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民纪要》对金融消费者纠纷案件的裁判新思路(一)
发布时间:2019-10-14     
2015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后所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商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以下简称“《八民纪要》”),专门以“关于证券投资类金融纠纷案件的审理问题”一章,对“金融消费者纠纷类案件”在审理中须注意的问题进行了规范。
2019年8月7日,最高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九民纪要》”),其中第五部分“关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的审理”共6条,再次讨论该类案件的裁判规则。
《九民纪要》发布后,就“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业界主流观点均认为该类案件的裁判对金融机构而言系“日趋从严”。为更加明晰金融机构在该类纠纷下的权利义务,笔者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后续我们会分几个专题,厘清“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相应规定的演变过程、实务审理思路等,以期为金融机构在同类业务下的操作提供思路。本期,我们会梳理《九民纪要》与《八民纪要》对同类问题规定的区别。通过对比解读,笔者认为,最高院对此类案件的裁判规则,似乎并非仅是业界部分讨论所称的一味“从严”,而是逐渐倡导更加理性的金融消费者“保护”、建立更加公平的“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原则。
1. 规范范围与整体立场
解读:
(1) 关于规则适用范围:《九民纪要》将所规范的案件范围缩小为“高风险类的金融产品及投资活动引发的纠纷”
《八民纪要》未进行区分,统一适用于“投资金融产品”类的纠纷;
而《九民纪要》仅适用于销售“高风险权益类金融产品”和为参加“高风险投资活动”提供服务而引发的纠纷。
(2) 关于对金融消费者与金融机构的态度:由侧重金融消费者保护转为更加中立的立场,强调卖者尽责、买者自负、依法保护、理性消费
《八民纪要》明显体现出对卖方机构的贬责,表述为“误导性销售”、“行为失范”,并明确在相关类型案件审理中,必须将“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作为重要内容”,以“提升金融消费者信心,维护国家的金融安全与稳定”;
《九民纪要》则明确指出“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原则,尽管依然仅对“卖者尽责”的事实即“金融消费者是否充分了解相关金融产品、投资活动的性质及风险并在此基础上形成自主决定”进行具体规定,并要求作为案件的基本事实予以查明。但同时,《九民纪要》也明确指出“依法”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强调培育“理性”的金融消费文化。
2. 法律适用规则
解读:
(1) 关于适当性义务的性质:《八民纪要》未对适当性义务的性质予以规定,《九民纪要》明确为先合同义务,若违反则须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九民纪要》明确卖方机构所负适当性义务的性质为《合同法》第61条第二款[1]规定的先合同义务,即“诚实信用义务”,若有违反须依据《合同法》第42条第(三)项[2]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2) 关于确定适当性义务内容的法律依据:由法律、行政法规“明确规定”扩大为法律规定的“基本原则”和“国务院发布的规范性文件”
《八民纪要》规定需以法律、行政法规的“明确”规定为前提;
《九民纪要》则扩大为法律规定的“基本原则”与国务院发布的规范性文件,不再限于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明确规定。
(3) 关于如何适用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九民纪要》体现出“一视同仁”的原则:适用规范性文件不再以该文件“限制卖方机构权利或增加卖方机构义务”为前提
《八民纪要》规定仅“限制卖方机构权利或增加卖方机构义务”的规范性文件可以适用,《九民纪要》则明确只要“与法律和国务院发布的规范性文件的规定不相抵触”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均可参照适用。

3. 责任主体

解读:
关于赔偿责任义务主体:《九民纪要》明确发行人与销售者之间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八民纪要》没有对承担适当性义务的主体作出规定。而《九民纪要》明确,金融产品的发行人和销售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金融消费者有权向请求二者之一承担责任或请求二者承担共同连带赔偿责任。
4. 举证责任分配
解读:
(1) 关于金融消费者举证内容:金融消费者不仅需对侵权事实、亦需对损失承担举证责任
《八民纪要》仅要求金融消费者对“购买产品或接受服务的相关事实”即侵权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九民纪要》增加了金融消费者的举证责任,要求其亦需对所遭受的损失即侵权责任要件中的损害后果承担举证责任。
(2) 关于卖方机构举证内容:对卖方机构举证内容同时进行原则性和具体化规定
对于卖方机构已尽到适当性义务的举证内容,《八民纪要》较为笼统的规定为“是否履行了了解客户、适合性原则、告知说明和文件交付等”;
《九民纪要》则同时对卖方机构的举证内容分别作了原则性规定和具体化规定:
原则性方面,卖方机构应承担“是否履行了‘将适当的产品(或者服务)销售(或者提供)给适合的金融消费者’义务”之事实的举证责任;
具体化方面,细化为至少应包括的内容,否则即需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i)已经建立了金融产品(或者服务)的风险评估及相应管理制度;ii)对金融消费者的风险认知、风险偏好和风险承受能力进行了测试;iii)向金融消费者告知产品(或者服务)的收益和主要风险因素等。
5. 说明告知义务的衡量标准
解读:
明确卖方机构以手写“本人明确知悉可能存在本金损失风险”等内容主张其已经尽了告知说明义务,不予支持
尽管《九民纪要》维持了“综合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客观标准和金融消费者能够理解的主观标准”这一标准来确定告知说明义务,但同时明确排除了卖方机构常用的“金融消费者手写诸如‘本人明确知悉可能存在本金损失风险’”这一方式。
6. 损失赔偿数额的确定
解读:
(1) 关于本金如何确定:由“原则”到“规则”:由损失填补原则明确具体计算方法
就损失金额的确定,《八民纪要》仅作出原则性规定,即适用一般侵权责任法上的“损失填补原则”;
《九民纪要》则将这一原则具体和细化,确定具体的损失数额计算标准,即:实际损失数额=金融消费者为获取该金融产品服务而支付的金钱总额-已收回部分的剩余金额。
(2) 关于利息如何确定:明确利息计算方法
《八民纪要》未规定金融消费者可主张利息损失,《九民纪要》则针对不同情形的利息如何确定,区分不同情况进行处理。
(3) 明确金融消费者纠纷不适用消法惩罚性赔偿
尽管金融消费者被称为“消费者”,但《九民纪要》的规定明显表明,金融消费者不同于消法项下的普通消费者,不得据此要求惩罚性赔偿。
7. 免责事由
解读:
(1) 关于免责事由的范围:整体而言,《九民纪要》与《八民纪要》规定的卖方机构免责事由相同
免责事由包括两项:i)因金融消费者故意提供虚假信息免责;和ii)根据金融消费者的既往投资经验、受教育程度等,适当性义务的违反并影响金融消费者自主决定而免责。
(2) 对因金融消费者故意提供虚假信息的免责事由增加一条限制
就卖方机构援引该条要求免责的,若金融消费者证明该虚假信息的出具系因卖方机构误导所致,则卖方机构无法据此免责。


整体而言,《九民纪要》提出的裁判规则体现出更加平等的卖方机构与金融消费者关系,规定亦更加具体细化,更具有可操作性。后续,我们将通过不限于大数据检索等方式,以2015年(或更早)至2019年作为时间维度,检索涉及金融消费者纠纷的典型案例,并选取相关问题进行专题分析,以探究从《八民纪要》到《九民纪要》,司法实践对金融消费者纠纷案件审理的裁判思路。

[注]
[1]《合同法》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2] 第四十二条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
(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
(三)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



本期负责律师


转载须知
关注“虹桥正瀚律师”(Zhenghanlawyer)微信公众号,回复【转载】了解详情

广告投放

QQ:3260268725

邮箱:rhd361@qq.com

相关资讯

随机资讯

最新资讯

《九民纪要》冷思考:金融机构销售行为规范及风险防控

作者:吴曼顾依冉娜秦天宇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其中设置专章阐述了适当性义务的履行在审理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中的审查与判断标准,明确了金融产品发行人与销售机构之间的连带责任机制,引发金融行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九民纪要》重点针对因销售各类高风险等级金融产品和为高风险等级投资活动提供金融服务而引发的金融消费纠纷案件作

--《九民纪要》对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影响(二)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以下简称《九民纪要》)。早在征求意见稿阶段,这份并不属于司法解释的文件就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此次正式版发布,就引来学界和实务界的瞩目。在,我们主要就动产抵押权与质权竞存、浮动抵押效力问题以及担保关系的认定三方面作出了解释。除了前文所涉及的内容以外,《九民纪要》中有多个条款提及保兑仓和质押监

从《九民纪要》看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的法律风险防范

解读金融机构被诉风险处置系列——从《九民纪要》看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的法律风险防范本文为威科先行丨金融合规实务模块独家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2019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九民纪要》),其中第五章关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的审理对金融

随机资讯

《九民纪要》关于金融领域的座谈会

2019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九民纪要》共计12部分130个问题,内容涉及公司、合同、担保、金融、破产等民商事审判的绝大部分领域,直面民商事审判中的前沿疑难争议问题,密切关注正在制定修改过程中的民法典、公司法、证券法、破产法等法律的最新动态,密切跟踪金融领域的最新监管政策、民商法学最前沿的理论研究成果。为帮助大家更加深入理解《全国

《九民会议纪要》视角:金融商事审判与金融证券纠纷热点问题

2019年邀请函2019年10月12日-13日地点:杭州市《九民会议纪要》视角:金融商事审判与金融证券纠纷热点问题高研班邀请函各有关单位:金融商事纠纷态势是金融宏观运行健康与否的晴雨表,也是金融微观运作规范与否的显微镜。当下,金融商事纠纷案件持续攀升,金融领域存在的一些问题得到集中暴露。而随着金融改革和创新的提速,新类型金融交易的快速发展,一些新型金融纠纷也开始反映到司法中来。为了更加充分及时地发

--《九民纪要》对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影响(一)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以下简称《九民纪要》)。早在征求意见稿阶段,这份并不属于司法解释的文件就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此次正式版发布,就引来学界和实务界的瞩目。最高法院在发布《九民纪要》时开宗明义地指出,出台《九民纪要》的目的在于统一裁判思路,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增加民商事审判的公开性、透明性以及开预期性。虽然《九

资讯评价
经典 | 垃圾
资讯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