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深化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助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深化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助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发布来源: 健促中国 发布时间:2021-04-05


导语:核心企业不愿配合成为银行拓展供应链金融一大掣肘。随着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产业数字化信息化发展不断深化,数字化、线上化供应链金融不断涌现,为供应链金融从基于核心企业“主体信用”向基于交易的“数据信用”转变创造了有利条件。

“十四五”规划提出要补齐产业链供应链短板,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培育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产业链供应链,离不开金融的大力支持,需要进一步强化金融服务,畅通产业链资金流,更好地助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浙江经济的一大特点就是产业集聚化发展,已经形成了一批一体化的产业链。针对产业链上下游小微企业旺盛的金融服务需求,浙江金融机构较早开始探索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提升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有较好的实践基础。2020年以来,为进一步落实金融支持复工复产及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工作要求,积极应对浙江从出口导向模式向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转变,浙江银保监局强化政银企联动,进一步探索差异化的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模式,精准有序推进产业链供应链优化提升。截至2020年末,浙江(不含宁波)银行机构为3.2万家产业链核心企业提供4.3万亿元周转资金,为15.8万家上下游企业提供1.5万亿元信贷支持;其中纳入重点跟踪监测的供应链金融核心企业488家、服务上下游小微企业9193家。
发展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需要精准施策

由于产业链供应链不同领域、不同环节的金融服务需求和特点差异较大,需要进一步细化金融服务措施,采取针对性措施,引导银行抓住核心骨干企业、小微企业园等产业集群、电商平台等重点销售端、各类专业平台等供应链关键节点,探索现代制造业、现代产业集群、现代农业、商贸流通、外贸领域和专业平台等差异化供应链金融模式,为链上企业提供精准供应链金融服务。

结合各地实际,支持打造标志性产业链。浙江正在积极推动制造业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升级,打造数字安防、炼化一体化与新材料、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现代纺织、集成电路、智能计算等十大标志性产业链。浙江银保监局聚焦十大标志性产业链,鼓励银行机构研究制定差异化授信支持政策和措施,推动银行保险机构将浙江十大标志性产业链金融服务上升为总部政策,协调异地分支机构,为浙江产业链核心企业向全国及境外上下游配套企业延伸提供支持。以浙江标志性产业链重点龙头企业、“雄鹰行动”培育企业和单项冠军企业等为基础,建立产业链强链补链重点企业培育库,推进主办银行制,量身定制核心企业及关键配套企业一揽子金融服务措施。截至2020年末,辖内银行业已支持产业链重点龙头企业授信超3767亿元、支持“雄鹰行动”企业授信超4658亿元。

聚焦关键领域,支持产业链“卡脖子”技术重点项目攻关。我国产业门类齐全,但在某些关键环节、关键领域、关键产品上仍然存在“卡脖子”的问题,导致行业发展受制于人。浙江银保监局推动银行保险机构积极关注“卡脖子”领域科技创新的金融服务需求,做好优先保障。一是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组合。针对产业链重构替代、科技攻关、协同创新项目实施、关键核心技术(产品)推广应用等关键技术项目的需求特点,综合运用债权融资、股权融资、风险投资以及投贷联动等工具,推出“人才贷”“人才险”,创新支持科技攻关和运用投产。二是加大信贷支持保障。对接产业链协同创新项目、科技应急攻关项目等国际产业链企业,加大制造业中长期贷款投放比重,积极提供优惠利率支持。三是强化保险服务支持。进一步推进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保险和重点新材料首批次保险补偿机制试点工作,推广产品质量责任保险、出口信用保险、保证保险、保证金替代类保险产品等应用,做好强链补链、技术攻关过程中的风险保障。截至2020年末,辖内首台(套)保险金额344224.63万元,已决赔款金额391.88万元。

突出薄弱环节,积极支持农业产业链畅通。农业产业链是国内大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支持扶贫攻坚、乡村产业振兴的关键。实践中,由于农业生产规模小、风险高等特点,产业链上下游生产主体、农户获得金融服务的难度大,亟待创新破解。浙江银保监局聚焦农村经济业态培育及产业支撑,与省农业农村厅、财政厅、自然资源厅等部门加强联动,建立省级494家农业龙头企业、604家农民专业合作社、1419家示范家庭农场、5000家农创客“四张清单”,培育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推进以农业龙头企业为核心企业的现代农业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带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升农村自我造血能力,支持农村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农业银行浙江省分行、浙江省农信联社等主要涉农机构与浙江省供销社总对总对接合作,打通省内农产品供销链,加大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农村新型合作体系建设金融支持力度。截至2020年末,辖内银行业支持农业龙头企业贷款289.84亿元、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64.78亿元、家庭农场贷款159.35亿元、农创客贷款25.25亿元。 

深化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需重视三大问题

如何降低对核心企业的依赖。传统供应链金融服务模式高度依赖核心企业,但核心企业往往在产业链供应链中出于强势地位,为上下游企业提供债务确权或贷款担保的意愿并不强,核心企业不愿配合成为银行拓展供应链金融一大掣肘。随着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产业数字化信息化发展不断深化,数字化、线上化供应链金融不断涌现,为供应链金融从基于核心企业“主体信用”向基于交易的“数据信用”转变创造了有利条件。对此,浙江银保监局突出科技赋能,强化供应链金融“数据信用”建设,推动银行机构充分运用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手段,搭建服务平台,将金融服务嵌入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同步获取上下游企业的交易信息,解决线下供应链金融存在的核心企业配合难、贸易背景核实难、服务成本高等问题。比如,浙商银行与趣链科技公司、浙江大学合作开发的应收款链平台,运用区块链技术开展应收账款融资,已累计服务核心企业4100户、上下游小微企业2.79万户。同时,充分发挥浙江省金融综合服务平台53个政府数源部门接入、涵盖银行信贷审批七成左右数据需求的大数据及技术优势,推动银行深化平台运用,全面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金融领域数据运用支撑,提高供应链金融服务精准对接和线上服务水平。目前平台数据调用量累计超过3400万次,涉及企业超76万家。
如何优化业务跨地区协作。产业链供应链跨地区、跨省甚至跨国的情况十分普遍。但当前银行机构传统的属地经营模式下,面临着异地上下游小微企业开户难、签约难、贷前调查和贷后管理成本高等问题,制约了跨地区供应链金融服务的发展。为进一步提升供应链金融跨地区服务质效,浙江银保监局积极推动银行机构完善供应链金融跨地区服务机制,优化内部跨地区考核激励及利益分配,降低银行开展供应链金融经营成本。引导在浙银行保险机构争取建立总行级浙江供应链金融服务工作专班和工作机制,开发专门符合浙江产业集群和产业链特点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和模块,有效联动各海内外机构共同参与全球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展。支持全国性银行机构总行依托和对接省金融综合服务平台,针对浙江产业链行业及企业特点需求,开发完善业务模型和信息管理系统,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金融跨地区服务水平。比如,辖内某网络科技公司是一家在全国销售蔬菜的电商平台,收集城市农贸市场采购需求,对市场进行预估后指导菜农按需生产。杭州联合银行根据企业特点为其设计了随借随还的融资产品,企业需要支付预付款时在电脑一点即可出款,货款回笼即可归还,大大降低了利息支出;同时,浙江省农信联社充分发挥其在辖内点多、覆盖面广的特点,牵头辖内各农商行探索供应链金融协作机制,发挥属地对接及风控优势积极服务省内链上客户,同时,考虑公司省外业务落地需求,加强与省外联社对接,探索优化省外金融需求服务。
如何防范产业链供应链金融风险。现代产业链核心企业及其上下游配套企业共依共存,在当前新冠疫情持续影响下,如何有效防范化解风险,对推动产业链供应链金融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产业链供应链金融兼具产业和金融两大属性,使得产业链供应链金融具有来自产业和金融领域的双重风险。对此,浙江银保监局一方面积极推动银行机构围绕价值链、信息链、服务链等维度,探索建立完善全链条供应链金融服务风控体系,有效控制和降低全产业链金融风险。另一方面,通过建立重点企业支持保障、重点项目支持保障、政银企三方联动“三张任务清单”,推进将产业链重点企业纳入联合会商工作机制,稳定链上企业融资预期,强化联合授信、银团贷款、中期流贷、无还本续贷、延期还本付息等综合金融服务支持。同时,建立重点产业链风险监测机制。依托客户风险预警系统数据和EAST系统大数据支持,建立十大标志性产业链融资监测机制,对授信、用信、不良等情况开展定期监测分析研究。通过融资变化、不良、担保等预警指标监测,开展风险传导预判、产业链关键节点企业帮扶确定、外围风险源提示等风险识别预警工作。
产业链供应链金融发展仍需破解堵点难点

供应链金融面临的高度依赖核心企业,商流、物流和资金流信息不足,以及跨地区、跨国供应链金融协调难题,是一个全国性问题。结合浙江实践探索,我们认为,今后供应链金融发展需在强化全链条全流程风险防控基础上,进一步推动解决以下三方面问题:

进一步优化配套监管政策和支持措施。积极探究解决供应链上下游异地客户开户、贷前尽调、面谈面签等实际难题,调整优化部分供应链金融相关监管政策,比如允许在核心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明确供应链金融业务线上面谈面签的合规性,推动银行机构完善供应链跨地区客户服务机制,优化内部跨地区考核激励及利益分配,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远程鉴权、签约等服务。探索供应链金融差异化风险权重监管考核,对供应链金融异地授信总量予以一定比例的管控豁免。搭建全国性跨地区跨机构协调联动机制,推动不同银行加强合作协调,倡导组建优势互补的小微客群金融服务团体,强化供应链金额跨地区服务能力。

加大供应链金融数据科技支撑。加快大数据、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领域的应用,探索搭建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整合链上企业信息流、商流、物流、资金流相关数据。支持银行机构依托金融科技,对供应链金融传统流程进行优化、变革和再造,完善模型化、敏捷化、数据化风控模式,精准服务链上企业真实融资需求,优化供应链发展生态。

部门协同营造良好供应链金融生态。联动国资、经信等相关部门共同推进核心企业提高站位和认识,探索将央企、国企供应链金融参与度纳入年度考核,发挥大型国企、央企以及试点核心企业表率作用,主动配合供应链金融中涉及的应收账款确权、核心企业信用转移等要求,帮助上下游小微企业获得融资支持,降低产业链成本,打造产业链供应链生态圈。


本文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21年第3期

作者:包祖明,浙江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