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未来应收账款”可以做保理业务吗?
“未来应收账款”可以做保理业务吗?
发布来源: 仁良LEGAL 发布时间:2020-10-16





写在前面


近年来,伴随着中小企业融资需求的增长,商业保理业务也快速发展。商业保理公司基于“应收账款”开展金融服务,实践中常常会涉及到“未来应收账款”,但其可转让性和转让标准究竟如何呢?对此,笔者结合《民法典》等相关法律法规及司法实践,试作如下分析。


《民法典》明确“将有的应收账款”可以转让


《民法典》颁布前,我国针对“未来应收账款”保理业务并无具体的法律制度设计,《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13条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不得基于“未来应收账款”开展保理融资业务,但针对商业保理却无此禁止性规定。

 

《民法典》的颁布首次从立法层面作出了肯定的回答,保理合同正式成为合同编下有名合同之一,单辟一章用九个条文对保理合同进行了规范。其中,第七百六十一条就保理合同定义作出了明确规定:“保理合同是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保理人提供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其中“将有的应收账款”即保理行业常提的“未来应收账款”,该条首次明确了其与“现有应收账款”一样,可以作为保理商开展保理业务可以应收账款类型。


“应收账款”范围厘定


1、应收账款包含了现有的和未来的金钱债权


应收账款范围的厘清是商业保理业务开展的核心前提,我国现行的法规规章等例如《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中国银行业保理业务规范》、《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对“应收账款”均有基本一致的定义,即权利人(企业)因提供一定的商品、服务或出租设施而获得的金钱债权及其产生的收益,但不包括因票据或其他有价证券而产生的付款请求权。其中,中国人民银行于2019年发布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明确“应收账款”包含包括现有的和未来的金钱债权,并对常见的五种应收账款进行了列举。

 

2、“未来应收账款”是合同未履行完毕却享有的期待权益


《民法典》并未对“将有的应收账款”作出明确定义,现行的法规中,例如《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就规定,未来应收账款是指合同项下卖方义务未履行完毕的预期应收账款。其次,《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所列举的能源、市政等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收益权。该种类应收账款是基于特许经营等基础产生的,具有较高的可期待性以及稳定性。

 

而基于一定的交易习惯形成的商业收入等,因其预期可得收益方面确定性较低,能否认定为未来应收账款作为保理业务标的存在不确定性。


“未来应收账款”作为保理业务标的的要求


1、可转让性是前提


《民法典》第五百四十五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债权的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根据债权性质不得转让;(二)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三)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保理合同中的“未来应收账款”同样应当适用该法律条文的规定。故,商业保理公司在签订保理合同时应当对标的债权进行审慎核查,避免因债权瑕疵而影响保理合同的履行。

 

2、相对确定性及可期待性是核心


“未来应收账款”作为保理业务标的,应当是基于真实的基础法律关系,基础法律关系中的合同主体是较为明确的,债权通过实际履行也可以得以实现。实践中需要债权债务的双方主体、交易标的、应收账款的性质、金额、还款方式来源等加以综合考量。只有还款来源相对确定,该应收账款才具有相应的合理期待性。


司法实践的观点


早在2016年12月,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前海蛇口自贸区内保理合同纠纷案件的裁判指引(试行)》对以未来债权开展保理融资给予了肯定,其就定义保理的基本内涵中明确指出,“保理是指债权人将其现在或未来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保理商在受让应收账款的前提下,为债权人提供如下一项或多项服务的综合性金融服务”。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保理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审判委员会纪要》在应收账款范围的界定中指出,“公路、桥梁、隧道、渡口等不动产收费权让渡产生的债权”可以作为保理业务的标的物。此外,针对基础合同中的禁止性规定的影响指出“债权人与债务人约定债权不得转让的,债权人不得将应收账款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保理商,但保理商善意取得应收账款债权的除外。债权人违反基础合同约定转让不得转让的应收账款,如果因此给保理商造成损失,保理商向其主张承担赔偿责任的,应予支持,但保理商在签订保理合同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基础合同禁止转让约定的除外。”


2015)沪一中民六(商)终字第640号一案中,佳兴公司基于其“POS机上形成的所有应收账款及其收款权利”,与商业保理公司签订保理协议,后因履行纠纷诉诸法院。法院认为双方“仅就所涉将来债权作了期间上的界定,对于交易对手、交易标的及所生债权性质等债之要素均未提及,亦无其他可对该将来债权予以确定的约定,故在现有证据条件下,难以认定本案所涉将来债权已相对确定,据此亦无法认为,本案所涉将来债权具备合理期待利益,可对外转让。”最终认定案涉合同“名为保理实为借贷”而无效,仅支持了融资本金以及按照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语
结语


综上可以看出,在《民法典》颁布前,仍有部分地方司法先行于国家层面的立法,认为“未来应收账款”作为保理业务标的,但是针对适格的“未来应收账款”的范围界定仍做了缩限解释,具体审查时从 “合理期待性”和“确定性”等方面加以考察。《民法典》虽从立法层面正式确认,但也并未加以细化的规定,所以,在商业活动中同样需要商业保理公司从基础合同到违约风险等方面加以审慎的核查。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