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行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拿什么去爱你

作文

拿什么去爱你

2024-04-19 17:31:41

拿什么去爱你

假如你拥有,那你愿意付出,但是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应该用什么去爱另外一个人呢?

有时候即使你想表达,你也只是一无所有罢了。记得有那样一首很老的歌,叫做拿什么去爱你。

所以有的时候感慨一些人并不是不爱,只是没有来爱的资本与条件吧。

我们不能总是相信那些甜言蜜语就能真的地老天荒,都说海誓山盟,但是山与海的变化是那么缓慢,而等闲变却故人心,不忍心说啊,人心想要变化就太容易了。

我们不能总是想着要在心新中建立一个空中楼阁空中入阁,要拿什么才能去相信那些没有根据的事情,那些根本没有实际根据的承诺呢?那些没有问题的事情,防止违纪处罚相信的。

人可以浪漫可以幻想,但是所有的浪漫最终都要扎根于现实之中才可以,因为你的脚必须脚踏实地,不能离开了脚下生存的土地就像那当地的孩子被举在空中脱离地面取代工作的时候也就失去了一切,最终被击败了。

我们终归要走向现实呀,成熟的人懂得怎么样平衡那些理想性的事情,与他脚下的土地。仰望星空的时候,也不能忘记脚踏实地。那些空谈那些没有意义的想法至少在当时带不来什么真正的改变。

母亲,我拿什么去爱你…

女孩怒气冲冲的在街上游走。她又与母亲发生分歧了。

女孩很烦,不想理身旁的母亲。

女孩越来越觉得母亲是个跟不上时代,且更年期提前的“老太太”。

女孩常和母亲吵,结果总是女孩深感委屈,母亲伤感、流泪、自责又后悔。

一天, 母亲不上班。女孩兴冲冲地拉起正在睡懒觉的母亲。母女俩双臂相持,上了街。

女孩总说自己衣服少,还俗气,总觉得母亲是一个小气的人。

女孩想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却常被母亲喻为“审美观有问题”。其实,女孩已经长大了,她想要的不再是母亲的花裙子,而是青春而又稳重T恤、板鞋。因此,女孩总认为,和母亲逛街太累。

母亲回到家后倒在沙发上睡熟了。女孩回到房间,无意中看到了《语文报》上醒目的标题《代沟沸那拧罚闷嫘拇偈古⒋油返轿玻蛔植徊畹慕恼略亩亮艘槐椤E⒖蘖恕?/FONT>

女孩想起了年幼时,躺在母亲的怀里,听母亲讲故事,唱“世上只有妈妈好……”。

女孩走出房门,默默地为母亲批上了一件外套,动作轻轻地,柔柔的,生怕碰醒了熟睡中的母亲。

女孩又一次哭了,她想起了母亲的自己的好,一点一滴,一举一动。女孩不懂,为什么今天不能是昨天或者是明天,一定要是今天呢?

今天如果是昨天就好了,那么女孩一定不会再惹母亲生气。

今天如果是明天就好了,那么女孩一定会努力学习,为母亲争光。

女孩想把自己对母亲的爱毫无保留的付出,却无能为力,她不知道要怎样做,更不知道母亲会不会懂,就像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到母亲对自己的爱一样……

让我拿什么爱你

我们在一起相处了8年是吧?已经记不清了,八年之久,时光的流逝抹不去石子的棱角,我们之间的那道沟壑时光填不平啊。我对你有过怨恨。妈妈,在这里我终于可以叫你一声,毫无顾忌的叫你一声,真的每次想开口,就总是捏在喉咙里。盼了这声妈妈盼了八年,却不能亲耳听到。慢慢岁月里,我的眼泪枯干在故乡的那口古井下。是谁,把我从小生长的故土定义成了别人的家?是谁,在我耳边 口口声声的说他们不是,不是......最爱我的人!是你,是你,破坏了我心中美好的幻想。这不得不让我怨恨你。我能体谅一个母亲对自己女儿的苦心,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爱。你说你是天下最爱我的人,你说你是天下对我最好的人,但你为什么不了解我,甚至一点都不!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正式放暑假,我穿越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目光烧过所有人激动地神情,一路下来没有你的身影。我赶到电话亭,拨通了你的电话号码,一次、两次......都是关机,我以为你不回来了。我没有失落,我没有着急,我在十岁那年就学会了一个人坚强。我从保安室提走水桶。我竟没有想到会在哪里与你狭路相逢,在车上,在车上,你不明就里的便是对我破口大骂,我还是个14岁的少女,处于自尊心最强烈的时期,你残忍的让我承受车厢里所有人异样的目光,更何况还有我的同学在,你让我以后怎么在班上落脚?更何况我还是一个班长,你让我以后怎么服众?我知道大人找不到孩子那种急迫的心情,但是可不可以换种方式。你说你很累,我何尝又不是伤痕累累呢?八年之久的,这种情景我已习以为常,甚至忘记了感到羞愧。妈妈,让我拿什么爱你,我是一个倔强的女孩,你这样的方式只会将我推向极端。在自己的亲人面前我永远处于被动,我要保护我自己,怎能不与你争吵。这让我们之间的沟壑又深了......我深深地知道即使你知道了我的真心也不会有所触动,因为平日里的一举一动已经在你这里形成了惯性思维。你和爸爸的决定改变了我人生努力的方向,我花了三年半才建立起来的友谊!在离别的时候我不敢多看铃一眼。我反抗了,我挣扎了,依旧改变不了这注定的命运。我怕多看她一眼,眼泪就会点下来,像落了线的珍珠,只是全是愧疚。我头也不会的奔跑在风中,任我最好的朋友风靡了眼,放声大哭。我甚至不敢给她任何承诺,因为我知道我实现不了,你们不会再让我踏进这里半步。新学校,我倍感孤独,我没有交到一个真心的朋友,成绩也逐渐下滑,在这里错过了一个又一个。文字成了我心情的的日记。“冷风吹,可是再也找不回......”你不明白不是吗?我又哭在不计黑夜里,那个为我擦拭眼泪的女孩,成了风景,成了记忆,成了过去。我,怀旧,认定的人和物,时光冲刷不走印记。妈妈,你让我拿什么爱你? 天空任鸟飞,却飞不出我的一片天地。我知道我对你的伤害已经很深,但是你了解我吗,我真的想和故土拥抱在一起,会什么连暑假回去的时间也要给我剥夺,这难道不是我们一切误会的根源吗?我一次次的在过去的照片当中寻找思恋的点,却无从更新生活,无人的角落我永远是孤单的,你让我不需要你或者是爸爸了,因为你们让我找不到熟悉的感觉。换种方式行吗? 妈妈,你不改变,我不改变,最初的起点无法更换地带,让我拿什么爱你?

拿什么来爱你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从我出生到现在,母亲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我,默默地付出着。我想对她说:“拿什么来爱你?”

母亲的爱是无条件的。不管我犯了多少错误,她总是站在我的一边,支持我,鼓励我。她总是眼里容不下我一点点的不开心,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开心起来。看着她那深深的眼神里洋溢着的爱,我真的不知道拿什么来表达我的爱。

母亲的爱是无私的。小时候,我总是啼哭着向她索要玩具或零食,她总是会满足我的要求。长大后,我明白了她的不易,想为她做些什么,让她的生活更美好。她总是开导我,告诉我该做些什么,用她的智慧指引我前行。看着她的背影,我真的不知道拿什么来对她表达我的感激与敬意。

母亲的爱是真诚的。她总是关注我身体、心理和精神健康。她用她的心灵抚慰着我在不开心时的心灵,用她的食物填充我饥饿的胃。她的手永远像凉风般温柔,她的爱总是温暖着我的心。看着她那微笑的脸庞,我真的不知道拿什么来感谢她的养育之恩。

我通过奋斗和汗水去回报母亲对我的爱与关怀,将来的日子我会坚强勇敢面对挑战,展现母亲教育出来的品德,不让她对我失望。我会尽我所能给予母亲更多的关爱,陪伴她,让她的晚年更加幸福快乐。母亲,我真的不知道要拿什么来爱你,只能用我的全身心去倾注爱,永远感恩您的养育之恩。

我拿什么来爱你们?

在这个和平的年代。

我们似乎淡忘了一个平凡而又特别的群体。

他们肩负着祖国的命运担子。

他们在七十五年后的今天的到了他们想要的

但是晚了

谁曾记否?

在一二九这个平凡的日子里。

一群年轻的小伙子们吹响了号角。

吹响了神州赤县。

谁曾拾起

当年为了和平而照亮整个黑暗换来朝霞满天的英勇事迹的碎片

我们忘了。

忘得一塌糊涂。

也许是在和平年代呆久了。

有谁记得一二九?

我们只知道在和平的年代如何去生活,如何去享受

悲哉!痛哉!

时间如北风般

呼啸而过

那个日子苍黄并远去

但现实的肩膀

能不能承受

那些曾经沸腾的激情

日子依旧站在

世纪的脊背上

默默凝望

窗外

阳光温柔的

抚摸大地

只是不知在它的记忆中

那个日子

是否如雕塑

永远屹立

我亲爱的长辈们。

是你们给我们创造了和平生活,幸福。

然而我拿什么来爱你们呢?

拿什么拯救你,我可怜的头发

"女生不许留奇怪的发型,男生不许留长发,有的男生喜欢留流海,那也要剪掉,男不男女不女的,像什么话?中午就剪,班长做好带头作用,好,下课!"

班主任刚走出教室,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看班长的头发,我们班长不容易啊,多少年来,他一直是那雷打不动的发型:板寸加一排整齐的流海。可是今天却要在老师的威严下把它扼杀在理发店里,看着班长已经扭曲的表情,我们都深表同情,纷纷扬言再丑的发型也接受。

下午,班长果然把头发剪啦!一开始他是戴着鸭舌帽来的,在同学们的纷纷哀求下,他终于把帽子拿了下来,我想那一时刻是我班自成立以来最安静的时刻,一秒,两秒,三秒。紧接着班里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班长生来就有一个大脑门,以前有留海遮着,还觉察不出什么来,可现在留海被剪掉啦,他的大脑门此时显得特别突兀,引来一串串哄笑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剪了留海的发型这么可笑,可是在意料之外呀!我们本来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可它还是让我们大吃一惊。眼看者班长的脸色由红到青,由青到紫,由紫到黑。我们的笑声终于平息啦,但每个人都在强忍着。这时班长发话啦:"上午说的比唱的都好听,真的剪了吧,一个个又没良心的哈哈大笑,害我中午白感动了一场,我想剪吗?还不是逼的,以前,我是不留流海的,那时同学们都说我聪明的脑门没毛盖,我才留流海留到现在,谁想到过我的难处呀!"班长说罢,有同学又接话茬:"啊,拿什么拯救你,我可怜的头发。"这一句话又把我们给逗乐啦。班长当时怒发冲冠,火冒三丈,就在班长想"拔刀"和我们这群人拼了的时刻,一个善解人意的女生站了出来,示意我们不要笑,接着对班长说:"其实我们没有恶意,我们都只是想和你开开玩笑。""是啊,是啊!你不晓得我们多爱你!"这句话把班长也逗乐了!在嘻嘻哈哈中,这件事平息下去。

他现在不是我班长了,前不久我碰见了他,他的流海又留起来了,我开玩笑的对他说:"怎么?聪明的脑门有毛盖啦?"他也风趣的回了一句:"是啊,我可拯救了一年呢!"

看着他,我又想起了那句话:拿什么拯救你,我可怜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