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业业务风险特征及应对研究
同业业务风险特征及应对研究
发布来源: 城商行研究 发布时间:2020-01-05

文章来源:交易圈


一、样本银行同业业务发展概况


截至2015年12月末,全国134家城商行资产总额22.68万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11.38%,较2007年约6%的水平几乎翻了一倍。过去几年城商行及农商行也迎来新一轮上市潮,接连在H股挂牌。这些银行往往也是较早试水同业业务,从中获益颇多的群体。


因此,本文选取了11家A股和/或H股上市的相关银行作进一步分析。包括: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盛京银行、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重庆银行、锦州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重庆农商行。


截止2015年末,11家上市城商行及农商行资产总额7.00万亿元,平均资产规模6363亿。增速达到27.60%,投资类资产增速迅猛;负债总额6.54万亿元,增速27.58%,主要是由于存款仍有双位数增幅,以及应付债券大幅增加。




(一)主动负债迅速增加,为同业业务提供资金来源


负债端方面,11家上市城商行及农商行存款虽然仍是最主要的资金来源,但各家行在过去一年大量发行同业存单、二级资本债等新型工具,导致应付债券占比迅速提升。同业存单由于可转让、可质押回购,流动性强而且又不纳入银行同业负债占比口径统计,成本接近于同期限线下同业存放资金成本,因此,成为同业业务理想的资金筹集渠道。



(二)资产结构发生重大调整,投资类资产占比首度反超贷款


分析上市城商行及农商行的资产结构可见,整体上呈现出贷款和同业(仅指存拆放同业)占比下降、投资类资产占比上升的趋势,投资类资产已超过贷款,成为占比最大的部分。


上图中“投资”类资产包括债券投资、应收款项投资等,是同业业务主流。应收款项类投资中包括信托公司信托计划、证券公司及保险、基金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及其他商业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的投资。从下图可以看出,除哈尔滨银行外,其他10家银行都以信托、资管计划投资为主流,只有缺少此类资产配置的银行才会以购买他行理财产品为补充。



(三)利润增速差异较大,资金同业业务收入占比上升


2015年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央行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市场流动性保持宽松,受利率市场化影响,息差收窄。11家银行平均利润增长17.82%,虽然远远领跑大中型银行,但各家行差异较大,五家增速加快,六家放缓。从收入结构看,虽然企业银行仍然占最大部分,但随着各家行不同板块差异化战略的实施,资金同业业务占比明显上升。

二、同业业务风险特征


任何一种银行业务的风险特征都和其盈利模式密切相关,同业业务也不例外。虽然同业业务定义和范围都在不断变化,产品林林总总,但盈利模式不外乎以下四种:一是期限错配套利。短资金配长资产,赚取流动性溢价。二是监管套利。通过同业圈的资产经营运作,调节各自流动性、风险资产、贷款规模、保证金比例、票贷比、非标资产占比等等指标或突破投资额度、投资标的物限制。三是跨市场套利。利用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贵金属市场、海内外市场的相对分割封闭,进行无风险投资套利,如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贵金属租赁业务、借用基金通道的海外债投资等。四是信用风险溢价。同业投资中很大一部分是投资于实体经济的类信贷资产,这些投资和传统贷款融资的盈利模式并无二致,主要是依靠银行强大的信用风险识别控制能力。此外,虽然以银行圈为主的交易对手普遍信用风险极低,但实力强的大银行和实力弱、知名度不高的小银行相比,同一类业务的定价上还是会存在一定的信用风险溢价。有什么样的盈利模式就决定了风险存在的形式和类型。


从历史的角度观察,随着银行业发展和转型的深化,同业业务风险特征也不断变化演进。在本文前述的第一阶段中,同业业务品种和交易对手都比较单纯,面临风险主要就是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在第二阶段中出于监管套利的目的,同业业务被人为层层包装嵌套,设置重重SPV架构,交易资金方、项目方、过桥方、增信方错综复杂,操作风险被放大,合规风险突出;在第三阶段中,随着同业业务的规范化、专营化,合规风险和操作风险都大大降低,但由于2014年以来的经济不断下行,利率中枢不断下移,资产荒出现,资本市场波动剧烈等外部环境因素影响,银行同业业务出现了新的风险特征。


(一)流动性风险及其衍生的市场风险是同业业务风险控制永恒的主题


同业业务单笔金额巨大动辄上亿而且进出周转频率高,速度加“块头”造成同业业务进出银行资产负债表对流动性的冲击力远远高于一般的企业存贷款业务。同时,同业资金还具有极其敏感的特点,很短时间内市场上资金风向就有可能从资金盈余转换为资金短缺,波动性也远远高于传统存贷业务。因此,同业业务的爆发式增长对银行流动性管理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目前,各家银行的同业业务虽然流动性风险普遍受到重视,但市场风险管理匮乏,很少有基于同业业务资产负债重定价日的敏感性缺口值测算等监测指标控制。在大多数场景下,流动性风险虽然没有突破底线,但由于流动性管理不善,往往造成某些时点上被迫以高价拿进资金,以低价折让资产,从而形成损失,这就是流动性风险导致的市场风险。


(二)操作风险是同业业务的痛点、难点


2015年到2016年同业市场处处险滩暗流,先是票据业务领域爆出农行三十亿票据变报纸的大案,接着是某银行15亿通道投资理财资金被骗,近期又发生小银行通过代理接入电票系统的票据融资出现诈骗的事件。归纳总结这些风险事件的发生多起于通道的借用,票据业务中通道行层层转手包装,同业投资业务中资管通道层层嵌套。前者是为了消票据规模,后者是为了获取业务机会。通道占比过高、过度发展,一方面导致投资链条拉长,增加了融资成本,另一方面,由于对账、开户、权利凭证、资金划款路径等方面大量操作风险点的存在,也容易被不法机构或个人利用引发案件风险。


(三)信用风险和交叉风险不容忽视


随着经济增长率的一路走低,实体企业投资需求严重萎缩,“资产荒”时代到来。虽然同业业务是传统意义上的低信用风险业务,但面临业绩增长压力时,也不可避免地加大信用杠杆的利用,出现信用风险的下沉。


信用风险下沉首先体现在投资于类信贷资产的业务违约率上升。前文所述11家上市银行的应收款项类投资拨备率如下图所示:



信用风险下沉还体现在同业投资交易对手的下沉上。一批规模偏小、盈利差的小型城商行、农商行也进入了同业市场。随着同业合作产品、合作形式的扩展与深化,开展业务合作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种类和数量持续增加,其整体实力通常不强,而业务偏好相对较高。


此外,今年以来信用债市场违约数量增多,仅仅上半年就达到了36支,还有更多的机构推迟债券发行,ABS在经历了2015年、2016年的高速增长后,也在近期发生了第一笔违约。银行同业资金大量间接或直接投资于标准化债券市场,无可避免地也会承受负面影响。


由于同业机构之间的合作不断深化,同业业务已经形成跨货币、资本、产业三大市场的格局,交叉风险传染也不容小觑。无论是资金端还是资产端,同业业务风险高低对资本市场波动大小的敏感性系数都加大。如去年股灾期间,某银行涉及股市的大量理财产品被迫提前中止就是一例。还有一些小型银行的关联人贷款集中度过高,门槛偏低,一旦股东经营出现风险,这家银行的不良率就会明显上升。此外,在大型金融集团控股、产融结合的发展趋势下,集团内控股关系错综复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三、同业业务风险应对策略


(一)流动性风险应理性对待,严格监控


流动性风险是一把双刃剑,适度承担可以创造更多利润,过度承担可能就会损失巨大。把握好这个“度”首先需要搭建符合自身特点的资金头寸管理架构和模式,需要科技系统的支持;其次需要合理设计配置监测指标和监测值;最后需要做好流动性应急处置和预案。


在同业业务资金管理模式上几乎全部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都采取了全口径资金FTP的管理体系,由总行资产负债部对各个部门各类资产和负债分别制定FTP价格,由资产负债部下达期限、价格等,总行业务扎口部门负责对下达指标进行统一调配,分行仅负责在市场上投融资,不负责错配管理。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都由总行集中调控。


在流动性风险监测指标方面,除了一个月缺口率、三个月缺口率以及静态缺口值外,设立同业业务每日头寸缺口限额,逐日盯盘将会极大降低日终头寸风险。每日头寸缺口限额λ的取值可以用下述函数表示:f(a,l,s,w),其中:a为资产规模,l 为当天可变现资产,s为司库资金丰裕程度,均与λ正相关;w为其他扰动因素,如近期市场资金面宽紧程度、当天央行公开市场操作规模方向以及季末缴税等事件。


(二)操作风险应坚持集中、前移、亲见、亲签


操作风险和信用风险最大的不同点之一是低频高危、难以预见、难以缓释,操作某项业务的人员越多、机构越多、频率越多,潜在风险点也越多。因此,同业业务的操作风险防控首先要做到集中专营,专营的内容包括审批集中、内控集中、风险偏好集中、账户体系集中、资金进出集中,集中的手段和工具必须通过信息系统机控实现。目前,大部分银行设置总分两级;少数小规模银行将同业业务全部集中在总行直接办理;还有少数银行涉及总分支三级。


操作风险的防范还必须做到风控前移、亲见、亲签。总行风控团队应针对操作风险特点前移工作重心,配备足够的人力资源实施平行作业,与直接业务经办人员形成AB角相互制约。


对异地客户和新增客户要及时实施总对总的投后回访,建立直接联系渠道,便于掌握第一手风险状况。由于同业业务很多都是通过QQ、微信群发布交易需求、达成成交意向,交易对手之间很有可能完全陌生,尤其要注意防止外部诈骗风险。此类诈骗风险防范手段无他,唯有彻底打消麻痹大意的心理状态,严格执行亲见、亲签的内控制度要求,减少一切不必要的中间环节。


(三)信用风险及交叉风险应宽进、严出、看透、穿透


宽进、严出是针对同业客户的授信和准入而言。同业客户无论是银行还是信托、证券、保险等都处于“三会”的严格监管之下,牌照资源稀缺,对市场形象高度重视,爱惜羽毛,整体而言信用风险要比实体企业小得多。因此,在同业业务领域中,对基于同业信用开展的业务可以相对积极、乐观,扩大授信覆盖面,降低准入门槛;如果投资非占用同业授信的产品,例如银行非保理财、主动管理型产品、委外等,主要是借助对方机构的资管能力开展的,则需要“严出”,要根据其净资本、管理团队、总规模、历史业绩等制订严格的投资限额,并定期跟踪调整。


同业业务通过构建以银行为主、各类信托券商基金为辅的资产经营圈开展业务,利用各自的客户、资金、信用增进和转换等手段设计产品,相对于传统的存贷业务以结构复杂、创新灵活而“闻名”。因此在风险防范上一定要有“看透”的本领,有“穿透”的定力。首先,要能够看透业务本质:低层企业客户是谁的?资金最终谁出?风险究竟谁承担?谁是担保受益方谁是信用增进方?资金划转路径如何?法律关系如何?等等。其次,对于最终承担风险的一方来说,还要有“穿透”的定力,同业业务千变万化最终还是通过资本增值而获利,钱不会自己生钱,利润最终来自于穿透后的低层资产,无非是标和非标两类。低层资产除了国家信用外都有高低不同的信用风险存在,需要比照贷款业务的“三查”,借鉴传统信用风险控制技术实施管理,决不能因为同业交易对手的业务隔离和层层包装就失去对底线的坚持。


版权说明:文章开头均备注了文章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谢谢!


中小银行从业者,回复“001”按提示操作,加入“中小银行资管微信群”
在这里读懂中小银行
城商行研究
微信号:chengshanghang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相关服务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