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卖掉拇指阅读,左志坚剑指互联网金融
卖掉拇指阅读,左志坚剑指互联网金融
发布来源: 出类 发布时间:2015-09-09


文/出类媒体记者 张君瑞 何金川

号/chuleimedia


离开21世纪经济报道,他为何选择创业?

从调查记者到拇指阅读创始人,他为什么说创业比打仗还残酷?

把拇指阅读卖给京东,到底卖的是什么?

“以前天天谈的是主义,现在天天想的是生意”,卖掉拇指阅读、生活更加悠然的他,到底选择怎样的一条道路?

他说,文化与金融杂交的理解,他找到了知己。那他将沿着互联网金融的道路走向何方?

正在全国爆发影响力的互联网创业视频——出类媒体,专访拇指阅读创始人、开始众筹联合创始人左志坚,试图呈现他在连续创业中的困惑、思考与狂想。





把拇指阅读卖给京东

交易核心是排版技术


出类:大部分媒体人转型选择做公关和品牌之类的,为何你会选择自己创业?


左:传统媒体受互联网的冲击,从08年就开始滑坡,衰落是不可逆的。而且传统媒体留不住人才,人才的流失使得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和能力下滑。


我第一次创业也是非常艰难的,但是我认为既然要做就要选一条最难的路做,就如做报道,越有价值的信息越难拿,但拿到了就是爆炸式的。过程虽然很艰难,但不管结果如何,这个收获都是非常可贵的。


有了做拇指阅读的经验,后来一起做开始众筹的时候速度就很快,而且基本没有走什么弯路。


出类:创业的时候怎么找的合伙人?


左:荣星是我大学好友,也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高管,技术比较牛,我们都认为要淌一淌互联网的浑水,所以就一起出来了。一开始做的就是拇指阅读。


出类:为什么把拇指阅读定位为社交阅读APP?


左:因为社交网络刚刚普及,我觉得阅读的人有一个兴趣纽带在这,可能有兴趣认识不同的人,尤其是在手机端,但是这个需求比我们想象的要弱很多,所以这个产品就很难爆发。


出类:好像拇指阅读的排版等还有一定的技术含量。


左:因为很多人,包括一些媒体同行很不理解我们跟京东的这笔交易,实际上这笔交易的核心是技术。我们的技术含量其实是很高的,这个排版的技术含量是很多大公司短期内无法制作出来的。


出类:拇指阅读的总用户量100万左右,这个时候遇到了什么瓶颈呢?用户增长有可能像O2O领域一样快吗?


左:就是比较慢。因为我们没有推广的钱,只能让他慢慢增长。


因为O2O领域是非常简单的,就是用钱补贴用户,把用户拉进来之后,再想着黏住用户,就是做成一个平台,最后再获取商业价值,典型的就是滴滴和快的的对掐,把这个产业培育出来了,这个是成功的,还有外卖。除了这些极少性的刚性需求,在其他的领域,低频的需求,O2O的模式都很难做出来。而在阅读这个领域,它不是爆炸式的需求增长,所以很难用补贴用户的方式去做推广。


出类:那卖给京东之后呢?


左:因为京东的量很大,他们每天的增长规模跟我们原来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所以我们跟他们做了一个互补式的并购,对双方,对用户,基本上是一个三赢的状态。


二次创业

打通文化与金融的任督二脉


出类:那现在你又开始了第二次转型了是么?拇指阅读之后的又一次创业。这次创业你准备去怎么做?因为你提到了到这次会离钱比较近一点。


左:我现在做了两个项目,一个是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做的“开始众筹”,这个是因为在拇指阅读与京东的交易完成之后,我比较空闲,所以跟杭州的一些老朋友,他们有金融和媒体的经验,所以我们来做了一个众筹网站。


因为我们对众筹的理解是非常的一致。我原来做的是财经媒体,对金融有一定的认知,而他们已经创办了两家金融公司,而且都做的非常好,我觉得他们对金融和金融产品的理解在民间都是非常靠前的,他们是有深厚媒体基因的,是比我还要资深的媒体人,但是当时他们对互联网的理解还没有完全成熟,而我是媒体人转型之后做互联网产品的,这个经验是非常值钱的,所以我们就一起聊,最后决定做这样一个众筹平台。


这个众筹平台做的非常厉害。他们的微信公众号前段就做了一篇500多万阅读数的文章。所以这就是文化和金融的结合。


文化含量在哪里?它能够洞悉到社交媒体用户的情感触发点,引发共鸣,制造这种现象级的爆款,这就能够为它带来免费的海量的流量。假如两毛钱一个阅读的话,500万的阅读数,这篇文章的价值就是一百万,然后这些流量会导到众筹项目上去,众筹项目就可以直接变现。网站上的一些文化产品和生活方式类的产品,就形成了交易,这就是文化类的属性。


我做过一个实验,当时许知远在我们的网站上众筹他写的《东方历史评论》,我写了一篇文章,最后阅读数大概是5万多,这篇文章带来的金额大概也是5万多,那个项目许知远大概是要筹10万,我那篇文章就带来了5万,最后总的众筹金额大概是30万,后来许知远觉得太多了就停掉了,因为他觉得我众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再收钱就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文人谈钱有时候会比较羞涩。


然后这个平台已经把国内的音乐类的和出版的数据已经刷新过了,打破记录了,那么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些想象力更大的众筹项目。


那我们该如何理解众筹呢?比如淘宝众筹、京东众筹,虽然他们做的不错,但是早就已经偏离了众筹的含义,他们本身是电商平台,流量非常大,但是他们最后做出来的,已经是预售了,很多单子都是刷出来的。我们不愿意做这种事情,我们想用我们的传播能力把这个打爆,当然我们的众筹网站的创始人叫徐建军,他非常厉害,在这方面他是有超人一格的洞察力的,所以这块爆点做的非常多。他们前面8个产品爆了3个,爆款率是非常高的。


众筹的金融属性就是说,我提供一个期货,你来把钱打进来就可以获得这个期货,其次有很多的大型项目,他都可以打包成一个金融产品。我给你提供一个非常明确的肯定是有商业回报的东西,你提前打钱给我,我还能给你利息,这不就变成了一个理财产品了么,所以这就是他的金融属性,是很清楚的。


我就说文化和金融之间,在众筹这个领域,他是完全打通的。目前来讲在国内,在这两个领域共同理解而且理解很深的人,其实是非常少的,另外一点就是,将来也是可以实践的,众筹可以成为一种新的社会化营销手段。


左手新媒体营销

右手“开始众筹”


出类:那这个平台可能刚开始不会进入股权的众筹,而是进入产品的众筹。


左:接下来可能会有非常有想象力,而且规模会把记录刷爆,在金融和互联网领域的真正的创新。我觉得你可以过两个月来看,因为现在还不能说的太具体,这个项目非常大,基本上是9位数或者10位数的众筹项目。


出类:我认为文化和金融的关系就是文化就是一种感觉来打动你,来让你信任,产生金融行为。


左:我通过情感把你的钱掏出来,核心就是这个东西。


出类:但这个东西相对来讲没有那么理性……


左:在中国,没有实物回报的众筹肯定是没法做的,稍微不理性的方面就是情感认同。因为它是面对整个全中国的新中产阶层的这种消费,而现在在满足物质消费的基础上,会有情感投射在购买物品时,比如大家为什么要去买苹果。所以这并不是一个非理性的东西,而是大家对产品的需求已经从一个功能需求上升到了情感的需求。而去农村,就是以功能需求为主。


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它主要就是一个情绪媒体,跟传统媒体完全不一样。比如在传统媒体,事实和评论要分开,而在网络媒体中,事实和评论放在一起反而会更受关注,人家就是要看你个性化的观点,所以出来很多的自媒体,整个传播环境也在变化,归根结底整个社会化的需求没有变化。


出类:你刚才说的社会化的营销,和这个开始众筹,两块业务有什么关系?


左:社会化营销是我们公司新开的业务。我们现在的业务一部分是新媒体营销,主要面向金融业和科技业,实际上通过这块公司已经基本盈利了。


出类:你的重心现在在哪一块?


左:在京东交易基本完成之后,我的重心是放在“开始众筹”那边,现在除了新媒体营销,重点会做一个互联网金融的项目,当然也是从媒体切入。可以说我回到了老本行。


以前天天谈的是主义

现在天天想的是生意


出类:你刚才提到了,文化人做商业,很不好意思开口提钱,你对媒体人或者文化人转型有哪些观察?


左:我认为分三种人,第一种就是像我这样,第一次出来,直接开始做商业,一开始还是比较清高的,耻于谈钱,认为只要把东西做好了就行,后来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不赚钱的商人是不道德的。第二种就是很喜欢钱,在媒体工作时就有经营方面的接触。第三种就是一直清高,最后又退回去了,认为自己不适合做商业。我也认为不能所有人都去做商业。所以有些媒体人有钱了之后,可以去做一些有情怀的东西,比如陌陌的唐岩投资黄章晋的大象公会。


出类:如果抛开一切包袱,现在问你为什么创业,你会怎么说?


左:我认为这是一个本能的东西。我认为做媒体的,是一个高创新高强度的工作,所以做媒体的人骨子里还是会有创业的基因。


出类:可能一创业之后压力更大了,因为在记者的时候写稿子,完成一个任务,是一个单项压力。


左:做稿子压力也特别大,比如有个点要突破的时候,可能绞尽脑汁,走很多路打几百个电话,但是他就是一单的生意,而且做稿子是有deadline的。创业就不是这么个事。就是认为创业这个事比打仗要长,战争也许3个月就会有个结果,而创业你可能较长时间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所以第一次创业的人多数都会比较焦虑。


创业是一场修行,敢于创业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在本行业中的精英人物,但是这么有自信的人在出来之后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否定自己,发现自己的各种各样的缺点,然后不断的调整自己。


这种修行是非常有价值的,第一,整个人都会变得非常开放,会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很多缺陷和短板,然后一一解决;第二就是面对焦虑和起伏,我可以把自己的心态放平稳,起码比第一次平稳的多。因为很多朋友创业经历比我晚,我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就会说我一年前也还是这样的,但是我第二次开始的时候就完全可以自我掌控了。


出类:感觉你在做拇指阅读的时候可能还有点执念,现在好像更悠然了。


左:现在进入享受式创业,节奏和方向总体都比较明朗,另外团队、流量资源、现金储备、盈利能力都已经今非昔比,内部和外部条件好太多了。


出类:是以前的睡眠质量好还是现在的睡眠质量好?


左:现在的睡眠质量会好很多,生活也很规律。因为公司和个人财务跳出了危险区,整个人的心态就会平稳很多。现在更多的是野心,想着如何在三年左右把两个项目都做上市。


媒体行业是第一革命对象

互联网时代没有安全区


出类:像现在这个阶段,很多媒体人再出来转型,很多人都很纠结,你作为过来人对他们有没有什么建议?


左:我认为不应该说媒体人,应该是个体吧。就创业这件事情,很多人说应该是年轻人做的事情,但是你看徐沪生,比我大十岁,他做一条就做的非常好。你包括乔布斯,他做苹果时多大了,做ipad时多大了,所以我认为还是看人。


但总体来说,不管是不是去创业,还是要意识到我们正在面临一个巨变的时代,其实不存在绝对的安全区。如果觉得自己安全,就有可能变成温水里的青蛙。


农业时代是一维,工业时代是二维,互联网时代是三维。互联网时代里重新定义的东西太多了,工业时代的法律和经济学的常识会被完全颠覆的。


假设人就是自私的——这是我们到目前为止市场经济这套机制理论的基石。那么人真的是自私的么?


我的东西一定不可以给别人用么?我住的房子不能分享给别人么?他不是的,因为你会发现在利他的时候同时可以利己,所以有了共享经济的流行,有了airbnb和uber。


所以现在更强调的是使用权,而不是产权。而保护产权是市场经济法律里面基本的出发点,他并没有考虑到你的使用权这些东西,或者说你的使用权是不可让渡的,必须由出租公司来专营。


再来说法律层面的问题,大家会发现所有的颠覆式创新都是挑战现有法律体系的,不光是专车挑战了出租车的专营权。


比如说电商。凭什么你在网上就能买东西,你有工商执照么?你交税吗?再比如说通讯事业。通讯在中国是专营的,那你在PC上下一个QQ你就可以通讯了,这个也是可以定义为非法的啊,通讯是国家专营的啊。再来说新浪这种……一个网站怎么可以发布新闻呢,你要通过有这种新闻刊登和采访资质的媒体,那新浪当时什么都没有啊。


结果他们分别成就了阿里、腾讯、新浪这样的巨型公司。


再来说安全区。在蒸汽机和汽车刚起来的时候,那些开马车的人会说汽车会危险,多贵啊,而且还没几个人会开,那么你看现在这个时代是怎么样的,那是不是有很多行业就消失了。


媒体行业只不过是第一波遇到这个挑战的,因为互联网行业第一个革命的就是信息行业。那么你说接下来这些传统产业的老板是不是很焦虑呢,那么哪有安全区呢,没有安全区了。


本文在专注互联网创业的“出类媒体”、提供最有趣饭桌谈资的“拇指阅读”、传媒圈第一新媒体“记者站”、打破冠冕堂皇的“张君瑞和他的朋友们”同步发布,覆盖100万读者。



出类媒体

Outstanding

专注互联网创业的视频媒体


即可关注

不与平庸为伍的创业者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