,人才储备也比较充分,完全没有必要抛开现有的商业银行IT基础设施,再去另起炉灶、重复建设。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选择双层的运营体系。

那么我们会使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呢?
我们的选择是,不预设技术路线。前面我们说了,Libra是个混合架构,虽然DCEP也是个混合架构,但是我们的混合架构就是不预设技术路线。
央行这个层面属于技术中性的,也就是说,央行不会干预商业机构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对老百姓兑换数字货币的时候,用什么技术来兑换?是用区块链,还是用传统账户体系?是用电子支付工具,还是用移动支付工具?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央行这个层面,都能适应。
只要商业机构能够达到我们对并发量的要求,和我们对于客户体验的要求,以及对于技术规范的要求,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都可以。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要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选优来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营,有利于整合资源,也有利于促进创新。
02
避免金融脱媒
当然双层运营体系还有别的考虑。一个是可以避免金融脱媒。
什么是金融脱媒?如果我们采用的是单层运营的话,人民银行直接对老百姓发行数字货币,那意味着人民银行会成为商业银行的竞争者。
因为老百姓一兑换数字货币,就会把商业银行的存款转移到人民银行来,在这种情况下,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就会升高,实体经济就会因此而受到损害。而且,人民银行直接对老百姓发行货币,老百姓的所有信息在人民银行都有存储,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人民银行知道每个人、每个企业的信用状况,也知道你每个月挣多少钱、花多少:钱,你资金来源是什么样的,这些数据人民银行全有。也就是说,人民银行可以替代商业银行做所有的金融业务。

如果你年纪比较大的话,可能就会记得1984年以前,中国就只有人民银行一家银行,金融脱媒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那如果采用单层运营的话,意味着我们是不是可以不需要商业银行了?不需要金融中介了?人民银行直接放贷,把所有的金融业务全做了,直接省去中间的摩擦,这个效率会不会更高呢?你会发现,这像什么?像计划经济。
有人说,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已经丰富到可以搞计划经济了,这一点我是非常不同意的。计划经济做到极致,所有的经济学家、统计学家都坐下来,把世界上所有信息搜集来,这种情况下你做的资源配置,能做到的最好情况,也不过就是和用市场做资源配置的水平一样而已。
万一这里边有什么信息没有搜集齐,或者是数学模型不对,算错了,或者数学模型给了你一个结果,但是你决策作错了,都可能导致资源配置的失败。
我们反对计划经济,并不是说我们是市场原教旨主义者,而是经过一定研究后得出的结论,也是经过实践得出的结论,南斯拉夫当年就做过这样的尝试,得到的教训是很惨痛的。
所以,并不是说信息多了、数据多了,就能搞计划经济。因为计划经济没有竞争,没有激励机制,一旦出问题,就会是大问题。我们采用双层运营体系,本身也是为了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用市场机制来实现资源配置,调动商业银行和商业机构的积极性。

你可以这么理解DCEP的投放过程:跟纸钞投放一样。纸钞是怎么投放的呢?人民银行印出来以后,商业银行给人民银行缴纳货币发行基金,然后把纸钞运走,运到网点,然后老百姓去网点兑换现钞,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数字货币的兑换依然会保持这种结构: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开户,按照百分之百全额缴纳准备金,个人和企业通过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开立数字钱包。
而且我们要求是进行MO替代,也就是纸钞的替代,不能是M1和M2,这样也就意味着公众所持有的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进行信用担保,具有法偿性。
那么对于用户来说,你其实也不需要跑到商业银行去,只要下载一个App,注册一下,这个钱包就可以使用了,比如接收别人的付款,再比如你要兑换数字货币,那么只要用你的银行卡进行兑换就行了。当然,跟取现金一样,我们也会按照现行的现金管理规定,设置一定的摩擦。
什么意思呢?比如如果一旦有金融危机了,或者说某个银行有兑付问题了,可能所有人都去挤提,排队把存款从银行里面取出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银行可能会设置一些门槛,比如你兑换现钞,小额的直接取没问题,但你要是取大额的,比如50万,那你就需要提前预约,数字货币也是一样的安排。
03
这一讲我向你介绍了央行数字货币,它采用了双层运营体系,这是一个既符合中国国情,也能够调动市场机构积极性的设计。
下一讲,也就是最后一讲,可以算是我们整堂课的一个结语。我们会再回到Libra,来讲讲我认为,我们对Libra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以及我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一些看法。


精彩内容

央行数字货币为什么采用双运营体系?

1.单层运营相当于央行一个机构要去面对全中国所有消费者,但中国环境复杂,各地情况不一,挑战太大。

2.虽然央行也建立过很多自己的系统,但既要满足用户体验,还要实现系统高效,那预算、资源、人才等都会面临客观条件的约束。而商业银行和其他商业机构,在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上,都已经比较成熟,没必要再另起炉灶、重复建设。

3.避免金融脱媒。


每日一思

关键词:金融中介、市场化

今天了解了DCEP的双层运营体系。其实这种双层运营体系是一种很合理的架构设计。首先,我们知道我们的中央银行,虽然是银行,但他不以营利为目的。他的目标是:币值稳定、经济增长、稳定物价、稳定就业、国际收支平衡、经济稳定。这些目标都是比较宏观层面的目标,这就意味着央行不能以盈利为目的,而且央行的能力有限,它不可能和我们广大群众进行联系。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的商业银行了。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央行的货币政策的实施路径也是先通过政策性银行然后再通过商业银行的信用创造来对市场的货币量进行调节,所以央行在实施货币政策的时候也会采用到的是公开市场操作(市场上公开买卖债券)、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再贴现率,还有一些像酸辣粉(SLF 短期借贷便利)、麻辣粉(MLF 中期借贷便利)等其他工具进行配合使用。他们的调整都是依靠商业银行以及其他的金融机构一起对市场的货币状况进行调整。

对于我们数字货币,这种央行对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对个人的双层体系。可以避免央行机构的过度透支,同时充分发挥商业银行的作用,体现市场经济的作用。我们目前的经济体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的作用和地位也日渐突出,如何发挥市场的作用?就是不过度干预,发行数字货币,也算是我们国家的货币制度改革,所以如果将要推出的话,我们要市场和国家干预两手抓,以便更好地在数字货币推出之际,保持经济的稳定。From梧桐

END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