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瑞幸咖啡认识互联网金融项目(二)
从瑞幸咖啡认识互联网金融项目(二)
发布来源: 不染红尘 发布时间:2020-04-07


互联网金融项目伪装


必须承认,目前存在的现实就是:中国金融项目,假以创新、实体、自由之名,行各种收割之实。实体的落后、规则的混沌、资本的荒蛮、时代的浮躁,成就了草莽时代的狂奔。于是我们有了千团大战,有“五彩缤纷”的共享单车,有补贴到连星巴克都着急的咖啡。


一、假以创新之名,行收割股民之实


近些年,中国互联网企业家、网红企业们家掌握了绝对话语权,他们的“鸡汤”里夹带着各种新概念、新模式以及动人的故事。他们通过制造概念,贩卖焦虑,收割资本。很多人错误的以为,互联网等于技术创新。瑞幸咖啡,被冠以“数据咖啡”、“互联网咖啡”、“咖啡新物种”等光环,但其实这模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仔细看它,当我们关注一家店的关键不是看每平方米的租赁价格,而是看每平米的营收,所以这个指标才能反应出瑞幸快取小店是否具备竞争优势。瑞幸每平方米的营收(包括外卖)不如星巴克,毛利率比星巴克更低,单位面积的营收也更低,相反,有一个数据可以透视问题: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的门店成本占门店营收的比例达63%,远远高于星巴克的36.4%。万变不离其宗,盈利是关键,而不是新概念,这种模式并不具有竞争力。

许多金融项目以技术创新、模式创新之名,打着新零售、新技术、新经济、共享经济、消费升级、大数据、生态系统等旗号,上市圈钱,收割股民。传统古老的租赁,披上互联网的外衣,就成了共享经济。当一家普通的零售店,接入支付宝支付,就成了新零售。互联网外衣的连锁店接入门店管理或供应链管理系统,就成了高科技公司。而真正的黑科技,大数据、供应链系统、ERP系统,中国互联网企业与亚马逊、沃尔玛、Oracle则相去甚远。

电商公司不是拼着这些外衣,做些商业营销,举办各种购物街,就能自称为科技公司,由于信息不对称,网民和股民难以对技术识别,但是真实的声音不该被掌握话语权的大佬和水军淹没,浪花越高,泡沫越大。


二、假以实体之名,行打击实体之实


互联网势力之所以能够掀起这么大的浪,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实体产业整体太落后。互联网大佬总是以先知的姿态俯视实体企业老板。

互联网创业者讲互联网精神,讲工匠精神,讲情怀,似乎这些都是互联网发明的。香港的美食、日本的精密制造、法国的奢饰品,都装着满满的工匠精神、各种情怀。讽刺的是,工匠精神、创业情怀,只是金融项目的把戏,而不是内核。

相对的是,中国实体产业确实存在不成熟,大多数行业,都存在体验、服务、管理、资本等诸多问题。所以互联网创业者抓住实体产业的弱点,然后凭借庞大的金融资本,对实体企业形成降维打击。假如实体企业一年只能开30家店,但互联网创业者可以开出3000家。实体企业追求盈利,互联网创业者大规模补贴图谋抢占市场。

不管互联网创业者还是实体创业者,必须关注产品质量和技术创新本身,而不是追求市场规模和上市退出。采取金融模式,但是对产品质量、尤其涉及到安全、健康的产品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这些需要健全的体系制度规范它们。另一方面,金融监管、退市机制及惩罚制度都要严格,上市公司才会珍惜上市机会。

一个思考就是,实体产业和股票市场的完善制度,可以降低资本的荒蛮程度,逼迫创业者更加关注产品和技术,将资本与产品、市场与技术相对有效地结合起来。如此,金融才能真正服务于实体。倘若股票制度和产业制度不完善,互联网金融资本假以服务实体之名,行收割实体经济之实。金融资本席卷实体产业,正常的产业经营被冲击,大量门店被挤压,市场供给失衡,商品价格扭曲,甚至连租房价格都被哄抬,一些实体制造商因误判而盲目扩张。资本收割之后,留下的是实体产业的断壁残垣,以及被践踏的行业信誉。共享单车的狂欢,冲击了单车制造商,大量应收账款成为坏账,严重打击了实体制造。


三、假以自由之名,行垄断特权之实


互联网企业从备受质疑到以“鸡汤”到处喂养实体企业,到如今坐拥10亿网民时,这些企业开始了垄断特权。自由、开放、共享、平等、写作、专注、极致等等言犹在耳。

中国互联网企业最大的优势,不是技术,也不是运营,而是中国的人口红利。微信、支付宝、京东都享受了极致的人口红利。曾经以为淘宝是中国网民红利的极限,当50、60后用上智能手机之后,拼多多、抖音再次刷新人们对互联网产品的认知。享受着庞大人口红利的互联网公司重运营,而轻技术。


投行及创业者会选择短平快项目,回避需要技术沉淀的领域,可以享受着各种特权。以熟悉的共享单车为例,如果实体的租车店以及其他任何商贩,随意摆放车辆都会受到罚款,但共享单车不会,未听说有收取道路占用费以及对满地丢弃的单车罚款。挪用押金行为涉嫌违法,但共享单车拥有此项特权,试问若押金严格管制,能疯狂收割实体店吗?另外在疯狂扩张中,大规模补贴行为并没有任何反垄断调查,所以它得以疯狂扩张,狂欢过后,多少人押金无法退回,满大街废铁占用公共道路,用公共资源为其擦屁股,最后市民、股民、消费者以及实体经济被迫为资本狂欢买单。

还有,中国电商使用“大数据杀熟”,也是一种典型的垄断特权,第一级价格歧视,强势收割消费者。还有更多互联网平台的野蛮行径破坏市场是否应接受更严格监管?



关于危害的思考


有很多人想把产品和企业做好,但是金融模式的是惯性势能极大,上道之后,上市套现则成为了创业者的使命,而不是产品质量和持续盈利。重视短期,忽视长远,重视套现,忽视盈利,重视资本,忽视客户,总是营销,忽视产品,成为了必然选择。
金融模式,是一把利剑,用好了,产业、资本兴旺;没用好,资本与产业都被收割。问题不在金融模式,也不再投行和创业者,而是金融及产业制度。


一、初心不正,难保产品质量


若企业有原罪,应该是源自创业者的初心。不可否认,几乎所有创业者的初心都是赚钱,但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做好产品卖给客户赚钱,这是最基本的创业初心。若包装好企业卖个好价钱,那么这种初心就很难保证产品质量。

在股票及产业制度不完善时,包装企业上市与提高产品质量经常相悖。首先,大量的资金不会安排在产品质量及技术提升上,而是企业包装、营销推广、扩张规模。其次,创业者考虑的不是持续经营,而是短期套现。第三,产品质量永远排在出售企业套现之后。当然,忌惮于产品质量,大部分创业者会选择轻资产、短平快行业,而不是重资产及高科技行业。但是,轻资产并不代表着产品一定安全。瑞幸是不是金融项目,主要看它是否愿意花钱进口好的咖啡豆,购买好的咖啡机,招聘好的咖啡师,用心做好一杯咖啡。产品做不好,一切都是假的。

以新能源汽车为例,要实现短期上市套现,最简单的办法是无限度地压低汽车成本,同时拿着国家补贴的同时,大规模补贴消费者,然后以地板价快速卖车,至于亏损面积、汽车质量以及后续服务则其次考虑。一台普通的电动汽车组装已非常成熟,这些互联网造车公司像共享单车一样造车,不设厂、不建流水线,找代工厂制造。为了节省成本,电池可能选择短期性能好,但过几年巡航能力大幅度衰竭。如此,电池维护、汽车召回的成本大幅度上升,或质量问题频发,互联网造车公司上市套现后是否还有能力应对?

事实上,互联网汽车出现的电池爆炸事故已经屡见不鲜,汽车电池燃烧事件数量有上升趋势。目前这些信息被掌控互联网话语权的大佬们压制住。车企为了降低成本,扩张规模,对电芯品控不严、BMS设计要求太低,动力电池包的安全设计不足。汽车质量问题绝不是儿戏,互联网资本狂欢后,汽车质量隐患令人担忧。想一想,若以奔驰汽车的要求,审视互联网新能源汽车,则令人毛骨悚然。


二、降维打击,冲击实体经济


互联网改造实体,给实体老板带来恐慌。今日互联网触角伸到哪儿,哪儿就会掀起一阵狂欢,“XX模式”立即风靡整个行业。

金融资本的简单粗暴,“野蛮人”的财大气粗。但是,把产品及服务持续做好才是实业发展之根本。资本对实体经济的破坏力度或利好程度,取决于各产业监管制度。

例如有了汽车召回制度,汽车不能一卖了之,还得负责到底,这为资本收割汽车产业构筑了极高的门槛。中国的汽车召回制度还有很大的缺陷,国产车的召回比例、数量规模以及频率低到令人胆寒。大门敞开时资本自然来去自如,大举进攻新能源汽车,没有严格的汽车召回制度及监管,资本完全按照金融项目的玩法造车,汽车的质量和召回服务无法得到保障。资本的短期狂欢,对原本领域的企业带来巨大的冲击。


三、助长投机,阻碍技术创新


遏制资本的蛮荒,得依靠金融制度。当金融与投资异化为公司贩卖活动,从创业者包装金融项目,到投行倒卖原始股,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投机链条。公司一家家兴建,一家家倒卖到股市中,标准化、工厂式输出。上市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必须在泡沫盛宴中撤退。苦心经营几十年,产品质量也很好,但却没有对手2年圈钱套现来得多,于是一些企业试图放弃技术革新,降低产品研发投入,学习金融模式,大搞营销,包装公司,大量融资,甚至迅猛加杠杆。人心浮躁,投机盛行,这无疑是对技术创新最大的伤害。完善资本市场制度,科学监管,有进有退,有竞争,有淘汰,死水才会变成活水。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