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谈财务公司产业链金融(5):一头在外保理关键控制点(下)
漫谈财务公司产业链金融(5):一头在外保理关键控制点(下)
发布来源: 财司观察 发布时间:2021-07-12

今天继续聊一头在外保理业务的关键风险点。

03 通知

销货方与保理商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协议后,应当通知购货方。

《民法典》第546条规定,债权人转让债权,未通知债务人的,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债权转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是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

上述条款体现了传统的债权让与理论,即普通债权无公示方法,奉行意思主义,只要债权让与合同生效,债权就归属于受让人。

但业务实践中,通知债务人应收账款转让的主体、通知形式与内容等都有待细化明确。

谁来通知

根据《民法典》546条规定,一般由债权人即销货方负责通知。但是,很明显,关系到保理商的利益,其更有动力去主动通知。因此,司法观点认为,出于维护交易安全及尊重意思自治的考虑,在可确认债权转让真实性的前提下,不应一概否定保理商进行通知的法律效力。

相对于其他金融机构,财务公司具内部性,由其对成员单位(即债务人、购货方)进行通知,更为便利、安全。

怎么通知

通知的形式为不要式。《民法典》第135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采用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者其他形式;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特定形式的,应当采用特定形式”。而第546条并未限制通知的形式,故此,口头和书面形式均可。

但是,考虑到交易安全,既然保理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债权转让通知也以书面通知为宜,毕竟,商场如战场,口说无凭。

通知什么

通知形式是通知内容的载体,相对而言,通知内容更为重要,其直接关系到债务人向谁履约、如何履约的问题。因此,债权转让通知内容至少应符合内容明确、保障履约安全等要求。

债权转让的明确性,是指通知中应包含所转让的债权、债权已转让的事实、保理商及保理账户、向保理商履行的指示等。

债权转让的安全性,则指保理商通知购货方时应提供债权转让的证据。正是基于上述考虑,《民法典》第764条规定,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发出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的,应当表明保理人身份并附有必要凭证

综上,保理商与销货方就应收账款转让达成合意后应当通知购货方。对于购货方来讲,不论是保理商还是销货方于何时、以何种方式发出通知,只要能够表明令购货方知晓转让的事实,即可构成法律意义上的通知。

04 登记

关于登记,在《漫谈财务公司产业链金融(3):案说债权转让登记》中已进行阐述,不再赘述。

05 资金发放

资金发放方面,有两点值得关注:

保理商是否预扣利息及保理费用?

对于预扣利息的做法,《民法典》借款合同编第670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保理合同编并无类似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预扣利息的做法,已经出现法院以损害了融资方(即销货方)预期利益为由予以否定性评价的案例。虽然我国并非判例法国家,但司法案例的导向作用不可不察。

对于预扣保理费用的做法,即利息之外另行收取的服务费用,应尊重合同双方的意思自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由合同双方按照自己的自由意思决定缔结合同的内容,确定何时、以何种方式收取保理服务费。

如何确保购货方及时足额支付款项?

虽然同为保理,商业银行保理业务两头在外,类似于“争上游”,交易三方互相提防,银行甚至还要防备购销双方合伙欺诈;财务公司保理一头在外,更类似于“斗地主”,销货方就是那个地主。相比之下,财务公司开展保理业务,更需要关注集团内风险,所谓“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为何?虽然集团公司力推,财务公司牵头,但是,要求购货方支付货款并不容易。

具体来说,销货方与财务公司开展保理业务后,财务公司通过受让债权,取得对债务人的直接请求权,保理融资的第一还款来源为购货方对应收账款的支付,在基础商务合同中,购货方与销货方通常会对付款、账期等进行约定,只有在满足一系列的条件后,才会支付货款。此为保理业务通行之原理,也是企业管理通常之做法。

但是,有几点需要关注:

在前几年,采购领域为廉洁风险重灾区,吃拿卡要蔚然成风,现在债权转让至财务公司,是否有所收敛?

采购人员习惯了大甲方做派,对供应商颐指气使,债权转让后,能否调整心态,顺利配合?

此外,虽然同属一个企业集团,但不同公司之间、不同条线之间、不同部门之间甚至不同岗位之间,推诿扯皮,早已习以为常,如何做到如臂使指?

于是,验收、付款事关重大,何时验收、是否满足付款条件,必须慎之又慎,拖之又拖。何故?担心贸然付款,一旦出现质量问题,何人担责?

理直气壮,冠冕堂皇,乍听无可辩驳,但究竟是大公无私还是假公济私,令人疑窦丛生。

以上纯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是,毋庸置疑,企业集团内部的协调沟通至关重要,如何调动成员单位参与产业链金融业务的积极性,如何理顺成员单位与财务公司的利益关系,如何确保实现集团公司整体利益,不是集团公司一纸通知就能实现的。

人心之中,虎狼横行,治贪也要治懒。

只是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除。

06 贷后监控

一般的贷后监控措施包括保理资产风险分类、计提准备金、定期或不定期监控资信状况及合同履行情况等,均属常规操作,没有新意。值得强调的是资产分类考虑要素内容。

一方面,“保理融资的第一还款来源为债务人(即购货方)对应收账款的支付”的观点已经成为司法机关、监管机构、行业组织的共识。因此,应考虑购货方的资信、经营和财务状况。

另一方面,《民法典》第766条之规定,“当事人约定有追索权保理的,保理人可以向应收账款债权人主张返还保理融资款本息或者回购应收账款债权,也可以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因此,在有追索权保理中,除了购货方因素,销货方的资信、经营及财务状况也应一并予以考虑。

此外,鉴于“法无禁止皆可为”,以及对于保理交易当事人契约自由的尊重,保理合同中可能会围绕基础商务合同履行情况对追索事项进行特别约定。因此,进行资产风险分类时也应对基础商务合同履行状况进行考虑。

综上,保理业务贷后监控考虑要素至少包括购货方、销货方的资信、经营及财务状况,以及基础商务合同履约情况。

07 资金收回

如何确保回款安全,是保理商必须考虑的重大问题。

一般来说,保理商会要求购货方直接将回款打入销货方在银行开立的保理专户,并约定销货方不得将该项应收账款转让给其他机构或个人,以及不得变更上述回款账户等,以防止购货方与销货方私下清算。

但是,虽然销货方可以在财务公司开立账户进行回款,但该账户无法实现冻结功能,因此,有的财务公司和银行一起开展银团保理,借助银行的账户管理能力,对回款进行冻结。

此外,也有保理商设立保理专户,通过质押或信托的制度设计,以及变更放款模式等的方式确保回款。

至于具体采取哪种方式,系当事人综合平衡交易安全与交易效率的意思自治结果,这是个有意思的话题,以后讨论,此处不赘。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